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7章 冰烟
    “来者止步,请通报来意。”其中一名守卫伸出手掌竖立,示意停步,沉声道。

    云轩依言停下,恬淡道:“阁下,我有一件冰城所需的物品要物归原主,不知去何处,就来了这里归还。”

    那守卫眉毛一挑,沉声道:“原来是上交物品,那样的话,你应该去城主府才对,小塔领地只有八角冰塔的强者才能入内。”显然,他已是看出了云轩二人的修为,并不认为冰塔会有这么年轻的成员。

    云轩犹豫了一下,“此物与八角冰塔有关,况且……”银色小猫从怀中的毛茸茸帽子中伸出脑袋,拨了一下云轩脖子上的吊坠,露出了一枚八角雪花的装饰,他道:“这能当做证明吗?”

    那两位守卫瞳孔骤然一缩,仔细的凝视后,齐齐的退开,抱拳恭声道:“原来是内塔所属,我等冒犯,请阁下进入。”

    云轩微愣,看着那两人恭敬的表情,直到银色小猫不耐的挠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向守卫点头致谢后,徐步而入。

    塔内十分明亮,内部中空,能一眼望到顶部,周围环绕着一圈圈楼梯,不时有人影出入,这里的身影几乎都穿着一身雪白长袍,气息悠长强悍。

    虽是用坚冰铸造,但塔内反而不冷,应该是用塔壁刻下的阵法阻隔了外界寒气,云轩手掌一握,身上的貂皮披风就是收入了空间戒指中,香芩也随之收起,其实她经受过种种严苛训练,对各种严酷的好环境都能适应,之所以也穿披风是因为带伤虚弱,还有总不能让云轩一个人裹得跟粽子似的吧……

    云轩四下一扫,发现这里的身影大多目的性很强,脚步不停,可他却有点犯愁,东看西看,随后在香芩的指向下朝着大厅中的一个柜台走去,那里似乎是问询处。

    小塔第九层,一位银白色的长发梳拢于脑后,肌肤欺霜傲雪,娇颜极美的女子坐在水晶桌后,静静的听着属下的报告。

    “两月前,偷袭郁金香商队的幕后势力正在追查,已有眉目,同时再次安抚震怒的郁金香公国。”

    “帝国的‘秘密计划’已向所有的高级学院和宗门宣布,召集天才,预计会在半年内选出最终人选。”

    “火焰帝国在边境的动向越发猖狂,议会已联络遥远的魔能机械帝国,他们同样给予了相似答复,不知为何,火焰帝国近些年越发暴躁,就好像被什么逼迫而急于扩张势力一样。”

    在向她报告的是一位同样身穿雪白长袍的少女,眉眼温和,却不乏一丝干练,拿着手中的羊皮纸,侃侃而谈。

    若是云轩在此,就会大吃一惊,因为那坐于桌后听着少女汇报,清冷的俏脸带着一丝微笑的极美女子,正是他长久未见,想念不已的冰烟啊!

    此时听着少女的报告,冰烟微笑道:“这些日常小事就不用跟我说了,直接交给议会那边处理就是,我关心的是另外的,冰塔的那一件大事准备的如何了?”

    少女翻动了一下手中的羊皮纸,恭敬道:“内塔的准备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外塔也计划慢慢的向一些强者放出消息,让他们早早心中有数,至于整个帝国,还是等一切妥当后,再进行统一宣布。”

    冰烟点点头,“保密是必要的,继承者毕竟尚未完成传承,若是消息泄露出去,会引来一些敌对势力的疯狂。”

    少女欲言又止,“可那次从外塔中走漏出去的情报,虽说极为有限,但却也言明了新皇继承的大事,这……”

    冰烟凤眼中闪过了一丝凌厉,微冷道:“那次确实是一次失误,谁也没想到,外塔中竟然潜伏了一个叛徒,处心积虑在塔内隐藏了数十年,还爬到了高位,若不是他知道终生无法进入内塔,且这个情报关系太过重大,恐怕他还不会暴露吧。”

    “但也不用太过担心,他匆忙的窃走情报后,深夜逃出塔时被小梦发觉,展开了一场大战后,小梦将那叛徒重创,而且强行打爆了设有保密秘法的情报卷轴,分成了数十碎片,非冰塔之人在收集完全部碎片前,无法读取卷轴内容。”

    少女脸上忧色不减,“确实如此,但我就怕事情闹大了,引来了火焰帝国和其他敌对势力的警惕,就算他们无法窥探卷轴,但很可能也会疑虑,趁机给帝国增添动乱,使得封皇典难以顺利举行。”

    冰烟轻叹一声,“所以只能希望小梦尽快把那遗失的情报卷轴取回来,一旦主体卷轴取回,那一切风波平定,事情才不会继续发酵。”

    少女恭敬道:“梦长老一身神通出神入化,尤其是她的大梦之法,能伪装出百貌千相,就是在一位灵王的眼皮子底下假装成凡人,也难以被看破,确实是取回情报的最佳人选。”

    冰烟微微一笑,道:“算是吧,小梦这么多年也给塔内做了不少贡献,等这次回来,她应该就能升为外塔塔主了。”

    少女微微惊叹,随即心悦诚服的道:“梦长老的资历和能力确实可堪塔主一位……什么事?不是说过,非紧要的事不要打扰烟大人吗?”她说到一半,房门突然被“笃笃”叩响了,声音略急促,少女微蹙眉的沉声道。

    叩门声骤止,一个恭敬的声音传来,“很抱歉,但确实有一件要紧的事需要劳烦烟大人处理,小塔来了一位客人,上交了一件物品,比对后,发现那似乎就是前段时间被窃走的情报卷轴。”

    冰烟柳眉微挑,少女略有不愉的俏脸微变,皱眉道:“怎么可能?明明是梦长老去追踪的叛徒,她还没回来,卷轴怎么会被人带回来了?而且小塔一般不对外开放,守卫怎么随便放了个外人进来?”

    她这连珠炮一般的问话让门后的身影微微冒汗,赶紧道:“这我们并不知晓,不过这位客人虽非冰塔之人,但似乎持有一枚内塔徽章,按照规定,见徽如见人,他有权入塔。”

    这下,连冰烟都惊讶了,“内塔徽章?那一般仅有灵王会被赐予,而且只有一枚,非常宝贵,持有者正常连子嗣后裔都不会给,居然会给一个外人?”

    她站了起来,清淡道:“有趣,看来我需要去见一见了,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情报,莫非是小梦夺得了卷轴后,不方便抽身,所以情急中委派了一个外人,让他送到冰城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