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5章 王允的真面目(玄清竹打赏加更)(1/2)
    孙策连忙命人取来水,郭嘉举起来就往嘴里倒。孙策一把抢过。

    “不能这么喝,小心炸肺。”

    “忘了,忘了。”郭嘉如梦初醒,重新接过,抿了一口含在嘴里,过了一会才慢慢咽下去。接连喝了几口,他用袖角擦擦嘴。“将军,有新情况。”

    “别急,慢慢说,天塌不下来。”孙策虽然也很急,但他经历的事多了,已经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将军,真不好说。弄不好,这次天真的会塌。”郭嘉苦笑道:“张子纲先生传消息来,朝廷有诏书到洛阳,要求朱太尉率部勤王长安,你们父子和周公瑾都在征调之列。”

    孙策盯着郭嘉半天没说话,然后突然笑了一声:“是哪个没脑子的下这样的诏书?”

    “诏书当然是朝廷下的,不过做决定的还是司徒王允。”

    孙策很无语,背着手,来回转了两圈。王允以天子的名义下诏,调洛阳的朱儁西进勤王,这不是胡说八道嘛。牛辅等人已经退入河东,洛阳、长安之间的道路畅,这时候谁还能威胁长安?这分明是给袁绍减压啊。对了,王允和袁绍关系可不一般,他在何进大将军府的时候就和袁绍愉快,当时袁绍司隶校,他是河南尹,两人配合得很默契。

    孙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去年年末,王允说动董卓派徐荣、牛辅率领五万西凉精锐两路进犯南阳,不仅仅是调虎离山,准备搞董卓吧?他是不是想一箭双雕,顺便也把袁术的影响力彻底清除掉?袁术虽然实力一般,但他毕竟是袁氏子弟,是唯一有可能对袁绍产生的人。

    顺着这个思路向前想,孙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在此之前不久,包括袁隗、袁基在内的袁家人都被杀了,地点在长安。史书上记载这是董卓下的命令,但当时董卓在洛阳,主持长安事务的人是王允,而且董卓对他言听计从。王允如果想救袁隗绝对有机会,可是他好像什么也没做,直接把袁家杀得干干净净。

    与董卓作对的是袁绍,袁隗、袁基可是配合得很,袁隗甚至亲手将少帝刘辩扶下御座,让他向新帝行礼。董卓杀他们杀得很没道理啊,这不是把袁隗、袁逢的门生故吏都往袁绍那儿赶吗,董卓的脑子得进多少水才能干出这样的事?

    王允绝对是故意的。他是党人,袁绍是党人领袖,他效忠的根本不是朝廷,而是袁绍。史书记载,他当时不肯赦免西凉人的原因之一就是怕山东生疑,后来长安被李傕等人攻破,他还是念念不忘山东诸公。山东诸公是谁?当然是袁绍。

    孙策把自己的疑问对郭嘉、庞山民一说,庞山民目瞪口呆,觉得孙策信口开河,郭嘉却觉得大有可能。别的不说,袁绍做了这么多大逆不道的事,又是承制封拜,又是驱逐韩馥,甚至连立刘虞为帝这种事都干出来了,朝廷有诏书指责过袁绍吗?一句也没有。相反,朝廷倒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想对南阳下手。

    除此之外,郭嘉还提供了另一个证据:袁隗等人被杀的消息传到河北,按理说,就算是装,袁绍也应该发哀遥祭。可袁绍当时别说哭,连一丝伤心的表情都没有,照常饮宴娱乐。这只有一种解释,要杀袁隗、袁基的不是董卓,而是袁绍,王允执行的正是袁绍的命令,然后顺手把这盆脏水泼到了董卓头上。

    庞山民脸色煞白,看看孙策,又看看郭嘉,就像看到了鬼似的。

    孙策幽幽地说道:“山民兄,你能给我一个更合理的解释吗?”

    庞山民茫然若失,眼神游移,不停地自言自语。“太残忍了,太残忍了,非人也,非人也。”

    郭嘉冷笑一声:“为了袁氏新朝,为了天下,这点代价算什么。高皇帝能将儿女推下车,父亲都要被对手烹了,他却想分一杯羹。王莽为了邀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