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5章 突破
    但他从未放弃,百列也从没逼过他,只是很平和的告诉他,修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极少有人能从一开始就发自内心的热爱上,相反,绝大多数灵修者直到死去,都被冥想中滋生的心魔所困,终生烦躁、痛苦,难以享受到终极的宁静。

    这个过程,没人能帮自己,即使有些秘法中师者可以将终生的修为灌顶于幼者,使少年瞬间拥有傲视天下的力量,那其实也并非好事,因为少年心态浮躁,而若无一颗强者之心,即便天降再强的力量,也将失去。

    云轩慢慢的,在修炼精神力的同时,感觉自己冥想时也变得顺利了一些,以往常常闭目就浮现出的心魔悄然散去了不少,他的冥想也越来越容易,让他渐渐的对其产生了一些向往。

    虽说这些许向往比起对灵植的喜爱还差距太大,但……这也是进步,比起灵气上的突破,这种心境上的进展,更令云轩欣喜。

    他静静闭目,周身上突然有气息涌荡,空气中缕缕灵气迅速的汇聚而来,钻入他的毛孔中。

    “咦?”这种动静,立刻引起了香芩的注意,小嘴微微张大,“主人这是要突破了?”

    她顿时弹身而起,汹涌的灵气从体内涌出,俏脸严肃,掠到了云轩旁边,敏锐的感知散开,笼罩了整个房间。

    突破自然是好事,但在这凶险四伏的混乱城内,倒是颇为危险,很有可能引来不轨之徒的窥视,他们不需要和你有仇,仅仅是看你处在无保护的突破时刻,觉得动手就能把你打成重伤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对恶徒而言,施暴从来不需要理由。

    嚓嚓。

    数分钟后,就是有轻微的声音在门后响起,一丝气息缓慢的靠近过来,似乎在感知着屋内的情况。

    香芩美眸微冷,一股异常凌厉的气息从体内席卷而出,犹如侧刀,狠狠的劈在了那丝感知上。

    咔嚓!

    那丝感知应声破碎,似乎有一声夹杂着痛楚的低低呼声响起,但那道气息却是不敢再久留,急速的远离而去。

    香芩面无表情,澎湃的气息从体内毫无保留的涌荡而出,将整个房间包裹其中,弥漫而出。

    似乎是察觉到了房间中除突破者外的另一人的强大,几道隐晦前来的气息一滞,飞速的各自离开。

    “呼。”

    震慑走了这些心怀不轨之徒,香芩轻微的松了一口气,而就在此时,她身后的云轩,吸引天地灵气的速度却是骤然加快,一丝丝灵气源源不断的钻入毛孔中,他周身的气息也是节节攀升,一跃冲破了小灵境前期的瓶颈。

    云轩睁开眼来,浓郁的灵气缭绕,使得他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还没细细品味,眼眸就是微微一缩,看着警惕守护在前方的香芩,疑惑道。

    “怎么了?”

    香芩紧绷的娇躯在他突破完成后就是缓缓松弛,冰冷的美眸充斥着浓浓的温柔之色,轻笑道:“没什么,在混乱城中突破要小心一些,我给您护法一下,以防不测。”

    云轩微微一愣,庆幸道:“原来如此,幸好有你在。”他稍一想,就是明白刚才的突破没有经过谨慎的遮掩波动,一定被有心人察觉,若非有忠心耿耿的女仆守护,或许还真有胆大包天的凶徒袭击他。

    香芩被夸奖了,心情好的不行,笑眯眯的道:“主人谕赞了,不过您既然突破,我们接下来的把握就再大上一分。”

    云轩点点头,手掌抓住女仆伸出的小手站起来,忽然一讶,吃惊道:“你的气息……”

    香芩小手捏了捏云轩的掌心,笑嘻嘻道:“我在假期结束的时候就突破了,怎么样,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

    手掌中柔软娇嫩的触感,让云轩连连点头,女仆这么猛啊?不声不响就突破了,要不是他也突破才察觉到,她岂不是得冲击大灵境的时候才暴露出来?

    唉,女仆这么优秀,他压力山大啊。

    看着云轩突破后得意洋洋的表情变得郁闷起来,香芩善解人意的眨了眨大眼睛,娇笑道:“主人别妄自菲薄嘛!我的修炼和血脉相关,一旦血脉足够,小境界内突破几乎毫无瓶颈,但是每次大境界突破就格外困难,因为要重新复苏一段古老血脉。”

    “嗯。”云轩老实的点头,看样子在突破大灵境前,他还是得被女仆管的服服帖帖啊……

    紧接着的几日,云轩都在整天冥想,熟悉突破后暴涨的灵气,毕竟在黑市拍卖会后,他们可能就要和那些握有情报的通缉犯交手了,他偷懒不得,这几天都没出过房间,就连大餐都忍痛省下了,让香芩欣慰不已,主人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嘛。

    这天,当天空泛起鱼肚白时,窗边盘坐的云轩缓缓睁开双眼,深深呼吸,一丝白线般的气箭从口鼻中吐出,目光向外望去。

    “要开始了啊。”他自语一声,这几日他明显能看到随着时间推移,城内的人气以一种可怕的态势变得火热起来,无论白天黑夜,都有众多道人影从混乱平原掠来,进入这座城市。

    香芩昨晚也没睡,跪坐在云轩身旁冥想,冥想的姿势千奇百怪,盘坐、跪坐、莲花坐甚至睡卧都行,和修行的冥想法有关,如呼吸法这种常见的法门能适应任何姿势,云轩在最初学的时候试过睡着练,那样舒服啊!结果太舒服了,他一连三天都直接熟睡了过去,然后第四天被忍无可忍的百列拿草扫把打起来了,“嗷嗷”叫着乖乖的去盘坐了。

    “是啊,要开始了。”香芩藕臂抱住云轩的胳膊,微一用力,把他带了起来,“我们也去参加吧。”

    “啊?”云轩一愣。

    香芩笑道:“别那么吃惊,黑市拍卖场内的秩序很严格,不允许随意打斗,人那么多,我们也去凑凑热闹,万一有任务需要的情报拍卖,我们也能多留心买家。”

    云轩这次明白过来,由衷道:“你真聪明!”

    “嘻嘻。”

    香芩内心像是喝了蜜一样甜,主人最近这段时间很上道嘛,居然知道在进餐外的场合夸她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