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6章 白袍陈到(1/2)
    孙策负着手站在将台上,看着城下正在演示武艺的应募士卒,轻叹了一口气。

    这汝南的民风很弱啊,来应募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能通过考核的却不多,士气还不如那些向他挑战的名士高昂呢。可是会打嘴炮没用啊,这些人离精锐的标准太远,上了战场就是炮灰,纯属浪费粮食。

    募兵令发出之后,来应募的人不少。他设立了三个目标:为天下,为乡土,为自己,可谓面面俱到,总有一款适合你,所以并不构成任何阻碍,总不会有人连撒谎都不会,直接说我就是想抢劫发横财的。

    但是,要想到孙策手下当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考核标准不仅高,而且近乎变态。

    孙策让典韦、秦牧为考官,应募步卒的由典韦负责,应募骑士的由秦牧负责。能和义从营的义从过两招而不败,可以入义从营。如果武艺不错,能击败一两个义从,就和典韦过招,不论胜负,以坚持的时间授职,或是伍长,或者什长。如果能坚持到五招以上,直接授屯长。你要是有本事击败典韦,那义从营都尉就是你的了。

    可惜,到目前为止,仅有一百余人勉强入选义从营,七人为伍长,三人为什长,一人为屯长,典韦闲得都快睡着了。

    秦牧那边也差不多,几天试下来,只有三十余人勉强能够入选骑士,有三个击败一名骑士,立刻就任伍长。绝大多数人能骑在马背上挥舞环刀劈砍几下就算不错。

    桥蕤很着急。他觉得孙策这个标准太严了,这不是募兵,这是打脸,打汝南人的脸。在用言语羞辱了许劭之后,再用武力来羞辱整个汝南人,纯属意气用事。但他不敢说,只能旁敲侧击的提醒孙策适可而止。

    孙策承认打脸是事实,但他不认为这是意气用事。他有他的打算。

    长安形势未定,王允会出什么招,他大致能猜到几种可能,但究竟会是哪一种,他一点把握也没有。豫州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是战略形势显然不如荆州。如果一定要放弃一个,他宁愿放弃豫州,也不肯放弃荆州。既然如此,招那么多兵干什么?养兵是要花钱的,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他宁可少招一些,补充亲卫营和义从营,也不肯一下子招那么滥竽充数的。

    如果要普通士卒,他需要费这么大劲吗?几万黄巾就在汝南,他分分钟可以拉起一两万人的队伍。就在这两天,留在汝南待命的黄巾大帅吴霸已经派人和他联络,打算来平舆投奔他。有刘辟、龚都等人示范在前,黄巾对孙策的印象非常好,就等着投了孙策分田呢。

    除了汝南黄巾,还有青州黄巾。虽然目前还没有人来联络,但孙策相信,没有了曹操,百万青州黄巾总有一部分要落到他的手里。他已经给朱治送消息询问情况,很快就有答复。

    有汝南、青州黄巾这么雄厚的兵源,兵力对他来说从来不是问题。料简有战斗经验的黄巾总比征招普通百姓强。他要的是精锐,是有统兵潜力的将领,而不是普通的士卒。

    这时,秦牧那边突然传来鼓臊声。孙策一惊,和桥蕤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地转身向西北看去。居高临下,他们可以同时兼顾两个校场。

    校场上,一名白袍骑士正策马飞驰,挽弓而射,一口气射出三箭。箭垛旁负责报告结果的获者举起手中的三角彩旗用力挥舞,以示三箭均上靶,其中有一箭中鹄,也就是射中靶心。孙策有些意外。虽说距离并不是很远,但在飞驰的战马上一箭射中靶心绝非易事,这人的骑射不错,即使是在以羌骑为主的亲卫骑中也算佼佼者。

    桥蕤兴奋地一拍手。“将军,终于有勇士出现了。”

    “不急。”孙策也很满意,但他没有桥蕤那么兴奋。骑射俱佳固然难得,特别是对汝南人来说,但校场试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