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5章 骆俊(1/2)
    颍水东岸,鸿津。

    朝阳初升,颍水碧波荡漾,缓缓流淌,清晨的风吹拂杨柳,柔软的柳条随风摇摆,轻松惬意。几只黄莺在翠柳间跳来跳去,清脆的鸣叫声中透着说不出的喜悦。

    骆俊抬头看去。在婆娑的树影之间,他看到一只吊篮状的鸟巢,隐约能看到两个张得大大的黄色嘴巴,不由得会心一笑,压抑的心情刹那间轻松了不少。新生命的诞生总是让人喜悦的,正如妻子怀孕一样。

    只可惜好消息太少,坏消息却一个接着一个。黄巾之乱后的几年间,山东兵祸四起,黄巾军像洪灾蝗虫一样来了一拨又一拨,炎炎夏日,酷热难当,将士都不能解甲。陈国虽然倚赖陈王的赫赫威名,没有遭受严重的战乱,但难民的不断涌入也让他这个国相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粮食,粮食,每一颗粮食都意味着生存的希望,他希望自己能有用不完的粮食,但他已经难以为继了。刚刚不惑,他已经感到精力不济,鬓边的白发也越来越多,妻子都来不及帮他拔了。曾几何时,他还意气风发,举孝廉,补尚书郎,不到四十就官居二千石,官声又佳,朝野称赞,将来再进一步,跻身九卿也是有可能的。可是现在,他再也没时间想那些远大理想,他必须竭尽全力才能让自己看到明天的希望。

    黄巾已经深入兖州,一部分人已经进入陈留、睢阳,随时有可能进入陈国。兖州刺史刘岱、任城相郑遂、济北相鲍信先后阵亡,官军接连败北的消息一个个的传来,让他依稀又看到了几年前黄巾骤起,势如破竹的模样。

    只是这一次,朝廷不可能再组织大军平叛了,天子播迁西京,山东诸侯混战,连孝灵帝时的情景都不如。陈国处于兖豫交界处,兖州刺史刘备不久前和孙策大战一场,秋后会不会烽火再起,谁也不清楚。

    对孙策这位小乡党,骆俊心情很复杂。他既惊讶于孙策的天资,又鄙视他的所作所为。刚刚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出手就全歼两万西凉精锐,的确是少有的用兵天才,即使是以文武双全自诩的他也不能不佩服。但孙策摧残荆州豪强,又与汝南士林搞得相看两厌,手段之粗鲁残暴又让他不愿意提及这个乡党。

    这几个月来,他一直与孙策保持距离,连一声问候都没有。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来迎接孙策。这不仅是因为孙策代理豫州牧,他有迎接的义务,更是因为陈国面临着重大危机,如果没有孙策的援助,他们很难万全。一旦黄巾军涌入陈国,不仅他这个陈国有丢官的危险,陈国的百姓也难逃一劫,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于非命。

    功曹吴瓘与主簿袁敏在不远处聊天,说的正是昨夜刚刚传来的消息,孙策前两天突然派骑兵入汝阳,抓捕行凶作恶的胡骑,又发布公告,宣称那些骑士是袁绍派来的,与他无关。示众两日后,孙策将胡人全部斩首,一百多颗髡头挂在汝阳城头,汉人骑士则被打断了右手。事情做得不错,但手段太暴戾,骆俊听了之后,心里堵了很久,妻子也受了惊吓,担心他今天来会遇到麻烦。

    会遇到麻烦吗?他不知道。这些年遇到的麻烦太多了,他已经习惯了,麻木了。

    “来了。”袁敏突然喊了一声,散落在四周树阴里的掾吏们三三两两的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虽然还是清晨,但天气已经有点闷热,更何况他们天不亮就从城里赶到这儿来,有些怨言也是难免的。不过孙策杀人的消息传来对他们有不少的震慑,没人敢当面抱怨。

    骆俊整理了一下衣服,不想在孙策面前失仪。

    对面的官道上,几个骑士策马奔来,冲着岸边等候撑船摆渡的民伕们说了些什么。隔得太远,骆俊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也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从他们的动作和民伕的反应来看,他们的态度不算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