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6章 南阳豪强想翻盘(书友兢兢业业寂寞哥万点打赏加更)(1/2)
    张仲景出了太守府,匆匆出了小城,来到城东的宗宅。

    宗承正在堂上和娄圭说话,两人脸色都不太好,各自想着心思。宛城被袁术攻破,原本被曹操软禁在内城的家主们全成了袁术的俘虏。如果不是和袁术的交情好,宗承也难逃牢狱之灾。尽管如此,宗承的日子也很难熬,城外的庄园被袁术攻破了,土地被分给了部曲,仅凭城里的宅院坐吃山空,不用袁术来收拾他,他也没几天好日子过了。

    娄圭的情况也差不多,曹操带走了袁耀,把一个大坑抛给了他,袁术如果能救回袁耀,这事便也罢了,偏偏袁术又中了曹操的伏击,奄奄一息。一旦袁术或者他的部下追究起来,他娄圭是第一个倒霉。袁术可是连皇宫都敢烧的人,毁了娄家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同病相怜,之前基本不来往的两个人一下子成了生死之交。

    听到脚步声,宗承和娄圭不约而同的抬起头,见是张仲景,宗承连忙起身,主动迎到台阶下。

    “仲景,情况如何?”

    张仲景抹了抹额头的汗珠。“上苍有好生之德,袁夫人答应了。只要诸君不节外生枝,可以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宗承松了一口气,脸上浮起一丝怒意。“他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说什么既往不咎?要说既往不咎,也应该是我们既往不咎吧,什么时候轮到他来说这句话。”

    张仲景看在眼里,暗自苦笑。袁权刚刚松了口,还没有最后决定放过南阳豪强呢,宗承就按捺不住了。照这样下去,最后恐怕还是逃不过一场血腥杀戮。或者孙策说得对,这些人都病了,而且病得不轻,普通的药物都治不好,必须动用针砭,剜掉坏掉的血肉,才有可能起死回生。

    见张仲景脸色不对,娄圭连忙给宗承使了个眼色。宗承抚着胡须,神情不悦。“仲景,还有什么?”

    张仲景思索片刻,慢吞吞地说道:“虽说用参汤吊命,但袁将军伤势太重,恐怕坚持不了太久。孙伯符深得袁将军器重,这次又冒死救出了袁将军,袁将军可能有传位孙伯符的想法。孙伯符已经搬进了后室,与袁将军同处一室,相谈甚欢。”

    “相谈甚欢?”宗承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是死不掉了?”

    “不,那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宗承面色微变,看看娄圭。娄圭抚着胡须,苦笑不已。袁术虽然浑不吝,毕竟出身世家,若不是曹操占了宛城,南阳豪强背叛了他,他还是不至于与南阳豪强撕破脸。孙策则不同,他出身卑微,父子二人都好杀成性,孙坚杀王睿,杀张咨,孙策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口气杀了蒯家、习家,又将襄阳豪强榨取一空。如果由他接替袁术,占据南阳,南阳豪强的境遇会更加麻烦。

    宗承眼珠一转。“子伯,如果与新野、安众、涅阳、棘阳、西鄂诸家联络,共同起兵,有可能取胜吗?”

    娄圭眼神微缩,没有说话。张仲景却急了,连忙摇手阻止。“宗君,万万不可。”

    “为何不可?”宗承眼神凌厉。“袁术如果死了,孙策根本控制不了局面。别的不说,杨弘就不会臣服。孙策有人马,诸将也各有人马,而且数量比孙策还多。他们出身高第,年岁比孙策长,资历也都比孙策厚,愿意向孙策小儿俯首?况且孙策小小年纪,懂什么权谋,他会做的大概只有杀人。一旦开战,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我们,说不得还要争相向我们求援。”

    张仲景连连摇头。“宗君,你说得没错,袁将军一死,孙伯符很难控制局面。正因为如此,他才愿意让步,与诸家尽释前嫌……”

    “孙策愿意尽释前嫌?”娄圭一惊,打断了张仲景。“他是怎么说的?”

    张仲景很不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