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7章 拿下(1/2)
    骆俊的脸色立刻变了,袁敏等人也神情紧张。他们看向正在孙策身后不断渡河的大军,一阵寒气从后背升起,直冲后脑。

    陈王刘宠驻兵阳夏,自称辅汉大将军。

    东汉时,皇子可以封王,但不能治民,更不能统兵,只能坐食租赋,闲得无事可以做做学问,如果怕做学问也会做出祸事来,那就混吃等死,做一个富贵囚徒。不管怎么说,领兵作战从制度上来说都是不允许的。更别说自称大将军,不管是你是辅汉还是反汉。

    国相负有监督国王之职,刘宠有罪,骆俊及其掾吏一个都跑不掉。说得轻了,这是失职,槛车征廷尉,听候处置。说得重了,这就是谋反,诛你三族都有可能。孙策亲率大军而来,蒋干又突然抛出这句话,骆俊等人自然毛骨悚然,吓得魂不附体。

    有这个把柄在手,孙策可以名正言顺的立刻拿下他们所有人。

    短时间的惊愕之后,功曹吴瓘上前一步,赶到孙策身边,拱手施礼。“将军,这件事虽不合朝廷制度,却也是被迫无奈之举。乱兵四起,朝廷又为贼臣左右,我王与骆相为保境安民,不得不权宜处置。将军,我王乃是孝明帝玄孙,一向忠于朝廷,从来异心,陈国的百姓都可以做证。”

    孙策不置可否。郭嘉轻笑一声:“看来陈王与骆相很得民心啊,只不知道你说的乱兵又是指谁?”

    吴瓘暗自叫苦,这又是一句诛心之语。陈王与骆统违反朝廷制度却还能得民心,那不就是要造反嘛?不过,郭嘉并没有赶尽杀绝,他给他留了一条生路。他立刻说道:“乱兵自然是那些不念朝廷危难,只知互相攻伐的州郡。”

    郭嘉看着吴瓘,笑而不语。吴瓘知道不表明立场不行了,要不然今天这一关过不去。他咬咬牙。“自然是兖州刺史刘岱,以及私自替代的刘备、袁谭之流。”

    郭嘉点点头,转头看向骆俊。骆俊被逼无奈,只得附和道:“吴功曹所言,正是我等所想。初平元年,刘岱等人聚大兵于酸枣,整日高会饮宴,却不肯与董卓一战。随后又自相残杀,争权夺利,实在让人齿冷。”

    “自相残杀?骆相都听到了什么事?不妨说来听听。”

    骆俊涨红了脸。“兖州刺史刘岱杀东郡太守桥瑁,周禺谋夺我豫州,都是眼前的事,将军应该听说过。”

    “略有所闻,还有呢?”

    骆俊咬着牙,沉默了好一会儿,却还是承受不住郭嘉的逼迫,只得又说道:“冀州牧韩馥让出豫州,却被袁绍逼迫,逃到陈留依然不能幸免,以书刀自裁于溷室,将军应该听说过吧?”

    孙策瞅瞅骆俊,终于开了口。“这些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以为骆相不知道。骆相,虽说事急从权,毕竟有违朝廷制度,如今董卓已诛,天子掌政,诸位贤达相辅,重整纲纪,这权宜之事就不能再宜了。你自己上疏请罪吧。”

    “喏。”骆俊有苦难言,抽出腰间的印绶,双手奉到孙策的面前。郭嘉接过印绶。骆俊退到一旁,抬起头,看看树梢不安地跳来跳去,却不敢歌唱的黄莺,暗自叹了一口气。豺狼当道,武夫横行啊。孙策自己做的违反制度的事数不胜数,哪有脸说别人。但他有兵在手,谁敢说他,谁能说他,说了又有什么用?

    孙策又看看吴瓘。“吴君明于事理,这国相之职暂由吴功曹代理,等朝廷诏书到达再作安排。”

    吴瓘大吃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是陈国功曹,骆俊有罪,他也是共犯,孙策居然让他代理国相之职,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想把陈国控制在自己手中吗?

    郭嘉将刚从骆俊手中接过的印绶塞到吴瓘手中,又将他的手合上,轻轻地拍了拍。“吴君,将军并非欲对骆相不利,只是想保护他。山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