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1章 战火酒灵
    银色小猫眼中凶光四射,道:“你别急着和他死拼,他力量极强,你拖一会,等我脱困,看我怎么弄死他!”

    先前被困点醒了它,如今一人一猫面对的不是普通对手,而是古老的魔火族之人,手段不为人知,而这火酒灵身为少主,更是有众多秘法,云轩不管不顾的硬拼,它怕他会吃大亏。

    “这…好吧,你快点!”云轩迅速的决定了下来。

    “战斗中还敢分神,你能活到现在,倒也是个奇迹。”火酒灵不知道云轩和银色小猫的精神交谈,看他微愣在原地,冷笑出声。

    “就把你拿下关入牢中,慢慢审问吧。”

    火酒灵淡漠的宣布了云轩的命运,烈火缭绕身躯,一头宛如燃烧般的火红长发飘动,周身的气息犹如火山爆发,手掌捏印,一手砸下。

    咚!

    半空中仿佛有低沉的空气炮炸开,气浪席卷,附近的一个高大书架都是崩裂而开。

    这一招,足以将小灵境后期的人重创。

    云轩望着眼瞳中急速放大的灼热拳印,并未退避,而是身躯有滚滚灵气涌荡而出,心中喃喃道。

    “就让我看看,正牌的魔火族灵气,到底有多强吧…”

    “蓝鼎!”

    他一摘脖子上的吊坠,一股璀璨的蓝光爆发而出,清脆的鼎鸣声响彻而起,一尊四四方方的蓝色小鼎,被他握住鼎腿,竖立空中。

    “冰身!”

    汹涌的冰灵气席卷而上,将云轩的身躯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层,犹如铠甲,再蔓延而上,将闪烁蓝光的小鼎上也结出了一层白色冰层,寒气刺骨。

    云轩脚掌一踏,身影暴掠而出,双手抡起小鼎,犹如抱山,向呼啸而来的拳印怒砸而下。

    “可笑!”火酒灵嘴角划过了一丝讽刺的弧度,他真是大开眼界,居然有一个方才小灵境前期的人,敢和他硬碰。

    “云轩!”银色小猫大急,这笨蛋,刚说不硬拼,怎么这就把它的话丢到脑后了?

    “重山纹!”

    相碰前的一刻,云轩忽是心念一动,旋即,那覆盖厚重冰层的小鼎上,突然有一道道黯淡的纹路亮起,在这些纹路闪耀时,本来轻灵的小鼎骤然变得重若泰山。

    百列送给云轩的这尊小鼎,他慢慢发现了一些更为奇异之处,比如鼎上纹刻有众多灵纹,一旦催动,小鼎的重量就是狂增,当做武器时威力也是暴涨。

    咚!

    裹杂着强悍灵气的两道攻势,下一刻,就是狠狠的碰撞。

    金铁之声响起,一股猛烈的劲风席卷而开,犹如风暴,坚硬的地面上蔓延出了一道道裂缝,周围的高大书架爆裂开来,漫天碎书飞溅。

    附近的范围,顿时一片混乱。

    银色小猫凶猛撕扯着布满裂痕的火莲,眼眸看去,只见劲风横扫,中心的两人皆是倒退开来。

    云轩足足退出了数十步,才将那股冲击波化解而去,神色也是变得异常凝重,他身躯上的冰层破裂,一丝丝的鲜血顺着冰屑洒落而下。

    而火酒灵仅是倒退了不到一半的距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足印,全身毫发无损,面色却是难看了起来。

    之前的硬碰,云轩明显吃了不小的亏,但他却那样抵挡了下来。

    银色小猫顿时吃了一惊。

    云轩缓缓松手,淡漠的瞥了一眼流血的虎口,手掌一挥,将粗大的鼎腿交换到了另一只完好的手,沉重的重量飞快的减轻了起来,略凝重道:“正统的魔火族灵气啊…”

    “果然不是我那只能用来炼丹的火灵气可比。”

    他心中有些感叹,恐怕火酒灵使出的,才能算是魔火族威震天下的古老火焰。

    而他的火灵气虽说看记载,也是遗传自正统族人的火融,但那威力,比起来就像是烧柴的…

    “那不是废话么?”

    云轩的声音很低,但和他有精神连接的银色小猫还是捕捉到了,没好气的道。

    “魔火族的古老之火来自于血脉,或者说异族,是人类永远也无法比拟的东西,更别说你那冲突的相逆属性中的火灵气,烧药材都费老大的劲。”

    云轩微感郁闷,抗声道:“也没差了那么多吧?你怎么知道我的血脉比他们差啊?”

    银色小猫差点笑破了肚皮,干脆的给他了两个字,“呵呵!”

    这家伙,又在做白日梦了,魔火族禁止族人与外人通婚,将其视为大罪,就是怕古老的血脉被污染,变得不再纯粹,这火酒灵更是族长之孙和少主,想和他比血脉,就跟他和大肚王的云轩比饭量似的。

    都是没有任何悬念!

    那对面的火酒灵皱紧眉头,手掌上火焰缭绕,目光落在并无大碍的云轩身上,杀意更多了一分。

    “身怀冰灵气,这等人物到底是从哪来的,我为什么从没听过…罢了,拿下便是。”他皱眉自语道。

    嘭!

    一股剧烈的火焰从他身躯中涌荡而出,层层叠叠,炽热的高温散发,让周围的书架都有点燃的迹象。

    “焚掌!”

    火酒灵一步跨出,汹涌红光凝聚成了一道狂暴掌印,熊熊燃烧,向着云轩当头轰去。

    云轩自是不敢小觑,一股冰蓝的灵气冲天而起,冰雾弥漫。

    嘭!

    火焰掌印重重的砸下,狂暴的波动将冲天而起的冰灵气轰的节节败退,但虽说如此,却在云轩往嘴里丢了一枚小水丹后,源源不绝的拔地而起,艰难的抵御住了掌印的攻击。

    几次交锋后,云轩却是松了口气,这种灵气直接对碰,最考验人的底蕴,他当然没有小灵期后期的对方灵气浑厚,但他有丹药啊。

    能吃,也是本事,谁敢否认?

    而且,他带的小水丹还有不少,足足小半瓶,可以和那火酒灵一直耗到天亮。

    当然这只是云轩一厢情愿的幻想,实际上他的草木亲和体质再怎么强,也不可能短时间消化那么多药力。

    “临场嗑药,胆子也是大,那我就再费点手脚,将你捉拿吧。”火酒灵也是被云轩这种无赖打法看得眼角一抽,袖袍一挥,一道红光射出,落入他的掌心。

    这是一面古老的铜镜,通体火红,天然的纹路蔓延,犹如一根根凤凰羽毛。

    “梧桐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