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7章 吃醋
    然而,回到了座位后,有一位目光中杀人意味更强烈的女仆笑眯眯的盯着他。

    “主人,回来啦?”香芩的声音温柔让云轩发颤,“暮雨学姐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呢,您和她共舞,有没有什么心跳加速的经过啊?”

    云轩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没、没有。”

    “哦,那我就相信主人吧,在这边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您借着跳舞,刻意占她便宜呢。”香芩笑着拿起了银筷子,道。

    云轩汗如雨下,他突然想起来,这个位置离舞池所在的中央场地很远,又有那么多人遮挡,他从这里看去的话,确实看不清楚,但作为暗杀者的香芩,恐怕连一个苍蝇都看得清清楚楚吧?

    所以他那么多次不小心碰到暮雨身体的事,香芩也一定是看了个清晰无比……

    不知为什么,在接下来的大餐中,云轩总是能感觉到一丝致命的危险气息,而他,也不敢去追踪那坐在身边的源头。

    “回去吧。”香芩笑弯弯的道,给云轩倒了一杯凉茶。

    “嗯嗯。”云轩乖乖的拿起凉茶,边走边喝,不敢对依旧热火朝天的大厅体现出一丝留恋。

    香芩也没有说一句话,就那么引路,直到回到了房间后,才反锁上门,抱胸笑眯眯的看着云轩。

    云轩受惊,差点一口凉茶喷出来,小心翼翼道:“香、香芩,有事么?”

    进入独属于两个人的房间,香芩紧绷的娇躯悄然放松了下来,连带着她的情绪也是,噘起红唇道:“主人偏心、花心,我最讨厌了!”

    云轩大叫冤枉,“我哪有?”

    “你就是有!”香芩瞪了他一眼,一咬牙,上前一步,正当云轩吓得闭上眼,以为她要殴打自己时,嘴唇忽然被一抹温润贴上,然后馥郁的甜蜜透过齿缝传了过来。

    长长的接吻后,香芩无力的倒在不知所措的云轩胸膛上,羞恼的白了他一眼,咬牙道:“讨厌!”

    “……”云轩词穷,他这次是真的搞不懂小女仆在想些什么了。

    香芩有些心慌,她刚才确实是想好好教训一下云轩,比如借着“切磋”的名义殴打他一番,让他知道家暴的厉害,以后对她服服帖帖,但是真的靠近了后,她脑子里却什么都没了,就想着对放弃抵抗的云轩做一些羞羞的事。

    就好像恋爱中毒了一样……

    献吻之后,心中的郁气更是一扫而空,整个人有些迷醉了,升不起一点反抗或者愤怒的念头,香芩甚至觉得,云轩就是这个时候把她给睡了,她也无力抗拒!

    (讨厌,本来是想教训主人,让他知道花心的代价,结果现在……这岂不是意味着,以后就算主人这个坏蛋去找别的少女花天酒地,回来之后只要给愤怒的我一点甜头,我就立刻会乖的不要、不要的……)

    香芩悲剧的发现,她好像完了,不仅没法让云轩像以前那样怕他,还会沦陷的越来越深,所有的不愉快、恼怒,只要他稍微给予一点宠爱,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啊啊!我不要当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向主人求宠的傻傻小女仆,明明应该反过来,主人被我迷的神魂颠倒才对!)

    然而,无论香芩内心怎么翻江倒海,她都无法狠下心来,所以在云轩的眼里,小女仆就是在他怀里不断变幻脸色,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冥想!今晚不许睡觉了!”

    “哦?我也是?”

    “当然!”

    咬牙切齿的小女仆终于作出决定,用一整夜的冥想来平复心境,因为她生怕心绪浮躁的情况下入睡,会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内容,那就更没法直视云轩了,而她都冥想了,主人也别想偷懒!

    于是,这一夜,巨轮在漆黑大海中航行,宴餐大厅中联谊会彻夜不断,灯火通明,而少数人所在的多层客房中,无奈的云轩和香芩一人一个蒲团,闭目冥想,房间中一个小铜炉中青烟缭绕。

    接下来的两天,巨轮再次路过了两个城市,将入选的众多学员载上,而随着人数变多,巨轮上开放的娱乐场所也是越来越豪华,酒吧、游泳池、小赌场……当然,还有灵修者用的密室和训练场。

    不出意外的,也迎来了一场接一场的海妖兽袭船,越来越多,越来越凶暴,但在众多精英学员的奋力战斗下,还是将其尽数击退,没有一只海妖兽能冲上甲板。

    ……

    “今天就是航行的最后一天了,巨轮已经进入了极北之地的海域,距离抵达冰城的港口不远了。”支离破碎的浮台上,云轩纵身一跃,攀住了垂下来的铁链,跳上了甲板,眺望远方,道。

    香芩如影随形的落在他身后,声音带着一丝凝重,“是啊,刚刚这一波兽潮也击退了,不过都有些凶险了,过半浮台被击碎,不少学员落水,伤势不一,好在没让妖兽突破到甲板。”

    嗖嗖的声音响起,一道道身影也是从众多铁链下蹿出,跃到了甲板上,望着下方破碎的金属浮台和浸染开的一大片鲜血,都是面色沉重,这一波的海妖兽袭击十分可怕,比先前的都要危险,兽潮奔袭,犹如洪流滚滚,不可阻挡,也是让这些学员真切的体会了一把被称为海中噩梦的海妖兽的可怕。

    “好在,都结束了。”

    人群中一个放松的声音传出,旋即便是有此起彼伏的松气声响起,他们挺过了最后一波兽袭,没有放一头海妖兽冲上船,这考核,应该算是不错吧?

    巨轮顶层,那八角冰塔的中年男子抽出了一卷羊皮纸,上面是一张地图,地图上画着一片广阔的海域,海域中有一个猩红如血的红点,上面标注“浅海沟,低级秘境”七个红字。

    而在这红点旁,恰好有一艘微型的巨轮航行而过。

    中年男子瞥了一眼羊皮纸上的巨轮,饶有兴致的点点头,“不错,这最后一轮考核总算能开始了么?这么多天一批批接这些小家伙,我都有些急的不耐烦了……”

    “那就开始吧。”

    他伸手一推,那堪堪从红点旁航行过的微型巨轮就是一个摇晃,然后狠狠的倒下,砸在那红点上,一道道裂痕出现在轮身上,在爆碎前,红光一闪,不断碎裂的巨轮被卷入了红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