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3章 入城
    混乱城。

    这座城市矗立于恶名昭彰的混乱平原深处,最初只是一些凶徒建立起用来落脚的简陋小镇,便于交易物品,但是随着一些外部势力暗中插手,小镇也是以恐怖的速度膨胀了起来,到现在形成了一座中型城市。

    巨大的城门旁没有城墙,毕竟这座城市不需要划分边界,更不担心被人攻打,他们去不去袭击别人都不错了,而即使有强者来毁灭城市,那也不是城墙能挡住的,大不了毁灭了重建就是。

    密密麻麻的黑影犹如蝗虫般在城外的平原落下,然后掠入了城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这么多人?”一白一黑两道身影掠来,落在地面,云轩扫了一眼巨大的城门,然后被从里传来的火热声浪震了一下,惊讶道。

    香芩道:“不是您想的那样,这座混乱城发展起来了后,不仅是帝国内亡命凶徒的藏身地,甚至就连帝国境内不受官方管辖的最大黑市,也是选址坐落于此,商业一起、城市兴盛,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三教九流,从帝国各地汇聚来此,到黑市交易物品。”

    云轩了然,“哦,来买东西的啊,只是有什么不能在帝国境内买?”

    香芩的俏脸有些勉强,“所有帝国法律不允许的东西,致瘾毒草、管制武器、奴隶……无论是什么渠道弄来的东西,只要值钱,在这都能自由买卖,我曾经看过一次拍卖场中,公开拍卖一位灭亡小国的公主做奴隶,她的国家被仇敌毁灭,她也沦为阶下囚,被公开叫卖,那种阴暗场面,简直是挑战人内心的底线。”

    云轩皱了皱眉,看向了这座平原中的城市,这样的地方,倒也难怪被雪城一次次的试图毁去。

    “不说这些了,由于距离雪城较近,为探知消息,雪城内的许多势力也是在这座城中布下了一些人脉,复雪学院也是如此,所以学院其实还是有分寸的,我们这些特训的学员如果到了城中,机灵点找到联络人员的话,不提获得多少情报,安全起码是有保障的。”香芩飞快道。

    云轩点头,“嗯,你定。”

    香芩白了他一眼,虽然云轩表现的很正常,但她敢确定,他现在一定偷偷流口水了,觊觎着入城先来一顿大餐,犒赏一下这几天“受苦”的肚子。

    那就只好先吃大餐吧!

    进入城市,香芩的速度稍缓,美眸顾盼,似乎在一座座建筑上辨认着什么,而云轩则是耐心的在后面跟着,时不时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为了给今天的大餐腾地方,他早上都没吃早餐。

    混乱城中,与雪城和魔火城那统一规划、四四方方的大道不同,道路十分混乱,就犹如银色小猫抓挠的一团毛线团,弯弯绕绕,在这里行走也必须慢下来,否则很容易撞上路中间的突兀建筑。

    不过秩序确实比城外好,几天几夜的前进中,云轩在混乱平原中远远的望见了多起战斗,都是亡命之徒相互搏杀,但进入城内,虽说大街上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凶徒更多,但却没人明面上大打出手。

    “果然有暗中的势力干涉啊……”云轩眼中闪过了一丝若有所思之色,城中显然制定了某种规矩,而能让这些被通缉的凶徒服服帖帖,他并不认为没有势力插手能够做到这一步。

    急步走了十几分钟后,香芩迈出的小脚停下,抬头看向了前方,“主人,我们到了。”

    云轩看去,只见面前是一座罕见的淡白色建筑,在城中大片的灰色黑色建筑中十分显眼,而出入这座建筑的人看起来也正常了许多,虽是大多也遮掩面目,但身躯上没有缠绕着那种凶厉的血腥气息。

    “这是雪城在混乱城中组建的一个明面大据点,暗中的还有很多小的……许多从帝国各地初来混乱城的人都选择此处落脚,因为这里比较安全,禁止一些凶徒进入。”

    云轩跟着香芩走了进去,一位侍者迎上来,云轩眼尖的看到,侍者优雅的燕尾服下,似乎穿着一层薄薄的软甲,这个发现让他额头微微冒汗,这个连服务于人的侍者都是在衣下戴甲、以防不测的地方,居然还是“比较安全”?

    那其他的地方,该不会正吃着饭就有人大开杀戒,一不高兴就把整个酒楼的人都宰了吧?

    真是危险啊!

    侍者面带微笑,将两人迎到了二楼,一个靠窗的明亮方桌坐下,然后递来了菜单,双手放于身前,谨慎的退开了一段距离,等待在旁。

    “他离那么远干嘛?”云轩不明所以。

    香芩一边看着菜单,一边低声道:“怕引起客人误会,被暴起攻击啊,主人你看,他的双手放在前面,这也是在表明自己手无寸铁,不会激起一些暴躁之人的疑心。”

    云轩咂了咂嘴,眼神看去,那名侍者脸色微变,错开了目光,不敢与他对视,这似乎也是在这里的生存规则之一,不要随便与客人对视,否则有些脑子不正常的疯子,仅仅是一次目光相交,他就会对你疯狂动手。

    香芩勾选好了菜单,又在上面画了一个简约图案,寥寥几笔,但能看出来是一片雪花,唤来侍者,“我点好了。”

    侍者走来,将菜单拿起,目光落在那个雪花图案时微微一缩,不动声色的收起,道:“您二位还需要些别的吗?”

    云轩摸不着头脑,香芩道:“将店里收集的信息都拿来吧,我们需要最近半个月的。”

    “明白。”侍者脸上礼貌性的笑容减少了一份戒备,错身离开,看上去和服务其他桌时毫无异常。

    半晌后,他在端上了一盘盘精致菜肴的同时,随意的将一叠厚厚的羊皮纸放在了桌上,歉然道:“很抱歉,两位客人,半个月内新增的信息太多,有些整理不过来,只能给你们简要的了。”

    香芩微微惊讶,随即颔首,侍者躬身退去,等到侍者离开后,她才小手拿起了羊皮纸,缓缓展开。

    她的动作很小心,而且娴熟,只是展开了一个小角,其他人从任何角度望去,都难以瞥见上面的字迹。

    香芩目光落在纸上,闪过了一丝光芒,秀眉微微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