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1章 默契(求月票)(1/2)
    袁权和张仲景的话,孙策听得一清二楚。

    他还是坚持之前的判断:袁权是袁术的真种。只不过遗传的不是轻佻,而是杀伐果断。袁术浑不吝,做事不经过脑子,所以做出了很多荒唐事,但就敢做敢当这一点,他比袁绍强。为什么不能做皇帝?想做我就做!所以袁绍折腾了那么久,最终没敢称帝,反倒是袁术临死过了把瘾,终于赢了袁绍一回。

    袁术临死前说“袁术何至于此乎”,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衰,并不觉得称帝不对。

    袁权也敢做敢当,面对张仲景的要求,她攻守兼备,并没有因情况危急就乱了阵脚。

    怎么处理南阳豪强,的确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这也是他不希望袁术死的原因之一。袁术再浑,毕竟是袁氏子弟,只要他活着,阎象、杨弘等人就不会有异心,陈瑀等人有想法也不敢轻易乱来,南阳豪强也要顾忌袁家门生故吏满天下的背景。

    换了他孙策,谁鸟他?能跟着他的大概只有周瑜等人,其他人分分钟翻脸,客气的分道扬镳,不客气的拔刀相向,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

    若是在平时,翻脸他也不怕,挨个的收拾就是了。可是现在不行,徐荣、牛辅随时叩关,一旦内部大乱,他自顾不暇,最好的结果也是退守襄阳,总之南阳肯定守不住,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说不定还会葬身于此。

    袁权柳眉微蹙,侧身从孙策身边走过,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背对着孙策。

    “孙将军,我能做的就这些,能不能稳住宛城局势,剩下的就看孙将军了。”

    孙策艰难的转过身,欠身施礼。“夫人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袁权偏过半张脸,斜睨着孙策。“孙将军最好知道怎么做,要不然我们可就全被孙将军耽误了。”

    孙策一怔,不知怎么的,脑子一抽,脱口说道:“姊姊,你这可有点赖啊。就算袁将军被我耽误了,你妹妹被我耽误了,你可没被我耽误啊。”

    “你说什么?”袁权脸色一沉。

    说一出口,孙策就后悔了。他刚想道个歉,几个人从旁边的小门里闪了出来,为首一人,头戴进贤冠,身着儒衫,面皮白晳,人品风流,正是袁权的丈夫黄猗。黄猗狠狠瞪了袁权一眼,用肩膀撞开袁权,迈着方寸走到孙策面前,上下打量了孙策两眼,轻蔑地哼了一声:“总听人说富春孙氏虎父无犬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怎么,孙将军也想抢个女人为妻?”

    孙策一听,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他一把扯下碍事的绷带,不顾伤口迸裂,鲜血溢出,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啪!”一声脆响,黄猗白晳的脸立刻肿了起来,黄猗傻了,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瞪着孙策。

    “你……你敢打我?你这个贱……”

    “啪!”孙策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抽得黄猗原地转了一个圈,自己绊着了自己,一跤摔倒在地,鬼哭狼嚎起来。黄猗的随从一看,立刻围了上来,有的去扶黄猗,有的则扑向孙策。孙策冷笑一声,扯下身上的布,扔在一旁,喝道:“来啊,别客气,一起上,看老子单挑你们一群。”

    那些人吓了一跳,纷纷停住脚步。黄猗尖声大叫:“磨蹭什么,杀了他。”

    “放肆!”袁权抢到孙策面前,厉声喝道:“还不把你们的主人扶起来,离开这里,打扰了将军休息,你们担得起责任吗?”又对黄猗喝道:“阿翁受伤,命在垂危,你不来帮忙也就罢了,还来生事,打扰阿翁养伤,是何道理?”

    一听到袁术,那些随从顿时气沮,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挟起黄猗就走,痛快得连孙策都不敢相信。黄猗也蔫了,捂着脸,跛着脚,一瘸一拐地走了,比挨了打的狗还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