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8章 这锅,我不背(1/2)
    宗承盯着手里的陈瑀亲笔书札,半天没动弹,身上一阵阵发寒。

    孙策怎么可能答应这条件,他抢先将人马调进城中不就是为了安全嘛。这回复送上去,孙策一发怒,我就得去雪地里跪着了。这么冷的天,会死人的。这送信的一来一回,跪在那儿的人已经倒下两个了。

    他理解陈瑀的心思。陈瑀要孙策出城谈判,自然有他的道理,一是不想中孙策的圈套,二是反将孙策一军,但陈瑀完全没有考虑他宗承的处境,甚至可以说,他根本不想考虑。

    这陈瑀真不是东西,昨天晚上还说得亲如一家似的,现在就把我卖了。

    见宗承犹豫着不说话,孙策抬起眼皮,慢吞吞地说道:“陈将军说什么?”

    宗承无奈,只得起身,将陈瑀的回复送到孙策面前。孙策一动不动。“请宗君为我念一遍。”

    宗承的脸颊抽了抽,却还是忍气吞声地念了起来。陈瑀的文字很典雅,如果孙策直接读未必能明白,就算是听也是半懂不懂。但是他不懂没关系,有人懂,比如蔡邕,比如跪在雪地里的南阳豪强。

    蔡邕冷笑道:“陈公玮有什么证据,竟敢怀疑袁将军的遗言?他这做法我倒是似曾相识。怪不得他不肯进城,只怕心思早就去了冀州吧。”

    南阳豪强们没有蔡邕这么好的心情,他们几乎将陈瑀的祖宗八代都骂成渣了。你在城外大帐里烤着火,喝着酒,我们却在雪地里冻着,你还想跟我们合作?合作你先人。宗承你这个混蛋,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和这种伪君子谈判?

    南阳豪强们被孙策强迫跪在雪地里,又冷又饿,原本还有些硬气,坚决不向孙策低头。可是眼看着两个人被冻毙,他们的心理防线慢慢开始动摇了。宁死不屈的人有,但绝对不多。平时衣食无忧的时候谈气节,谁都不服谁,可是在死亡面前还能秉持气节的就有限了。而这些南阳豪强显然没几个有这样的觉悟。宗承刚刚读完,就有人愤怒的大骂起来。

    “宗世林,你怎么会和这种人谈判,都谈了些什么鬼东西?”

    孙策打量着宗承,挑挑眉。宗承咬咬牙,跪倒在孙策面前。“孙将军,我愿意说,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放了他们?”孙策斜睨着那些快要被冻死的人,语气平静。

    “对。”

    “这么说,你们愿意和我谈判了?”

    宗承还没说话,就有人叫起来。“愿意,愿意,将军,我们愿意和你谈。”一个人开了口,立刻就人有跟上,很快就喊成了一条声,争先恐后,一个声音比一个大,看得宗承都无地自容。

    这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人此刻哪里还有一丝尊严可言,和他们瞧不起的贱民有什么区别?

    “说吧。”孙策抬起下巴,示意宗承。

    宗承犹豫了一下,想着怎么措词。他和陈瑀谈的条件中既有南阳豪强不能接受的东西,也有孙策不爽的内容,贸然如何说出来,难免激怒一方,甚至可能两面不讨好。他需要仔细斟酌。但孙策等得,南阳豪强却等不得,见宗承不说话,立刻有人破口大骂。

    “宗世林,你想等我们都冻死了才说吗?”

    “宗承,你安的什么心?”

    宗承无奈,只得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紧张地看着孙策,等待着意料之中的怒火,孙策却迟迟没有反应。正当他准备问一声的时候,孙策淡淡的说道:“带诸君去隔壁院子里更衣,待会儿来袁将军灵前谢罪。”

    “喏!”雷薄大声应诺,带着部曲从侧门走了进来,两人夹一个,将南阳豪强们提了出去。片刻之后,东院响起抽泣声,早就等待在那里的豪强家人一边给这些冻得半死的豪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