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6章 破绽(1/2)
    孟子曰: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

    庞统跟着孙策,一直像是没长大的孩子,突然之间,他一步迈进了青春期。俗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庞统跟着孙策,不仅分析问题的思路像孙策,就连看美女的模样都和孙策一模一样,看中了就不肯放,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张子夫却没给庞统好脸色,杏眼圆睁,狠狠地瞪了回来。庞统吓了一跳,立刻低下头,耷拉着眼皮,不敢再正面看张子夫,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瞄。张子夫只顾和冯宛等人说笑,而且是声音最大的那个。她还特别爱笑,说一件事,别人还没怎么着,她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

    庞统看得眼直,奈何张子夫却不看他一眼。庞统很受伤。

    得到了蔡邕和孙策的支持,冯宛等人心满意足的退去,孙策说明来意,问起段煨其人。

    蔡邕觉得受到了污辱。“段煨?不认识。我在长安,接触的西凉人只有董卓兄弟和贾诩,其他人统兵驻屯各地,没有在朝中为官的。段煨,他之前好像是在华阴吧,怎么到这儿来了?这段路可不好走。”

    孙策很失望。

    “你说的张辽,我倒是有些印象。此人虽是武人,却颇有志向,能够约束部下。在长安,并凉兵皆放纵,为祸百姓不浅,这张辽却不准部下掳掠,有些格格不入,所以一直没有升迁,这校尉是刚升的吧,以前好像是一个从事。咦,他好像不是凉州人,是并州人,由丁原推荐到大将军府的。”

    孙策心中一动,忽然找到了突破口。

    没错,张辽是并州人,他并非董卓的旧部,只是被董卓吞并的。他在西凉军中没有朋友,与吕布同为并州人,但他现在又不属吕布。他后来成了吕布的部下,又和吕布的部下若即若离,从一系列的情况来看,他和吕布的交情很一般。吕布战败,他又投了曹操。降曹之后,和其他同僚还是若即若离,一起守合肥的乐进、李典和他关系都不好。

    这是一个很不合群的人,徐荣为什么安排他和段煨一起?是徐荣不相信段煨的能力,还是要刻意扶植一个非凉州人的部下?

    不管怎么说,并凉人的矛盾是可以利用的。历史上,贾诩曾经用离间计化解了马超和韩遂的联军,为曹操夺取关中立下大功。他现在也可以利用并凉人的互不信任离间段煨和张辽,取得保卫南阳的第一个胜利,鼓舞一下士气。

    有了这个打算,孙策特意问起了并凉人的关系。蔡邕倒是知道一些。别看吕布现在很得董卓的宠信,但小人同而不和,并州人和凉州人都是边鄙人,残忍好杀,对他们来说,其他人都是猎物,互相之间常有冲突发生,根本无和睦可言。

    孙策心里有了底,起身告辞。出了郡学,孙策问道:“士元,你对徐荣安排张辽配合段煨这件事怎么看?”

    庞统沉默不语。孙策问了两遍,他才反应过来,吱吱唔唔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孙策觉得奇怪,发现庞统很沮丧,浑然没有刚才骚气蓬勃的青春气息,刚想问他为什么,一看他那张脸,突然又明白了。

    不用说,长得丑,被张子夫姑娘嫌弃了呗。

    男人喜欢美女,女人也喜欢帅哥。好色从来不是男人的专利。当然这个词也并没什么贬义,和后世的概念不是一回事。夫子之所以感慨好德不如好色,不是因为好色不好,而是因为好德的人少,好色的人多,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好色是人包括男人和女人的天性,古今中外都一样。

    “喜欢张子夫?”

    庞统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我……”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算怎么回事?”孙策打趣道:“过了年十四,可以提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