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3章 祸害(1/2)
    孙策哑然失笑,这个结果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不过仔细想想,却又情有可由。

    儒家经典就那么几部,内容并不多,分歧在于各家解释不同,而这又没什么客观标准,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就看谁的解释听起来更合理。鉴于儒家对古人的推崇,引经据典是免不了的,谁读的书多谁就占上风。

    蔡琰虽然年轻,但她的记忆力却是惊人的好。在匈奴流亡十几年,她还能背出蔡邕藏书四百余卷,一字不错,现在衣食无忧,又是记忆力最好的时候,估计蔡邕那些藏书都已经刻在了她的脑子里,对付张昭绰绰有余。说是平手,其实是蔡琰会做人,给张昭留面子。

    但张昭是成名多年的大儒,战不胜一个少女,就是输了。至于挑战邯郸淳、胡昭失败,那纯属是一时激愤之下的昏招,古文字本来就不是他的长项,论书法他也不如这二位精深,无疑是鸡蛋和石头碰,不输得鼻青眼肿才怪呢。

    孙策忽然想到,张昭对失去汝南郡学祭酒那么平静,又一心要在汝南太守的位置上做出成绩来,不会是被打击得很了,要放弃学问,转而在仕途上发力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找机会再刺激他一下,让汝南世家来承受他的满腔怒火,效果一定不错。

    汝阳城。

    汝阳令屈隐站在市楼上,看看市场中那十几个骄横的身影扬长而去,气得脸色发青。几个市吏站在他身边,个个带伤,市令也在其中,半边脸肿着,隐约还能看到刀鞘拍打留下的印迹。市楼下还有十几个县吏,他们举着弓弩,提着刀,却没人敢上前阻挡,只能睁睁地看着那几个髡头胡人吃饱了,喝足了,还带着一大包战利品离开。

    “明廷,如果不将这些人赶走,这市场可就真是没人敢来了,短短两个月,几乎天天有人被他们打伤,不仅行商不来了,就连坐贾都闭门歇业……”

    “我知道了。”屈隐没好气的喝了一声,打断了市令的报怨。虽然市令已经给他留了面子,但他还是觉得很丢脸。身为一县父母官,他居然无法保护属下的百姓,只能看着他们被髡头的胡人欺负,脸上火辣辣的,羞愧难当。他负着手,来回转了两圈。

    “查清楚了没有,究竟是哪个袁将军的部下?”

    市令眼神惶恐,不敢明说,只是向北方看了看。他心里也很委屈。这位县令大人是记忆不好,还是故意的,这件事都报告了好几遍了,你是不敢得罪袁绍,要拿我顶缸吧?袁绍虽然远在邺城,但汝阳奉他旗号的游侠儿还真不少。如果被人知道是他说的,用不了两天,他的首级就能挂在市楼上。

    屈隐更加郁闷。袁绍在家乡名声很好,四世三公的家世就不用说了,服丧六年的孝子,天下游侠儿的领袖,这都让他拥有很多隐形的力量,愿意为他挺身而出的人太多了,包括屈隐本人在内。这样一个人怎么会纵容髡头胡人为祸乡里?那个颍川名士辛毗是怎么回事,他把这些人扔在这儿就不管了?

    屈隐很想去邺城告状,但邺城太远,他也未必有机会见到袁绍。他本想将这些人抓自己来,但他高估了这些县吏的能力。面对来去如风的胡骑,他们根本不是对手。真要下死手,倒也不是抓不住这几个人,但矛盾一旦激化,两百人发作起来,这汝阳城很可能遭受更大的灾难。

    要打,就只能一网打尽,绝不能各个击破。他没有这样的能力,只有请求支援。

    靠得最近的援兵就在赶来的路上。这件事已经瞒不下去了,如果不主动请援,一旦问责下来,他这个汝阳令难逃一死。唉,希望他能看在我官声还好,又同是江东人的份上,放我一马。

    屈隐嘴里发苦,咬咬牙。“走,去迎讨逆将军。”

    炎炎夏日,最适宜找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