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9章 荀攸策(1/2)
    荀攸一路急行,回到长安,与张辽分别,第一时间赶到何颙家,刚到里门,他就发现里门前停着一辆车,司徒府的车。门前还站着一排甲士,经过的路人纷纷绕道。进出的人一一接受盘问。

    荀攸情知不妙,赶紧吩咐车夫继续向前,将车停得远远的,自己下了车,慢慢地走回去,来到甲士的面前。甲士拦住他,喝问姓名住址。荀攸报了一个名字,那甲士翻了一会,从一堆竹简中找出一枝,对照上面的姓名相貌无误,又见荀攸士子打扮,气势不凡,不像普通人,不敢逼问太狠,便让他进去了。

    荀攸进了里门,沿着宅第之间的路拐了几拐,看到身后没人,这才敲开一家门,说明情况,翻过他家后墙,进了何颙家后院,直奔内室。

    王允正与何颙说话,见荀攸突然闯进来,很是意外,看着荀攸半天没说话。何颙躲在床上,脸色很不好,可见刚才两人说得并不愉快。

    “你怎么进来的?”王允走到门口,看了一下守在中门外的从吏,又看看荀攸。从吏面向外,显然没有意识到有人闯了进来。这他让既不安又愤怒,而且很没面子。

    “司徒大人,我就住在这里,熟悉得很。”

    王允扫了何颙一眼,知道了荀攸的身份。“荀公达?”

    “正是在下。”

    “是你去华阴,请杨文先回来的?”

    “司徒大人言重了,我一介布衣,哪有这样的影响力。我只是去拜见杨公,请教存身之道。”

    王允重重地喘了一口粗气。杨彪突然回到长安,请见天子,在他得到消息的时候,杨彪已经成为侍中,随侍天子左右。杨彪不仅出身好,而且和先帝有师生关系,天子对他也非常敬重,朝中大臣对他也很钦佩,他一入朝,立刻拥有了和王允抗衡的能力。

    王允本人并不排斥杨彪,但他们这么做有偷袭他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这才来质问何颙。结果两人一见面就谈崩了。何颙坚持要求王允赦免西凉将士,以免引起猜疑,形势恶化。王允却认为何颙以布衣干涉朝政,又在背后耍弄阴谋,有失磊落。正说得火大,荀攸突然闯了进来,王允安排的几个警戒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这让王允更有一种背后中刀的恐惧。

    这些人看不起我。王允心中涌过一阵悲哀。他们只知道空守道义,却不知道权变。

    王允一甩袖子,转身出门,门摔得山响,隔着老远都能听得到他的吼声:“走!”

    何颙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鼻息粗重。荀攸赶到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何颙的手又湿又冷,掌心有深深的掐痕,还有一截断甲。荀攸连忙拿来工具,帮何颙修剪指甲。这些事以前都是他做的,他出门大半个月,何颙的指甲又长了,而且甲面粗糙,有一条条的突起,如沟壑一般。

    “公达,见过贾诩了?”

    “见了,西凉将士戒心很重,他们不信任王司徒。”

    “人无信不立。”

    “不过他们阵脚已乱,也没有攻长安的胆气,就算是朝廷下了赦免诏书也不敢来长安。董卓生前曾经在并州征战多年,又做过河东太守,我觉得他们可能会北上并州,坐观时变。伯求先生,当务之急是稳住形势,不能让形势进一步恶化。”

    何颙苦笑不已。“我一介布衣,请杨文先入朝与王子师抗衡,已是我的极限。公达,我心力已尽,余日无多。你还年轻,不要陪着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以你的才智,必能成就一番事业。”

    荀攸想了一会儿。“伯求先生,我送你回家吧。”

    “我哪儿还有家?我的家被袁术毁了,被孙策毁了,我没有家了。”

    “不会的,孙策夺的是先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