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2章 形势恶化(1/2)
    张昭是吴国重臣,有内事不决问张昭之称。但孙策很清楚,张昭最大的优势是德行,而不是能力。他学问好,名气大,能够起到稳定人心的作用,特别是孙策与江东世家冲突激烈的情况下,有他这样一个名士坐镇,意义非同凡响。他处理政务的能力并不突出,缺少手腕和耐心,脾气也太硬,孙权不让他为相就有这方面的考虑。

    遍查典籍,张昭与吴国文武不和的事屡见不鲜,文臣如虞翻、严畯,武将如鲁肃,都和张昭有矛盾,而且大多是张昭本人引起的。

    对付世家,孙策自有手段,不需要张昭坐镇,拿他当面旗帜就行。留在身边,他和郭嘉肯定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不如让他去教书,发挥所长。说到底,他就是一个书生,而且学问还不错。

    要说姓张的,孙策更看好另一个:张纮。他是如此在意,以至于他都不愿意和陶谦提及,生怕陶谦突然机灵起来,半路截胡。请张昭只是他试探陶谦的一个借口罢。陶谦如果不同意,他也没什么损失。现在张昭连家都搬来了,倒让他很意外,希望不要引起陶谦不快。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张昭举家离开徐州,说明很多人都看到了危机。刘备南下只是一个征兆,彭城是兵家必争之地,大战迟早还会再次降临。而张昭选择孙策,应该还是看中了孙策的强悍武力,相信他有能力保一方平安。这也算是孙策击败刘备的一点附带收获,不管孙策出身如何,能保护他们总是好的。

    张昭西行,蒋干则马不停蹄地踏上了征程,带着孙策的亲笔信去广陵请张纮。为了表示尊重,孙策为蒋干配备了一辆新式的四轮马车,又写了一封亲笔信,表示自己对张纮的景仰,希望得到他的帮助,本来应该亲自登门拜访,只是职责在身,不宜越境,这才请蒋干代劳云云。

    孙策南行十余日,到达龙亢,驻军休整。

    天气渐渐的热了,雨水频繁,行军作战已经不太适宜。穿着厚厚的战袍,披着沉重的战甲,坐着不动都是一身汗,甲胄兵器被烈日晒得烫手,更别说作战了。自古以来,除非必要,很少有在夏天征战的。即使孙策是穿越者也不能违背自然规律,他只能要求将士们保持正常训练,维持状态,做好战斗的准备。

    除了天气太热,孙策没有发起攻击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还没有收到朱儁的许可,不能轻易进入扬州境界。击退刘备是他代行豫州牧的职责所在,侵入九江或者庐江就是越权了。他无所谓,但老爹不好交待。本来指望周昂主动进犯,他好歼敌于汝南境内,名正言顺,现在周昂做了乌龟,他也只能耐心等候。焦仲卿已经赶去洛阳告状,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回来。

    龙亢最大的世家是桓家。孙策之前不清楚,现在知道了,自然要交流交流感情。不过这样的事通常也不需要他出面,郑札就能处理得非常好。等他们谈得差不多了,孙策出面赴个宴,与相关的人一起吃个饭,这事也就算结束了。推心置腹是不可能的,相安无事、维持现状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至少要等到袁术的追谥尘埃落定。

    长安,你还好吗?

    蓝田山下,曹操策马冲上一片土坡,极目远眺。

    吕布、张辽等人正率领各部骑兵追击溃败的西凉兵。胜负已定,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但曹操的心情却更加沉重。为了是否赦免西凉兵,杨彪和王允已经较量了很久,道理也讲了无数遍,但就是无法做出决定。王允被众口一辞的反对激怒了,以请辞为要胁,事情陷入了僵局。

    机会稍纵即逝,驻扎在蓝田的胡轸迟迟没有得到赦免诏书,心中不安,再加上军粮断绝,迫不得已,放纵士卒掳掠。一时间,长安周边被他们祸害得不轻,烧杀抢掠,无所不为,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