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4章 一怒之下
    “啊?”云轩一脸懵圈。

    香芩叹道:“主人,即便是外人都知道,魔火族狂热信仰着族徽上的火焰魔龙图腾,只是从没人将其当做真实存在的生物,而今您不但面见,甚至被魔龙给予了任务和身份,对魔火族而言,就是神将你钦定为代行神权之人,那是何等的至高无上。”

    云轩被吓了一跳,拨浪鼓般的摇头,“我可不这么觉得。”

    香芩松了一口气,“看您这么清醒,我就放心了……我刚才还担心主人一时头脑发热,自投罗网了呢。”

    云轩拼命否认,“我可没那么傻。”

    废话,即使以他的脑子都不会天真的以为,把这件事告诉魔火族后,那一族会把他当成座上宾对待,他们倒更有可能以“妖言惑众”为名把云轩抓起来,关到地老天荒。

    “那主人的意思,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们在魔火城玩完就走?”

    “嗯嗯。”

    面对香芩试探的问话,云轩飞快点头,他巴不得立刻离开这个让他后悔的要流眼泪的地方。

    于是,接下来,两人就继续了先前的游玩,到一个个古迹景点参观,一个个各具特色的餐厅大吃,慢慢平复云轩受惊的小心灵。

    转眼间,就是到了回程的日子。

    从魔火城奔往边境城市的兽车里,香芩温柔抚摸着躺在自己娇嫩大腿上云轩的脑袋,笑眯眯道:“美妙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今天我们就得返程了哦,主人。”

    云轩不甘的摸了摸肚子,“早知道,刚才那顿应该再多吃点的。”

    香芩失笑道:“返程很快,坐飞鸟票只要几个小时就到雪城了,不会饿的,而且您刚才那顿吃的可不少啊!”

    云轩不是很服气,但有点困了,趴在女仆的大腿上,迷迷糊糊道:“我先睡会,到了你叫我。”

    香芩俏脸微红的看着他呼呼大睡起来,只能无奈的道:“……嗯呢。”

    郁金香商队的地龙车毁坏了,无法使用,同时他们为了表示歉意,给受惊的旅客们统一购买了返程的飞鸟票,非常昂贵,但速度要快的多,大型兽车奔途一周的路程,飞鸟仅仅几个小时就能到达,快的惊人。

    飞鸟票和兽车票类似,也是一头人工驯养的巨型飞鸟携带巨大车厢,不过与巨兽用绳索拉车不同,飞鸟的车厢是固定在飞鸟背上的,就像是巨大飞鸟驼着车厢扇动翅膀般,更加牢固,毕竟飞鸟的速度要快上许多倍,这样才安全。

    而同样,鸟背上的空间更小,云轩和香芩分配到的根本不算房间,而是车厢内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呈椭圆形,小的像是一粒胶囊,只能勉强放下两张床。

    “唉,好挤啊!”云轩之前迷迷糊糊的被香芩叫起来经过飞鸟票的危险检查,此时刚进来,就一脸不开心的倒在床上。

    香芩无奈的看着他霸道的成“大”字形,把并排的两张小床都占满了,“还挤?您把我的床都睡了,算了,您睡一觉吧,八个小时就到雪城了。”

    “嗯。”

    云轩满意的嗯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接着呼呼大睡。

    香芩看他没有挪地的意思,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小手把胶囊房周围的金属壁合拢,使得空间封闭后,跪坐在云轩身旁,任劳任怨的闭目等待起来。

    睡觉中时间过的总是很快,或许是这几天吃玩的很尽兴,云轩这次没有再做噩梦看到那头凶恶的火焰魔龙,他感觉自己刚闭上眼,下一刻就醒来了,睁开眼,窗外从高温似火的边境城市变成了大雪纷飞的雪城。

    跪坐在一旁的香芩看他醒来了,小手温柔的伸来,揉着云轩的太阳穴,“主人,到了哦,这次没睡懒觉,很棒。”

    云轩被小女仆的按摩慢慢提神,不忿的道:“搞得好像我经常睡过头似的。”

    “嘻嘻。”香芩嘻嘻一笑,不予置否,那种“主人什么样自己心里最清楚”的表情看得云轩差点气的吐血。

    下了飞鸟,云轩也没多待,就和香芩直接回复雪学院了,正式开学还有三天,但是报道就在明天,他想赶紧借着悠闲的今天休息一下。

    雪白小阁楼。

    香芩打开了木门,云轩一头钻进去,躺在了沙发上,累啊!虽说旅游的时候也能大吃大睡,但舟车劳顿还是折腾啊,他要好好休养精神。

    香芩也挺累,其实主要累的就是她,毕竟摊上了云轩这个除了吃啥也不干的懒主人,前前后后几乎所有琐事都是她处理的,虽说她心甘情愿,但还是会累啊,尤其是云轩还搞出了那么大个幺蛾子,心累!

    “先不打扫卫生了,先凑合睡一觉,晚上起来再慢慢收拾。”香芩打了个哈欠,缓步走向楼上。

    云轩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在魔火城时他虽说吃好、睡好,但心中总绷着一根弦,不自觉的紧张,无形中积累了大量压力,此时回到熟悉的学院宿舍,顿时压力如洪水倾泻,什么也不想了,睡!

    睡得连晚饭都没吃,香芩起来收拾房间,打扫卫生时他还没醒,让小女仆啧啧称奇,不得了啊,居然有让主人宁愿忘了吃饭都要接着做的事。

    但是她这种暗奇也就持续到了第二天中午,去学院报道完后,就忍耐不住了,不顾云轩的鬼叫把他强行从毯子里拽醒了过来。

    “主人,该醒了。”

    “不要……”

    “快!”

    被打扰了美梦的云轩非常不开心,扁着嘴坐在沙发上,心中愤愤,小女仆是越来越过分了,连他这个主人睡觉都不给睡好。

    看样子是时候好好教导一次了!

    云轩目露凶光,看得香芩都心中打鼓了起来,不过好在她早有对策,一掀餐桌上蒙着的薄布,露出了满满一桌的丰盛菜肴,巧笑道:“主人,吃饭啦。”

    浓浓的食物喷香传入鼻中,微气恼的云轩瞬间忘了一切,飞快的蹿了上去,“嗯嗯!”

    香芩暗中松了一口气,然后步态轻盈的走到餐桌前,帮云轩拉开椅子,等他坐下后再拉开自己的,小手轻动,帮迫不及待大吃起来的云轩夹取菜肴,同时心中暗暗提醒自己。

    还是不能太恃宠而骄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主人那个笨蛋要是逼急了,他一恼把自己给……那就不好了,虽然香芩早就做好了奉献身心的觉悟,但她更想水到渠成的完成那一步,而不是犯错了后被勃然大怒的云轩强行占有。

    若是真发生那样的事,她倒还好,只是心情会敏感、复杂上一段时间,可她就怕胆子贼小的云轩,一时冲动后悔不当初,直接畏罪跑路了,那她哭都没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