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2章 幻树
    由于云轩回到身边,又因为他实力大涨带来的紧迫感,香芩这次的冥想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几乎是一闭眼就沉入了深度冥想状态,当她收功时,天色已经泛黑了。

    “晚上了?”香芩微微一惊,赶紧站起来,“抱歉,我忘了时间。”

    云轩懒洋洋的吃着一叠烧烤串,“没事,我自己叫了上门送餐,嘿嘿,服务真好。”

    香芩一阵无语,她就说,这个吃货主人怎么可能挨饿,“那主人吃好了想不想出去锻炼一下?我们去寒带森林里杀杀妖兽呗?”

    云轩眼睛一亮,抓起剩下的几串菜肉串,往嘴上一抹,木串就空了,“好啊,正好出城的时候我给冰澜送个信,告诉她今晚要出去历练。”

    香芩美眸一缩,低声道:“冰澜?那是谁啊?听上去像是一个少女的名字啊?”

    “呃,是沫儿的朋友,送我过来的。”云轩微汗,解释道。

    香芩仔细的看了他一眼,发现眼神没有躲闪后,才重新露出了笑容,“那主人去送信就是了,非要和我解释的那么清楚干嘛?嘻嘻。”

    云轩干笑一声,心道信她就怪了……

    出城,云轩特意绕到了当时冰兽车的位置,还没进去,就看到上面系着一个冰制小铃铛,还有一张便条,“有事不在,需要回去的话摇动冰铃,我会有所感知,立刻回来。——冰澜”

    云轩松了一口气,然后取下冰铃,转身蹿到了不远处的香芩身边,“她办事去了,我们走吧。”

    “嗯。”香芩也没多想,身形一动,和云轩向城外的广袤森林掠去。

    一会后,蓝光一闪,冰澜的身影出现,她轻拍了拍火爆的胸部,“好险,云阁下居然还特意来找我一趟,不过既然晚上去森林,就应该不用窥视了。”

    “那我也去办点事吧,接下来几个月,冰城将暗流涌动,得为沫儿大人的封皇典做好一切准备才行。”

    ……

    城外,寒带大森林。

    天色漆黑,缺乏了太阳的光热,夜晚的森林更加寒冷,厚厚的针叶林上覆盖冰雪,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

    云轩和香芩一前一后,向着漆黑的大森林深处行进,这毕竟不是失落秘境,想找到足够强大的妖兽,需要大幅深入才行。

    这种深入,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停下。

    如今的云轩境界突破,虽然尚未经多少战斗历练,但也比以前强了太多,因此他也是看不上一些普通妖兽,而是不断向内掠去。

    香芩跟在身后,黑夜掩盖之下如同一道影子,难以察觉。

    又行进了十数分钟后,云轩的身形忽然减缓,望着前方的眼瞳微微一凝。

    “前面好像有个大灵境左右的妖兽气息。”

    香芩轻若无物的落下,闻言微微蹙眉,道:“好像?”

    云轩挠了挠头,“气息有点古怪,不像是妖兽那样血气沸腾,更类似于植物,非常寂静。”

    他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感知到的这道气息犹如在沉睡一般,波动微弱,蕴含浓浓的生机能量,却没有庞大的沸腾血气,和活蹦乱跳的妖兽不符。

    “我看一下。”香芩微微抬步,反握古怪小刀,拨开了树叶的缝隙,向前方的密林内看去。

    云轩凑过去,目光望去,只见叶缝中,是一片空旷的地面,并无密密麻麻的树林,仅生长着一棵巨大的参天大树。

    雪地上,巨树矗立,枝干如虬龙,结着一颗颗硕大的果实,隐隐中,有七彩光芒从闭合的白色果皮中散发而出。

    那七彩光芒犹如虚幻,照射在半空中,似乎凝成了一片片虚幻光影。

    看着那散发彩光的果实,云轩紧紧皱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突然眼眸一凝,一抹强烈的喜色掠过。

    “怎么了?主人,你找到那头妖兽了么?”香芩立刻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低声问道。

    云轩指了指巨树,压抑着兴奋的小声道:“就是这个,幻树,原本是珍稀灵植的一种,现在看样子是机缘巧合下蜕变成了植物妖兽,我感觉到的气息应该就是它散发的。”

    没等香芩说话,他就继续道:“最关键的是,这棵幻树结着的果实叫做七彩幻光果,是一种奇异的留影异果,换而言之,就是能记录下光影,譬如秘术,功法等等,能保存几百年,非常珍贵。”

    香芩微微目瞪口呆,“就像是留影水晶球?”

    “嗯,不仅如此,这七彩幻光果还是一种难得的药材,忘了和你说,我打算炼制的一枚突破血脉的‘破脉丹’恰好欠缺这株药材,把它拿下,我就能炼丹,到时候给你。”

    香芩愣了一下,“给我?”

    云轩道:“对啊,破脉丹能帮人突破血脉,对黑暗血脉应该同样适用,我这段时间尝试了几次,就快成功了,但七彩幻光果的库存消耗光了,正愁呢,现在正好。”

    香芩呆了一下,主人一直记着她么?

    她的黑暗灵气要突破大境界,就必须破开一段沉睡的古老血脉,这是危险而艰难的过程,香芩之前被云轩的修为刺激到,原本都打算铤而走险一试了,现在看来,云轩一直在为她想办法呢。

    云轩紧盯着那棵幻树,低声道:“植物妖兽比普通妖兽行动力弱的多,但它们拥有许多奇异能力,尤其是幻树,据说能攻击人的精神,最好不要硬拼,我们想办法摘了它的果子就跑。”

    “现在这棵幻树正在夜晚的休眠期,警惕性弱,我们正好趁机偷果子。”

    他舔了舔嘴唇,瞥了香芩一眼,“要不你在旁边……”

    “好,但我借您刀。”香芩打断了他,纤手一抹,一丝血迹顺着小刀蔓延开来,一道道黑纹出现,一股诡异和凌厉感陡然弥漫而开。

    云轩微微一愣,旋即点头接过,这确实是他没考虑到,把果实切下来就跑的话,肯定是需要一把锋利的好砍刀。

    香芩退后了两步,悄无声息的融入了黑夜中,俏脸上似乎有一条条漆黑花纹勾勒而出,“主人,我帮您警戒周边。”

    她的声音还在,人却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

    云轩点点头,小女仆想的真是周到啊。

    嗖!

    下一刻,他就是身躯中浓浓的冰雾涌荡而出,将他包裹,脚尖一点,身影就是带起了一股狂风,向那幻树暴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