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0章 自作孽,不可活(1/2)
    战鼓声在战场上空回荡,节奏舒缓,但每一个鼓点都非常有力,就像敲在每一个人的心眼上。

    整个战场沉静下来。

    风停了,战旗纹丝不动。武刚车停了,箭矢破风声不见。喊杀气停止,浴血奋战的将士停住了冲锋的脚步,垂下了手中的武器,屏住了呼吸。只剩下战鼓声一声接一声的响着,清晰入耳。

    庞统、娄圭、关南握紧了拳头,用力晃着,满腔的激动,却什么也没说。

    无数人抬起头,看向中军那面血字大旗。

    有南阳籍将士泪水横流,却笑容满面。

    后阵,役夫拉住了黄牛,放下了担架,炊夫放下了手中的薪材,就连医匠都停止了包扎,而担架上的伤员有的仰起身子,侧耳倾听,有的静静的躺着,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有人捂着脸,瘫坐在地上,轻声抽泣起来。

    “阿爹,报仇了。阿母,报仇了。”

    决定加入战斗之前,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孙策对非战斗人员的保护如此严密,但他们却义无反顾。原因无他。他们大部分是周边各县的百姓,不少人更是顺阳、南乡的幸存者。他们恨徐荣,恨西凉兵,他们要报仇,即使不能亲自上阵杀敌,只要能为杀死西凉兵尽一份力,哪怕是冒着战死的危险,他们也愿意。

    经过半天的苦战,全歼西凉军一部,报仇的愿望露出了曙光。

    听着隐隐约约的哭声,孙策眯起了眼睛,露出沉醉的神情。打了这么多仗,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满足,杀了那么多人,唯独这一次杀得心安理得,毫无愧疚感。

    杀人者,人恒杀之。屠城的禽兽,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

    “击鼓,再战!”孙策举起手臂,再次下达命令,落地有声。他原本还想再玩点手段,离间一下徐荣和西凉诸将,突然之间,他觉得没有必要了。

    用什么计?就这么打,包围他们,击溃他们,全歼他们。

    战鼓声一变,节奏变得激昂起来。宁静的战场再一次沸腾,无数将士握紧手中的武器,跺足大吼。

    “破!破!破!”

    吼声如雷,泪落如雨。吼声中,将士们迅速行动起来,邓展率部清理战场,将瘫软在地的西凉兵一一斩首。没有人下命令,但每个人都知道该怎么办。役夫拉着牛车赶了过来,将斩下的首级扔进牛车,尸体堆在一起,倒上油,准备焚烧。有西凉兵想反抗,但是面对杀气腾腾的南阳将士,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甚至有役夫捡起地上的兵器对他们痛下杀手,一刀一刀,砍得他们血肉模糊,七零八落。

    余敌很快就被清剿干清,十几辆牛车来到阵前,大车倾斜,将满满的首级倾倒在王所部的面前。含着泪水的役夫们卸完车,也不退去,恶狠狠地看着西凉将士,看着他们身后的将旗,看着远处中军将台上的徐荣,目光如箭,直刺人心。

    王方打了个寒战,脸庞抽搐了两下,脸上的血色渐渐散去,不安地扭了扭脖子。

    徐荣双手按着栏杆,凝视着阵前那几个倔强的身影,一动不动。虽然看不清牛车里装的是什么,但是他猜得到。下令屠城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战力最强的樊稠部全军覆没?

    这个结果大出徐荣的意外。西凉诸将中,樊稠最爱惜部下,作战也最勇敢,自从跟着董卓起,他一直是西凉军中最善战、最能攻坚的将领之一,徐荣安排他打头阵,就是希望他能展示一下西凉军的战力。孙策的部下以南阳人为主。南阳富庶,民风奢侈软弱,一旦受到重创,士气受挫,接下来就好办了。

    徐荣万万没想到,樊稠全军覆没了,无一生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