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9章 灵食竹筒饭
    “还算勉强吧,一共十八人,比老夫最初估计的稍少点。”

    负桑的声音让不少学员羞愧的低下头,他们自认在学院中顶尖,即使在整个冰帝国的无数学院中都是最为天才,可眼下,只是秘密项目的第一次筛选,就淘汰掉了大半的人。

    “行了,别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反正你们到后来还得淘汰不少呢,最后能有几个入选都不错了。”负桑慢吞吞的道。

    众多学员顿时瞪大了眼睛,那名彩裙的妩媚少女不忿的道:“负桑副院长,到底是什么秘密项目,才选拔的这么严格,连复雪学院都只有几个名额?”

    众人狂点头不止,连他们都难以选上,那这个帝国的秘密项目,怕是到时候选人要打光棍哦?

    “这是机密,即使你们通过了第一次筛选也不能告知,不过有一点老夫应该能透露。”负桑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秘密项目招收的是全帝国的年轻天才,也就代表着不只是学院。”

    众多学员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震动之色,暮雨脱口道:“宗门!”

    说完,她和其他人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

    负桑颔首,“就是如此,和传承数百年的古老宗门相比,复雪学院只是后辈而已,我们的精英学员在他们悉心培养的天才看来也脆弱不堪,所以,你们应该也知道差距,第二次特训在一周后,依然会淘汰,解散!”

    他没有半点多留,让这些鬼精、鬼精的学员有丝毫从他这老头子口中挖出只言片语的机会,直接挥袖,身影消失而去。

    众多几欲扑出的学员见状,都是略带遗憾的叹了一声,随后各自散去,看来学院这次口风很严,难以让他们使些小手段啊。

    云轩和香芩刚回到雪白小阁楼,就有学院的工作人员前来,给他们送来了宝贵的资源,是两份珍稀的灵食,称从今天到下一周的特训为止,每天都会送上灵食,供两人食用修炼。

    “哇,这个好啊!”香芩礼貌的送走工作人员后,云轩就迫不及待的蹿到了朴素的竹盒旁,把竹盒小心打开。

    一阵浓郁的香气散发而开,云轩抽动着鼻子,那股食物香味让他肚子凶猛的大叫了起来,闪电般的伸手,拿出了两只粗粗的碧绿竹筒,琢磨着怎么下嘴,“呃……”

    “等等,主人您该不会想连竹筒一起吃吧?”香芩刚走回来,就看到云轩左瞅右看,张嘴露出牙齿,对竹筒跃跃欲试,赶紧伸出小手阻止了他。

    云轩的嘴被雪白小手堵住,满脸问号:“唔?”

    香芩俏脸微红,收回手的同时将两只碧绿晶莹的竹筒拿了过来,嗔道:“主人,您能不能仔细看看竹盒里的说明啊?这是二纹灵食‘竹筒饭’,是灵食师将深山的碧绿翠竹掏空后,用月牙米煮成的饭填充而成,饭中还加了肉质肥美的黑猪肉丁,这些都是天材地宝和妖兽肉,被灵食师处理后,做成了近似于丹药的珍贵灵食,给人修炼。”

    “哦哦。”云轩满眼放光的盯着香芩手中的竹筒,什么也没听进去。

    香芩对这个吃货主人绝望了,“所以这是修炼、修炼用的啊!不是让您满足口腹之欲的,懂吗?”

    云轩打了个哈哈,“有什么关系嘛,就连低级丹药我以前都当零食吃,没什么的。”

    “你……”香芩无话可说,只能用小刀把竹筒一头的盖子切开,露出了散发浓郁香气的内部,内部被掏空,空心中装着满满的一筒米饭,米饭成月牙形,晶莹剔透,宛如一颗颗弯弯的小月牙,美不胜收。

    “好香!”云轩的鼻子比小狗还灵,开盖的瞬间就扑到香芩的小手旁边,垂涎欲滴。

    他是真的垂涎欲滴,口水从嘴角流下,要不是女仆的积威深厚,他就要一口咬上去,直接开吃了。

    弯如小月牙的众多米粒中,还夹杂着一块块黑色肉丁,饱满肥嫩,浓厚的肉香扑鼻,和清新的翠竹香气混合在一起,让云轩眼中的饿光越来越明亮。

    “唉,吃吧、吃吧。”香芩无奈的看着快陷入“进食”状态的云轩,她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必须满足他。

    小手叉了一把银勺子进竹筒饭里,翻动了一下,浓浓的香气顿时爆发开来,香芩把这一筒递给了快爆炸的云轩,“慢点吃。”

    云轩哪能听到她这句话,被女仆拉着坐到椅子上后,就是手持银勺,怒舀月牙饭,吃啊!

    第一口夹杂着黑猪肉丁的月牙饭入口,云轩就感觉自己的味蕾被征服了,浓郁的肉香、月牙米的异香和翠竹的清香混杂,三香合一,瞬间将云轩送上了食欲的巅峰,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声音。

    “哇!”

    随后,云轩的馋虫就是源源不绝的分泌出来,而他也是不再做任何多余动作,闷头就是一个狂吃。

    吃吃吃,云轩几乎忘了外界一切,直到他再一次下勺,却落在空空如也的竹筒底部,才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居然空了!

    云轩一脸震惊,他觉得自己才吃几口啊?

    “这?”他猛瞅空空的竹筒,粗大的翠绿竹筒内部干净的像是被舔过,一粒都不剩,云轩茫然的抬头,对上了俏脸被惊呆了的香芩。

    “竹筒也能吃!”饥饿的云轩急中生智,手持翠绿竹筒,直接“啊呜”一口咬了上去,竹筒顿时缺了一块,嘎嘣嘎嘣的被云轩在嘴里嚼着。

    香芩惊呆,云轩之前那风卷残云的速度即便是看惯了的她都是目瞪口呆,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此时才俏脸一变,急急的夺下了云轩手中的竹筒,“主人怎么吃竹筒,这是盛饭用具啊!”

    云轩追着竹筒咬住,含糊的道:“那咋了?还不是能吃,这叫不浪费粮食,不是你说的吗?”

    “我是说了……但那不是代表着您要这么饿死鬼投胎似的,松嘴!”香芩俏脸绯红,小手攥着竹筒,另一只小手推着云轩的脸。

    云轩死咬不放,“我才不松。”

    僵持了一会,香芩最终服软了,拿过了另一只满满的竹筒,温声道:“好啦、好啦,主人松开,这还有一筒饭也是您的,想吃就吃,别饿着了。”

    云轩飞快的瞄了一眼,确认她没骗自己,这才缓缓松口,竹筒下部深深的牙印看得香芩俏脸微颤,然后迅速的收起了缺了一块的空空竹筒,同时不由分说的道:“主人,这次我喂您,不然您吃的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