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5章 睡货
    唰!

    郁郁葱葱的大草坪上,一道朴素身影从远处疾掠而来,虽说速度快的犹如一道蓝光,但他的动作却是不急不缓,犹如闲庭漫步。

    蓝光一闪,倏地停在了草椅旁,云轩坐下,面色恬淡,略有一丝波澜。

    望着遥远的天空,许久后,他叹了一口气,道:“还是难以找到那种感觉。”

    这一个月来,他并不是像香芩看到的那样变懒了,或者不想宅着而出去散步了,而是因空间暴动受伤的精神力在每天的温养下慢慢恢复了。

    而完全恢复后,他也是慢慢的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一层窗户纸出现在了眼前,云轩清楚,一旦戳破,他的虚化心眼就将彻底凝实,精神力境界也随之突破到四纹炼丹师的地步。

    因此这段时间,云轩几乎放下了一切事务,随心的冥想、修行,顺其自然,静静的蕴养着精神力,希望找到那突破的契机。

    可惜,那天精神完全恢复后一闪而逝的奇异感觉,终是无法再寻到。

    “强求不得么……”云轩若有所思,望着不断变幻的云朵,自语道。

    他当然清楚,在精神力修行的过程中,和灵气不同,是无法借助任何外物的,而且和灵气修炼时热血沸腾有益不同,修炼精神力时不能有太过强烈的冲动,顺其自然才是正道。

    百列曾说,如果修炼灵气是为了经过艰苦的修炼后,“达到”某一个境界的话,精神力则完全不同,它无法“达到”什么,而是“回到”生命原本的状态。

    与灵气需要拼命的增强力量不一样,精神力修行是减少,减少人在滚滚红尘中沾染的杂念,最终心境澄澈,回到那初生时的心灵。

    何需费尽千辛万苦后行走到某个地步?你从来就在此处,精神力的修行就是活在此处、活在当下,哪儿也不用去。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云轩开始强求某个境界,那个境界就怎么也不会来,反而陷入了迷惘。

    他叹了口气,“真是困扰。”

    云轩明白自己是被执念困住了,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很难一时更改过来。

    “算了,慢慢来吧。”

    云轩略有烦恼的脸色恢复恬淡,拍了拍沾满草屑的裤子,从草椅上站起,向别墅走去。

    看天色,要下雨了啊。

    轰隆!

    刚回到黑方块别墅,天空就是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雷电如巨蟒般在空中爬动,暴雨磅礴而下。

    云轩在屋檐下望着倾盆的雨势,心中似乎有什么被牵动了,一时微怔。

    香芩急急的前来,把他迎进门,小手用雪白丝巾擦了擦云轩头发上溅到的水珠,忍不住嗔道:“主人,您看下雨了还不快进来,傻乎乎的在外面看着,被淋湿了吧。”

    云轩回过神来,微微一笑,走进房间,“不是有你么。”

    香芩俏脸一下红了,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微慌乱道:“您又在说什么啊?讨厌!”

    云轩笑了笑,看着脸红心跳的小女仆,突然觉得这一段时间来横亘在心头的执念似乎消散了不少。

    坐在餐桌上,对着摆满一桌子的香喷喷菜肴,云轩拿起了银筷子,随口道:“今天都有什么事?”

    跟在他身边的香芩一愣,小心道:“主人可以听我闲聊了么?”

    之前一个月,云轩的状态和正常时有些不同,似乎经常在沉思,香芩不禁提起了心,也不敢问,同样平时不敢大声说话打扰到他。

    云轩笑道:“可以啊,之前一直想突破,结果没能成,想了想还是放松点好。”

    香芩闻言展颜一笑,娇颜绽放出了夺目的光彩,柔声道:“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了,其实主人完全没必要那么紧张嘛,嘻嘻,搞得我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惹您不开心呢。”

    “呵呵,我怎么敢?”

    “主人!”香芩俏脸一红,娇嗔道:“不说那些了,其实今天确实有件事想告诉主人,是这样,明天整个内院的新生都要集体外出,参加一次测试,据说是在人工岛屿的一座新建大楼上……”

    说着,明显有些兴奋的香芩就把集体活动的事和云轩说了一下,和他之前在告示栏上看到的差不多,具体信息不多。

    “学院让我们做好准备,组成小组进行测试,因为并不知道那模拟环境的具体情况,换而言之,也是需要我们测试的地方。”

    云轩点点头,“静极思动么?倒也挺好。”他突然滞了一下。

    香芩敏感的察觉到了他神色细微变化,贴心的问道:“怎么了,主人?”

    云轩面色微苦的摇摇头,还能怎么,刚刚那安静了一个月的银色小猫,突然醒过来向他传音,告诉他第三次行动开始,就是在明天他们去的那座新建大楼里……

    这也太巧了吧?

    云轩唉声叹气,又要被猫大腿使唤了,偏偏他还不能违抗,除非想被殴打。

    化悲愤为食欲!云轩一手持刀、一手持叉,就是狂吃了起来,对准香芩给他取来的一块芝士披萨,切也不切,直接卷成一团,往张大的嘴巴狂塞了过去。

    “啊呜”一口,这次云轩没能凶猛的吞下,而是嘴巴差点被塞爆了,厚厚的披萨从嘴里漏出了一角,还拉着乳白色的芝士细丝。

    “主人,您别那么急啊。”香芩又好气又好笑,小手持银刀,唰唰的把露在外面的披萨切成了小块,哗啦啦的落在了盘子上。

    云轩鼓鼓的嘴巴蠕动,总算是慢慢把大披萨吃掉,然后急忙拿过香芩递来的一杯柠檬汁,猛吸了起来,清亮甘甜,让他撑得发痛的腮帮子感到了一阵舒爽。

    “啊。”忍不住的呻吟一声,云轩放下空空的水晶杯,就是再次开始扫荡,风卷残云,将满桌的精致菜肴迅速消灭。

    将全部的菜肴丢进了嘴里后,云轩满足的摸着饱饱的肚子,坐在椅子上,任由香芩用雪白丝巾给他擦拭着嘴角,耳边听着她的温声细语,舒服到不行,一阵困意袭来,眼睛慢慢闭了起来。

    “主人、主人。”

    正兴奋的和云轩聊着天,把这好多天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个一干二净的香芩看着他直接呼呼大睡了起来,当即气的不行,凑近他嗔怪的叫了两声。

    “……”云轩毫无反应。

    香芩叉着小腰,就要发作,但最终还是忍下了,无奈的抱住他,将他带到了沙发上睡了起来。

    “唉,睡吧、睡吧,主人这个吃货该不会以后要再多一个睡货的称号吧?吃了睡,睡了吃,那我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