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8章 戏精(1/2)
    何颙张口结舌,脸色涨得通红,随即又变得苍白。

    张邈名列八厨。厨者,能以财济人,张邈救助的人不计其数,因此号为长者,是有名的忠厚之人。韩馥让出冀州,本该被袁绍奉为座上宾,现在却要来张邈处避难,这本身已经违背道义,又死在张邈处,不管是不是张邈所杀,张邈都逃不脱干系。

    这是坏张邈名声,陷朋友于不义

    张邈不肯见他是对的,见了又能说什么?当初是他把袁绍介绍给张邈的。张邈兄弟帮袁绍做了那么多事,袁绍现在却这么待他们,他这个引荐人脸上很无光。

    “仲卓,我先是在长安养病,后又在宛城隐居,对山东的事了解不多,你跟我说说。”

    张超听蒋干说过,知道何颙在宛城,辛毗也在,而且每隔几天就有消息送往邺城,却没和他们联系过,本身就有些怨气,现在何颙还装做不知情的样子,他更加生气,就把袁绍出奔洛阳之后事的一件件的说给何颙听。

    荀攸牵着马,和辛毗并肩而行,两人谁也不说话。后面车厢里的窃窃私语声隐约可闻,不时夹杂着一声声闷响,那是有人捶击案几的声音。

    “公达,将先生送到邺城后,往何处去?”

    “不知道。”荀攸慢吞吞地说道:“如今天下大乱,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荀家人在邺城的不少,你从叔荀文若又奉使去了长安,你留在邺城也没什么意思。袁显思入主兖州,求贤若渴,对公达仰慕已久,你如果愿意来兖州,他肯定会欢迎的。”

    荀攸转头看看辛毗,轻声笑道:“佐治收声,切莫被先生听见。太子不将,先生对袁显思入主兖州之事很有意见,这次去邺城,少不得要向袁本初进谏。”

    辛毗暗自叹了一口气。何颙会不会向袁绍进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荀攸拒绝了袁谭的邀请。他想干什么,去投孙策吗?按理说,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应该闭嘴了,但他就是不死心。

    “公达,你我相处数月,也算谈得来,就没什么肯教我的?”

    荀攸沉默良久,见辛毗还是不死心,只得说道:“佐治,袁本初正当壮年,身负党人魁首、袁氏宗主、游侠三重身份,海内归心,他的影响力何人能及?这是时势所然,非人力可及。别说袁显思,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完全代替他。袁显思身为嫡长子,只可顺守,不可逆取,否则必遭反噬。”

    辛毗瞅瞅荀攸。“那你是要留在邺城了?”

    荀攸微微皱眉,沉吟片刻。“如果可能,我想去益州。如果益州不能成行,我想去交州。我做不了隐士,但是我可以找个平静点的地方做一县之长。”

    辛毗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何颙赶到平丘时已经是两天后,袁谭亲自出营三十里相迎。大热天,他依然穿着全套甲胄,汗流满面,沾上了灰尘,看起来就很辛苦。何颙的马车还没停稳,他就快步迎了上来,打开车门,向何颙行礼。

    “袁谭见过先生。有一些骑兵突入兖州,形势紧张,我身在军旅,未能解甲,还请先生见谅。”

    看着满面尘土的袁谭,何颙心里越发着急。袁绍这是发了什么失心疯,这么好的继承人,非要往外赶。他伸手搭在袁谭的手臂上,缓缓下了车。论年纪,他比袁绍还长十几岁,比袁谭足足长两辈人,袁谭几岁时,他就见过袁谭,可以说是看着袁谭长大的,有一份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感情。

    “那都是一些什么骑兵,可曾造成什么破坏?”

    “还好,他们只是穿郡过县,招摇而行,扰乱人心而已,并没有发动什么攻击。只是他们行动速度很快,我们骑兵数量不足,跟不上,只能调动步卒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