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2章 入戏(1/2)
    袁权以为孙策自疑,连忙说道:“将军也不是外人,没什么不宜插手的。”话一出口便觉得怪怪的,不免有些尴尬,一时倒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两人一立一坐,相对沉默,气氛尴尬。过了一会儿,袁权忍不住抬起头,却见孙策也茫然的瞪着他,看起来有点蠢,却有着说不出的萌。

    “将军?”

    “姊姊,你……还有什么吩咐?”

    “哦……哦,没有,没有。”袁权连忙避开了孙策的眼神。“我……将军言重了,我岂敢吩咐将军,只是……只是……”

    见袁权语结,孙策暗笑,转头看看。“咦,黄兄呢?是用饭去了吗,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一提到黄猗,袁权心里就有气,还有些说不出的焦灼。黄猗一心求官,孙策也替他安排了官,她却一句话替黄猗回了,到时候黄猗肯定在怨她。可是一想到袁术刚死,黄猗身为女婿居然不肯来守灵,她那点愧疚就变成了愤怒。黄猗这么做简直是在打她的脸,更是打袁术的脸。这种斯文败类怎么就做了袁家的女婿,成了她袁权的夫婿?

    袁家女子真是不幸,接连遭遇伪君子。前有黄允,后有黄猗。

    见袁权脸色不好,孙策又道:“姊姊是不是累了?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我来守着。”

    “这如何使得。”

    “姊姊还是觉得我是外人?”

    袁权语塞。

    “行了,我虽然不姓袁,也尚未成为袁家女婿,可是将军生前对我有识遇之恩,我为他守灵也是应当的。夜寒侵人,竟像是要下雪了,姊姊没事,也要想想阿衡。她这么小,可不能受了凉。你带她进去休息,我来守着吧。明天诸将要来吊丧,姊姊要养好精神才能应付。”

    袁权沉默了片刻,没有再坚持。孙策提醒了她一个问题。袁术已经死了半天,消息也送到各营了,但是来吊丧的将领却没几个。这情形未免诡异,可能有大事要发生。果真如此,孙策一个人未必应付得来,她这个袁术长女必须全力支持孙策才行。

    更何况孙策说得有理,夜寒侵人,很容易受凉。她还勉强能支撑,袁衡年纪太小,已经撑不住了。

    “有劳将军。”

    “应该的。”孙策礼送袁权回后院,转身命人请蔡邕来。蔡邕主持丧事,就住在旁边院里,闻声即到,见只有孙策在守灵,却不见黄猗的身影,不禁又感慨了几句。

    “先生,今日有多少人来吊祭将军?”

    蔡邕苦笑着摇摇头,转头看看灵床上的袁术遗体。“公路啊,你看看你,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啊。”

    孙策眼神一冷。“先生,明日我大会诸将,还请先生仗义直言。”

    蔡邕点点头。“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些人说起来都是世家,有些人还是名士,做起事来却荒唐得很。将军,我一介书生,做不了其他的事,也就是略懂一些道理,该说的自然会说。”

    孙策躬身致谢,心头又松了一口气。有了蔡邕代言,就不怕那些人满口道德文章了。他倒是能辩,但一旦对方引经据典,他就哑火了。汉代去古未远,又是儒学昌明,但凡有点学问的人张口就要引两句子曰诗云,否则都不好意思说话。这一点是他的弱项,随便挑个孩子都能灭了他,只好请蔡邕出面。

    蔡邕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不是有学问,而是孝。他的母亲卧病三年,他亲自照顾,衣不解带,据说连续七十多天没睡觉。母亲去世后,他在墓旁建舍守墓,动静循礼,据说兔子经过一边都会很安静,以免惊扰了他。这些记载也许有夸张的成份,但他的孝顺却应该是真的。这是一个大孝子,而孝子最看不得不忠不孝之人。

    作为臣子,他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