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5章 回头是岸(贺盟友兢兢业业寂寞哥)(1/2)
    休息了半个时辰,不等孙策说话,张辽主动请战。

    孙策也不推辞,上马再战。

    这一次,张辽的状态有所改善,长戟使得虎虎生风,步步紧逼,杀法凌厉,恨不得一招就取孙策性命。徐荣让他来挑战孙策,就是给他一个缓冲的机会。如果孙策不应战,他也好给段煨等人一个交待。孙策应战了,他没有任何理由推却,只有斩杀孙策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是他的前程,他必须全力以赴。

    孙策不甘示弱,舞起千军破,与张辽战在一起。邓展创编的破锋七杀原本就是马步皆用的招法,刺拦拿更是纯正的矛法,孙策练得非常纯熟,只是一直缺少实力相当的对手来检验自己的成绩,与张辽对战正好起到这个效果。刚才小试牛刀,他已经有了信心,此刻更是战得痛快,将千军破刀矛兼备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二马盘旋,戟铩并举,两人你来我往,兵器破风声、撞击声,两人的呼喝声,马蹄踏地声,混在一起,难分难解。

    双方观战的将士看得如痴如醉。黄忠两天前曾与张辽一战,但当时有演戏的任务在身,战得并不痛快。此刻看到孙策与张辽交手,张辽全力以赴,挺刺勾拿,戟法的精妙尽在眼前,他看得非常过瘾。不过,以他的眼界,他很快意识到孙策弃用长戟乃是明智之举。

    孙策原本也是用戟的,毕竟矛戟是这个时代的战士最常用的武器,戟尤甚于矛,但孙策很快就弃用戟,改用长刀或者矛,后来又变成了黄月英为他定制的千军破兼有刀和矛两种功能的铩。

    比起矛,戟的旁枝有勾啄的作用。但勾啄是侧向用力,对于纵马冲锋的骑士来说,勾啄不仅无法利用马速带来的冲击力,反而对骑士的眼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在错身而过的一瞬间啄击对手,比用刀砍还要难上数倍。推击的难度小一点,但推击的杀伤力小,如果对方有铁甲护身,推击根本没有实际意义。

    汉代的戟已经和原始的戟不同,有侧支却没有侧刃,没有割杀的作用,就是因为随着甲胄防护能力的提升,侧刃的割杀功能已经成了鸡肋,只会增加武器制造的难度和成本,迅速被淘汰了。

    古代的战士是只有贵族才能担任,武器也是私人定制,所以古代的兵器精致华美。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战士已经成为庶民,武器也更注意成本,简单高效。阵前比武是很贵族的形式,仪式感很强,但他们用的武器却已经失去了贵族的味道,没有一点仪式感。

    孙策的千军破兼有刀的砍击和矛的直刺功能,招法多变,杀伤力较强。张辽的铁戟虽然也啄击的功能,却不怎么用得上,优势只剩下长度,也被千军破的劈砍功能抵消。

    其他人没有黄忠这样的境界高度,他们只知道孙策和张辽战得激烈,不分伯仲,看得兴高采烈,大开眼界,看到兴奋处不禁大声叫好。开始只为其主,后来看得太投入了,也为对方叫好。

    转眼间,又是百余合。

    听得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张辽暗自叫苦。休息了半个时辰,体力有所恢复,本想一股作气拿下孙策,现在看来也成妄想。孙策越战越勇,他却有些力不从心,胯下的战马更是累得呼哧呼哧直喘,嘴角全是白沫,毛皮都被汗水浸透。

    三天来回跑了两三百里,没能好好休息,又连番苦战,这匹马太累了。再战下去,随时可能倒毙。

    真正的战马有种不服输的精神,如果乘者不加以控制,它很可能一直跑到死。

    张辽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悲怆。他觉得自己和这匹马一样,前路漫漫,看不到一点希望,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他却只能咬着牙,不停的往前跑,哪怕下一刻就会倒在路上。

    “啊”张辽狂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