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5章 各抒己见(1/2)
    五鹿很窘迫。

    孙坚和黑山军联络的直接执行人就是龚都,龚都不仅多次与张燕会面,而且带着刘辟的亲笔信,可谓是诚意满满。但是张燕没见他,让他很没面子。

    五鹿进一步怀疑孙策之所以横加阻挠,起因就是龚都,他肯定在孙策面前说了张燕不少坏话,所以孙策一听说黑山军的使者,立刻把朱儁拉走了。要不然的话,他至少应该听听他想说什么吧。现在郭嘉建议他去求龚都,自然是要让龚都扳回面子,折折黑山军的锐气。

    可是如此一来,张燕就尊严扫地了。

    五鹿很纠结,久久没有说话。

    郭嘉也不多说,拱拱手,摇着羽扇走了,风度翩翩,只是腿上伤还没好,走路的时候要叉着腿,步子迈得比较开,看起来有点像横行的螃蟹。他回到大帐,孙策正和张纮、庞统说话,郤俭准备好了药,等着给他换。孙策说过,郭嘉伤好了就给他那十六字真言的解释,所以他非常用心。

    换完药,郭嘉回到前帐,在一旁入座。

    “走路没问题吧?”

    “没事了。”郭嘉笑嘻嘻地说道:“再过几天,最后一点痂脱落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将军,那十六字真言真不错,我看不止值十六锭金,简直是金不换。”

    孙策笑而不语,郤俭却竖起了耳朵。怪不得郭嘉恢复得这么快,原来他已经开始修炼十六字真言啦。

    “五鹿怎么说?”

    “将军,我们还真是小看袁绍了。”郭嘉笑着摇摇头,把他五鹿那儿打听来的事说了一遍。

    自从张纮入幕,孙策出于经济平衡和他的精力考虑,让他减少了细作的人数。现在他对河北的事以了解大事和监控一些关键人物为主,对一些内幕细节并不清楚。袁绍与公孙瓒交战之际,黑山军攻破邺城的事,他知道一点大概,却没有五鹿说得这么详细。现在回想起来,袁绍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击败公孙瓒,这份坚毅也是难得。

    孙策也很意外,只有张纮不以为然。

    “黑山军又不是突然出现在那里,他们与公孙瓒勾结也不是意外,袁绍出征之前为什么不做好防备?若非有陶升,他就算击败公孙瓒也难以维持胜果。这只是侥幸。与其说是他的坚毅,不如说他有勾践之忍,这种人可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

    郭嘉点头说道:“先生说得有理。要说起来,袁绍的确和勾践有些相似。勾践事吴三年,身为奴,夫人为婢,卧薪尝胆。袁绍为党锢事守墓六年,都是刻忍之人。勾践灭吴之后,范蠡隐,文种亡。如今袁绍尚未成功,先杀桥瑁,再杀韩馥。他如果能成大事,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遭殃。”

    孙策很惊讶。“袁绍守墓六年,是为党锢事?”

    “当然,袁绍的发妻是李元礼之女,李元礼是党人领袖,袁绍今天能得到党人的拥护,大半人脉便来自李元礼。要不然以袁家的名声,怎么可能得到党人的支持。在袁绍之前,袁家与党人一向保持距离,反倒是与外戚、阉党更近一些。袁绍之父袁成便是大将军梁冀的亲信。袁绍与袁隗、袁基分道扬镳也是有脉可循。只不过当初袁隗、袁逢爱护袁绍之时,恐怕没想到袁绍会如此报答他们。”

    郭嘉摇摇头,眼中露出鄙视之意。“亲亲贤贤,人不爱其亲,焉能爱人。如果让这等人成了天下之主,那可真是苍天无眼了。”

    张纮眼神欣慰,抚须而笑。

    孙策看在眼里,暗自松了一口气。郭嘉投曹操大概也是迫于无奈,只能求一个发挥才智的机会。张纮比他要求更高。他看不上曹操,即使曹操有意留他,他也弃之如敝履,一心要回江东。只可惜孙策死得早,孙权的性格却近似勾践,他们也一直若即若离,不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