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2章 徐荣(1/2)
    孙策看到文聘很开心,看到娄圭很意外。

    搞定陈瑀之后,他并没有对南阳豪强下死手,反而进行了冷处理。这些人城外的庄园已经没了,财产被诸将分了,土地则分给了他们之前的部曲,只剩下城里的宅院,濒临破产。按理说,孙策可以一口作气,将他们连根拔起,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包括和陈瑀合谋的宗承,他都没有杀。

    宗承闭门谢客,不对孙策的执政发表任何意见。可以理解成闭门思过,也可以理解成非暴力不合作。不管是什么原因,孙策都没有采取行动,他默许了宗承这个典型,以免激化矛盾,一心一意对付徐荣。

    娄圭曾经和宗承一起,陈瑀败逃之后,娄圭就失踪了,孙策原本以为他逃了,没想到他会在文聘身边。看到娄圭的时候,着实打量了两眼。

    娄圭被他看得心慌,原本准备的说辞一句也说不出来,只能低着头,等文聘开口。

    文聘也有些为难,但他最后还是将娄圭出现在这里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特别是守住郦城的功劳,他几乎全让给了娄圭。

    孙策明白了文聘的意思。同为乡党,文聘想拉娄圭一把,就像当初邓展想拉他文聘一样。

    “这水浇得好。”孙策看着渐渐融化的冰层说道。他印象中,娄圭也帮曹操用过类似的计策,只不过不是在南阳。“给你一个任务吧,留在郦城,把城墙修好。我估计徐荣也许很快会亲自来攻郦城。”

    娄圭有些失望。孙策没让他领兵,只让他修城,和文聘所受的礼遇差远了。

    文聘过意不去,还待再说,孙策摆摆手,示意不要再为娄圭说话。他其实不喜欢娄圭,这人势利心太重,几次反复,没杀他就算不错了,重用会给其他人造成不好的示范。他可以容忍宗承的不合作,却不能容忍娄圭的投机。让他负责郦城的修缮既是想看看他的能力,也是想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当然也是故意敲打敲打他,如果他还不安分,以后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甚至于直接杀掉。

    孙策亲自统兵来援,并且摧枯拉朽般的击退了段煨,解郦城之围,郦城的百姓又紧张又高兴。紧张的是孙策名声不好,杀了不少人,高兴的是孙策能够保护他们。他们推选出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做代表拜见孙策,试探孙策的来意,并送上郦城有名的菊花作为见面礼。

    孙策第一时间接见这些代表,欣然接受了他们的礼物,聊起郦城的风土人情。见孙策长相英俊,态度和蔼,和邻家少年无异,全然没有传说中的凶神恶煞,这几个老人也放下了紧张和拘谨,热情的介绍起郦城的情况来,谈笑风生,宾主尽欢。

    徐荣扶着案缘,一动不动。

    他中等身材,体格粗壮,浓眉大眼,狮鼻阔口,一部浓须,夹着几根白毫。人到中年,半生沧桑,饱经风霜,由一个普通戍卒一步步走到现在,他经受了寻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也积累了寻常人难以想象的阅历,一眼就洞穿了孙策的离间计。

    但是,他没法化解,甚至不能说破。

    并州人和凉州人之间的矛盾由来以久,不是他几句话就能化解的,甚至丁原的死都只是一个激化点,根源来自于两州人相似的困境和风土人情,这不仅没有让他们同病相怜,反而让他们敌视对方,总想压对方一头。

    他相信张辽没有说谎,但是他没法说服段煨等人相信张辽。他是幽州人,能够指挥这些西凉人作战完全是因为董卓的信任和之前的战功,再加上天性谨慎,与任何凉州人都不发生冲突。如果要帮张辽说话,西凉人会连他都怀疑。

    但是他又想帮张辽。看到张辽,他就想到年轻的自己。没有家世,没有师门,甚至连帮得上忙的朋友都没有,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实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