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3章 新气象(求保底月票!)(1/2)
    “孙将军的眼神好奇怪。”晚饭后,蔡琰与蔡邕、周瑜围炉而坐,一边搓着手一边说道。想起白天的交流,她久久不能释怀。“父亲,公瑾,你们有这样的感觉吗?”

    蔡邕瞪了蔡琰一眼,沉声道:“公瑾也是你现在能叫的?我们独处时也就罢了,外人面前可不能如此,一来失礼,二来让人看轻了公瑾。孙伯符马上要去汝阳送葬,公瑾要坐镇南阳,君子不威则不重。威从哪儿来,重从哪儿来,从身边人开始。”

    蔡琰低下头。“喏。”

    蔡邕抚着胡须,幽幽说道:“你说的这个感觉,我时而也有,不过他和我说不来,吵架的时候多,倒是没太留心。现在看来,他说我著史难以超过太史公并非一时失言,而是早有定论。公瑾,你也这么看吗?”

    周瑜轻声笑道:“先生想多了,伯符好开玩笑,未必就是不信任先生。至于夫人的想法……”周瑜悄悄瞟了蔡琰一眼,又立刻把目光收了回来。“我也常有。伯符读书不多,黄月英原本是伴读,但她很快就去研究机械之学了,伯符现在也就是能读读公文,对经籍的确留意不多。他常有奇谈怪论,初看粗鄙,细思之下却有真知灼见。”

    “周将军也是这样想,那就不是我的错觉了。”

    周瑜谦虚地笑笑,不动声色地换了个话题。“先生,这是不是生而知之?可有图谶言及此事?”

    蔡邕睨了周瑜一眼,眉心微蹙,露出些许不快。“公瑾,你精通音律,可知何以五经俱存,偏偏乐经遗失了?”

    “请先生指教。”

    “无他,礼崩乐坏也。人性如水,易卑下而难高尚,故雅乐衰而郑声行。夫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其中有至乐也。如今天下,有谁还能体现那种至乐?老子曰:五音令人耳聋,为何?五声非雅乐也,能娱身而不能娱心,更不能正意。”

    周瑜很尴尬。蔡邕这是借论乐批评他了。蔡琰见了,连忙岔开话题。“父亲,我看孙将军舟水之论,似乎颇近孟子民本之旨,又有些荀卿重法之意,虽然粗鄙些,却是一心为民的,不能以非礼论。你看他今天那些安排措施,哪一项不是为民谋利。”

    蔡邕也觉得刚才过于严厉了,顺势缓了口气。“若非如此,我何必与他纠缠。不过,公瑾啊,有些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孙伯符夸下的海口需要你去完成,这担子可不轻。借机会,你该劝劝他,治大国如烹小鲜,当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过犹不及。党人名士执政最大的问题就是急,恨不得一日屠尽奸佞,致天子为尧舜。天下哪有么容易的事呢。孙伯符说儒家积弊已深,当鼎故革新,倒也是一针见血,有识之言。依我看,援道入儒,以道家无为济儒家之躁,也许是个办法。”

    “喏。我一定转告伯符。”

    蔡邕转向蔡琰。“既然孙伯符对你期许如此之高,你当因势利导,引入其正道。若能去其戾气,致天下太平,不负平生所学,也是幸事。若孙策有心支持,以你的天资,成一代宗师,开创儒门新气象,也不是不可能的。”

    蔡琰躬身施礼。两人拜倒蔡邕面前,倒有点像夫妻拜堂,心中一闪念,两人不约同时的转头,眼神交错,刹那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双双红了脸。

    曹操按着刀,看着远处的南山,一时出神。

    夏侯惇和戏志才站在他身后。夏侯惇的眼伤已经好了,但左眼却永远失去了,只剩下一个大窟窿。他用一个眼罩罩住了,在上面画了一个眼睛,看起来有些诡异。从一旁经过的士卒有的眼神惊讶,有的窃窃私语,夏侯惇虽然听不清楚,却知道他们可能在说什么,气得脸色铁青。

    “元让,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曹操头也不回,轻声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