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1章 沫儿大人抓紧
    由于冰城地处环境恶劣、物产贫瘠的极北之地,云轩之前还担心过会不会没什么好吃的,但吞下了第一块金黄豆腐后,他瞬间改变了主意,那种嫩滑美味,险些让他连同舌头一同吞进去了。

    滋滋作响的铁板上,一块块金黄豆腐被灼热高温烤的都呈现出一种半流态,好像就快融化,浓郁的香气散发,让云轩恨不得端起铁板,一口扫光。

    “他们的米饭也很不错,是北方独有的长粒雪米,比起南方的小粒香米来说,没有那么软糯,但是更香,而是更有嚼劲。”香芩给云轩盛了一碗雪米饭,小手挖了一勺快要融化的豆腐,浇在晶莹的雪米饭上,香气腾腾,让云轩筷子都不要,直接“啊呜”一口狂咬了下去。

    “好吃、好吃。”云轩停不下来了,开始凶猛扫荡,连女性侍者一盘盘的上菜速度都有点赶不上,空盘的太快了。

    奶油玉米、大盘鸡、鸡肉卷、香煎鳕鱼……

    从冷菜到热菜,从开胃菜到主菜,云轩狂吃的动作就没停过,他发现冰城的美食才是一绝,虽然没有特色的本地菜系,但是全世界的菜肴这里都能提供,而且正宗无比,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句土豪就是随心所欲。

    “主人,您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呢?”吃着吃着,香芩美眸一动,好奇的问道。

    云轩端起了一盅银鱼羹,“没做什么啊,就是在妹妹那里修炼,对了,我突破了。”

    香芩一愣,“什么突破?”

    云轩一口干完,把空空的汤盅放到一边,得意洋洋道:“嘿嘿,我突破成大灵境了,怎么样,厉不厉害?”

    香芩大吃一惊,纤手贴到云轩的身躯上,一缕灵气钻入,片刻后,她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这……”

    云轩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赶紧道:“嘿嘿,不是我自己的功劳啦!是妹妹之前给了我一株天材地宝,让我在昏迷中吸收了,醒来后就突破了,真是莫名其妙。”

    香芩瘪了瘪小嘴,“莫名其妙?哼,我看主人乐得都找不着北了。”

    云轩嘿嘿道:“那肯定啊,除了我,深蓝也吃了一块稀有金属从而突破了,我们这一边现在实力大涨啊,什么也不怕了。”

    不由得云轩不得意,他之前经历的种种战斗,都是十分惊险,要不是有两只大腿,云轩早就惨兮兮了,现在实力大进,自然底气大增。

    香芩俏脸微微一变,有些不安的道:“看来是我落在后面了。”

    云轩一愣,赶紧道:“我没有催促你的意思,只是想和你分享一下喜悦而已。”

    香芩微微一笑,樱唇亲了一下云轩的脸庞,温柔的道:“我知道的,主人,您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作为一个无用之人的。”

    云轩顾不得脸红,微急道:“我不是……你误会了。”

    香芩笑弯弯用小手摊了一张厚厚面皮,加上鸡肉和生菜,细心的卷了一个酥脆小鸡肉卷,放到云轩的盘子上,轻声道:“我知道的。”

    云轩一下被吸引了注意力,“那你别太急了啊。”说完,他就忍不住诱惑的凶猛一口,把整个小鸡肉卷吞进了嘴里。

    香芩微笑的看着他大吃,小手帮他夹取各种菜肴,心中却是暗急,这一段时间来由于找不到云轩,她满心担忧、焦虑,烦躁的根本冥想不下去,几乎是毫无寸进,今天虽然惊喜的和主人重逢,但他暴涨的境界也让香芩心中警钟大鸣。

    主人的妹妹和养母那么厉害,他该不会以后就看不上自己了吧?

    看来,得拼命修炼了才行!

    香芩从没考虑自己会远远弱于云轩的可能性,她预想的都是自己更强,这样才能保护他,可眼下,原以为是个孤儿的云轩背景居然深的不可思议。

    这一顿饭,香芩吃的有些神思不属,当然她大多数时候还是沉浸在和云轩相遇的巨大幸福感中,但与此同时,内心也罕见的出现了一丝紧张感。

    “主人,甜点上来了,黑森林蛋糕。”香芩切了一块小小的黑色蛋糕,精致小巧,外皮涂抹了一层浓浓的巧克力酱,被切削出了很多竖条,就像是黑色小森林。

    云轩眼睛一亮,把黑蛋糕丢进了嘴里,然后左右开弓,把香芩用小刀切下的其他蛋糕接连不断的丢进嘴里,如同下雨般。

    香芩趁机抓住云轩的手,“主人,下午去我的房间待一会吧,我们可以再叫一些甜点吃。”

    “嗯哦。”

    云轩随口答应了,还能送餐上门,这服务好啊!

    然而,他这个决定却是让不远处的冰澜柳眉倒竖,都准备结束考察的她看着云轩跟着香芩后面,一副向酒店房间走去的模样,顿时不淡定了,这个色魔,是想开房啊!

    “侍者,结账。”

    随手丢下一把金灵币,冰澜长身而起,隐藏身形的跟着云轩二人后面。

    “难道这家伙想要在这里背叛沫儿大人?”冰澜的脸色阴晴不定,要是云轩敢在八角冰塔的势力范围把香芩睡了,她就是冒着让云轩吓得萎靡的风险,也要在事情发展到一半的时候,破门而入,硬生生的阻止下来。

    接下来,她调用权限,查到了香芩的房间后,让酒店把她隔壁的那间房腾出来,自己钻了进去,趴在墙壁上竖起耳朵。

    听墙角!

    云轩哪知道隔墙有耳,香芩把他带回来后,他就懒洋洋的躺在了椅子上,摸着饱饱的肚子,“香芩,我们下午吃什么呀?”

    香芩无奈的道:“您先歇着一会吧,我冥想、冥想再说,这些天帮着寻找您的踪迹,我都没怎么修炼,要赶紧补上。”

    “哦,那我看会书。”云轩也觉得应该消化一会后,再腾出肚子吃好的,拿出了一本灵植学古籍,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听着隔壁的声势渐歇,偷听的冰澜松了口气,在小本子上那一行“能吃、特别能吃”的字迹下,又写了一行,“品行还可以,算是个正人君子,虽然和那位少女十分亲近,但亲密动作并不出格,没有滚过床单。”

    她犹豫了一下,又加道:“沫儿大人抓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