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7章 窃贼
    这种不断攀升的火热气氛,也是被陆安察觉,他扫了一下由于激烈竞争而眼睛渐渐发红的台下众人,眼中掠过了一抹光芒,拍了拍手掌。

    “诸位,请安静下来,接下来这件展品非常独特,并非实物,而是一则情报。”

    还沉浸在上一件天价拍品中的众多身影慢慢平歇声音,一道道目光投向了场上。

    香芩美眸微眯,指尖轻轻戳了戳云轩的腰肢,缠绕着灵气,让他瞬间感觉到了气息荡漾,微迷茫的睁开眼来。

    但是下一刻,他眉毛一竖,眼中的迷茫之色就是骤然消失。

    “据悉,这则情报非常重要,来源于冰帝国深处,也即极北之地,曾有知晓情报的人称,这一则情报,能对整个大陆的局势产生莫大的影响,使目前的帝国形势发生剧变!”

    哗!

    一阵惊哗声响起,众多身影目光都变得惊异起来,情报贩卖很常见,但一般不可能放到最大规模黑市拍卖会的这个级别,而且究竟是何等可怕的情报,才能被触角遍及冰帝国的黑市称之为影响大陆局势?

    动摇世界,这话可不是能随便说出的!

    似乎是看出了下方众人脸庞上强烈的不信之色,陆安犹豫了片刻,还是小心翼翼的道:“我的权限较低,不能向诸多贵宾透露更多,但是可以告诉诸位的是,这则情报由于关系太过重大,被施加了一种强悍的保密秘法,分成了许多份碎片,在收集完所有的部分前,谁也无法打开情报,一睹其中的内容。”

    “诸位请看。”

    陆安挥手,一位貌美的侍女翩然走上前来,端着一个天鹅绒布覆盖的石盒,拍卖师将绒布拉下,拿出了一柄小钥匙,插入了沉重石盒的锁眼中,黑盒顿时打开。

    咔。

    所有人都是撑长了脑袋,想要一睹盒中的那则情报是何等惊天动地的模样,然而下一瞬间,众多的目光便是凝固了下来,张大了嘴巴,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而那陆安更是目光呆滞,手掌剧烈颤抖,死死盯着开启的石盒,嘴部开合,却是半点声音也无法发出。

    因为那闪烁幽光的沉重石盒中,赫然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东西!

    云轩的脸色变得古怪了下来,小声道:“皇、皇帝的新衣?”

    美眸惊讶的香芩一阵无言,道:“应该不会蠢到糊弄所有人的地步吧?”

    果然,陆安看到了空空的石盒后,并没有愚蠢的扯什么只有心诚的人才能看到,不诚的人看不见的“皇帝的情报”的把戏,而是整个人瘫倒了下去,勉强抓住了身前的案几,猛的扯下了腰间的一枚红色玉佩,握碎开来,面无血色的厉喝声响起。

    “有窃贼,征召所有守卫,封锁拍卖场!”

    唰!

    那枚红色玉佩被他握碎时,一道刺眼的血光就是冲天而起,直冲云霄,下一刻,密集的急促破空声响起,一道道萦绕着强悍气息的人影从拍卖场后方暴掠而出,其中一位领头的老者怒喝道:“陆安,你搞什么?怎么突然捏碎了外敌入侵拍卖场的警示玉佩?”

    陆安颤抖的举起了手中的空空石盒,声音惊恐道:“长…长老,那则从极北之地流出的情报,被人窃走了…”

    众多人影顷刻寂静,那老者气血冲头,险些一头栽下,厉喝道:“什么?”

    转而,他就是大怒,一掌拍下,狂暴的灵气呼啸,一个巨大的掌印轰在了中央场地上,场地瞬间爆裂,无数碎石飞溅开来,落入了周围的座位上,顿时有一声声痛叫声响起。

    “废物!”

    那些桀骜不驯的凶徒刚欲暴起,老者的怒喝声就是如雷般响起,不少人面色一红,胸口气血翻腾,神情剧变,以起身更快的飞快坐下。

    “灵王境?”众多身影脸色骇然,那老者含怒而出的一掌,虽是控制了力道,但依旧狂暴至极,再加上他刚刚怒喝声中的滚滚灵气波动,远远不是大灵境可比!

    震慑全场,老者似是稍稍冷静了一些,面色阴沉的挥手,道:“所有黑市护卫,封锁拍卖场,给我一个人一个人的仔细排查,老夫早上才试图探查过那则情报,不可能丢了!”

    “是!”

    他身后的一道道身影暴喝出声,急掠而出,汹涌的灵气波动毫不遮掩的席卷而出,大拍卖场的众多出口封锁而住。

    观众席上的众人脸色皆是一变,这霸道的黑市,难道要将这里的所有人挨个搜身?

    莫非他们以为,在场的亡命凶徒都会乖乖配合不成?

    人群中,一阵骚动出现,不少面目残暴的人眼中更是有凶光闪烁,但是在老者犹如恐怖的目光一扫下,骚动骤止,所有人都是暂缓了动手。

    老者目光移开那些虽被压制。但眼中凶光不减的身影,也是微微皱眉,旋即看向在一片尘烟中,狼狈起身的陆安,沉声道:“陆安,把所有在我之后接触过石盒的人都一一说出来!”

    陆安身躯冒血,险些被含怒的老者一掌拍死,却不敢多说,惶恐道:“回长老,您今早再次窥测那卷情报后,将其放入了石盒保存,而由于拍卖会即将开始,这种珍贵拍品,我自然不敢出了闪失,于是就将其放在了后堂,我随时能盯到的地方,整个上午没有一个人接触。”

    老者嗤笑一声,道:“胡扯八道,这么说石盒里的情报是不翼而飞了么?”

    陆安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苦涩道:“长老,我说的话语千真万确,我怎么敢欺骗您?我拍卖时经常转头用余光盯着那儿,没人接触,直到刚刚,让侍女取石盒来展示时,她碰到了一下…”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老者的眼眸陡然一缩,凌厉的目光投向了一片废墟的场地中。

    只见冒着滚滚浓烟,地面崩裂的中央场地中,那原本在陆安身旁,本应被肆虐的灵气风暴轰死的貌美侍女,此时却是不见踪影,只是有一丝诡异的轻微波动,缓缓消失。

    那丝波动,使得众多脸庞陡然剧变,因为他们都是能感到,这波动残留的强悍气息,竟是丝毫不亚于老者。

    “该死,居然被一个灵王伪装成凡人侍女混了进来,陆安,你这废物!”

    老者暴喝一声,汹涌的灵气从体内涌荡而出,身影冲天而起,拍卖场顶部轰然爆开了一个大洞,无数碎木瓦砾如雨般的洒落而下。

    “她跑不远,所有守卫,随老夫一同抓捕此贼!”

    “是!”

    一道道守在各个出口的身影皆是暴掠而出,急速冲出了拍卖场,随老者气势汹汹的向城中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