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7章 人以群分(1/2)
    陈瑀端坐在帐中,双手抚在腿上,眼神闪烁。

    孙策的军令就摆在他的面前,书法很漂亮,一眼就看得出来,是蔡邕的飞白书,闻名天下。

    陈瑀万万没想到蔡邕会屈尊为孙策写军令,这让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门外响起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甲叶摩擦声,陈琮走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气。他看了一眼陈瑀面前的军令,犹豫了片刻,从袖子里抽出一份军令,与陈瑀面前的摆在一起。

    两份军令一模一样,除了受命者的官职和名字,一字不差。

    “兄长,怎么办?”

    “急什么?”陈瑀冷笑道:“蔡邕的书法再好,名气再大,也不敢私造朝廷诏书。后将军也好,荆州刺史也罢,都是朝廷官职,不是袁公路想给就能给的。孙策能不能做这个后将军,能不能做这个荆州刺史,先问我们答不答应,他现在能够继承的只有袁公路尚未及笄的小女儿。”

    陈琮忍不住笑了一声,在一旁落座。支开杨弘,正是为了此刻。原本杨弘是质疑孙策继承权的最佳人选,无奈此人太过古板,非说袁术的确将官印交给了孙策。既然如此,那你还折腾个什么劲,干脆向孙策称臣好了。

    时间不长,陈牧也来了,一见帐中的情况,默默地掏出军令,放在陈瑀面前的案上。

    又过了一会儿,李丰、梁纲来了。

    人越来越多,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大帐里就坐满了人,陈瑀面前的案上也摆满了竹简。陈瑀瞥了一眼,又扫了一眼帐中诸将的面孔,心中有了数。该来的基本都来了,所缺的几个人都是袁术在洛阳时的狐朋狗友或义从,比如原本是袁术亲卫的苌奴。这些人来不来都不重要,反正陈瑀也看不上他们。

    但是,有一个人没来,让他多少有些失望。

    张勋。

    在袁术帐下,除了孙策、周瑜两个最受袁术赏识的年轻将领之外,实力能和陈瑀相提并论的就是张勋。张勋身世不如陈瑀,能力也很一般,但他和袁术交往的时间很长,很受袁术的信任。

    陈瑀叫过陈牧。“去看看张元功被什么事耽误了。”

    陈牧领命,转身去了。过了好一会儿,陈牧进了,张勋低着头跟了进来,默默地坐在一旁。陈瑀松了一口气。不管张勋心里怎么想,只要他坐在这儿就行了。

    陈瑀咳嗽一声,朗声道:“诸君,袁将军大业未成,英年早逝,令人扼腕。他的独子袁耀下落不明,也不知道遭了谁的毒手,孙策却自称领了袁将军的遗命,以继承人自居。这实在令人生疑。袁将军姓袁,他自姓孙,如何能继承袁将军的事业?况且他尚未成年,还是一个黄口小儿,袁将军就算临死前伤重,神智不清,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以,我疑心这其中自有隐情,杨长史文明也证实了我的猜想,现在已去联络南阳贤达,讨伐孙策,为袁将军讨个公道,还望诸君助我。”

    能坐在帐里的人,都已经和陈瑀通过气,此时更不犹豫,齐声应喏。之前袁术对孙策另眼相看,他们就很不舒服,现在居然让孙策继承他的事业,这让他们这些跟了袁术这么久的人怎么想?难道一把年纪,却要向一个少年俯首称臣?堂堂的世家子弟,却要对一个寒门出身的武夫唯命是从?

    这要么是袁术的乱命,要么是孙策不问自取。不管怎么说,反正他们不答应。就像陈瑀说的一样,后将军也好,荆州刺史也罢,都是朝廷任命的官职,不是袁术的私产。有朝廷的任命他们也不见得遵从,更何况没有朝廷的任命。孙策要想继承这两枚官印,更得先问他们答应不答应。

    孙策、周瑜有一万多人,实力不弱,但他们实力也不弱,帐中这些人加起来至少有三万。如果能和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