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0章 离家出走的公主
    银色小猫没理会,四脚一蹬,从枝桠上跳到了云轩肩膀上,不耐烦道:“别废话了。”它伸出小爪子指了指微僵的少女,“那个就是幕后黑手,商量一下,我们怎么处理她?”

    它言语之中,已是将少女当做了砧板上的鱼肉,别说目光微微闪烁,莲藕般手臂探入裙摆的动作一僵的少女,就是云轩都是脸庞微微一滞。

    他抬起头,这才仔细打量这位暗中的傀儡师,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艳之色,只见面前是一位相貌非常秀美的少女,绿色长发如同波浪,碧绿的眼眸噙着几分慌乱之色,紧张的看着云轩和他肩头的银色小猫。

    她穿着一身公主般的蓬蓬裙,层层叠叠,像是荷叶般,小手在裙摆的褶皱中四下摸索,似乎在急急的寻找着什么。

    看到这种掏后手的动作,云轩因为看到少女容貌而出现的怔然迅速消失,他大叫一声:“深蓝,她要负隅顽抗!”

    银色小猫眼眸一眯,一股凶暴的杀意骤然升起,让少女如坠冰窟。

    绿发少女的动作停住,她面带苦涩的慢慢举起手来,哭丧着脸,“你们赢了,任由处置我吧,先说好,我怕疼,而且很瘦,没几斤肉不好吃,千万别吃了我啊。”她最后一句是对凶恶无比的银色小猫说的,都快哭出来了。

    云轩哼了一声,连珠炮般的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就攻击我们?有没有同党?说,说不出来我们收拾你!”

    绿发少女满脸苦色,“按道理,我是不能泄露一点族内信息……等等,把爪子收起来,我说,我什么都说!”

    银色小猫面无表情的把肉掌上几根锋利的爪尖收起,点了点头。

    绿发少女神色不情愿,但在一人一猫的凶恶威胁下,还是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道:“我叫绿蕴,来自……木灵族,你们应该听过吧?因为在妈妈天天把我绑在王宫里闷的要死,所以我就离家出走了,这种事我做过很多次了,没想到这次居然倒霉的碰到了两个变态,我的运气该有多差啊……”

    “木灵族?”云轩一脸茫然,银色小猫却目光一闪,“十六灵族的大族之一,冰帝国内八大公国的建木公国的王族?”

    绿蕴点点头,略骄傲道:“没错,冰帝国内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着,她又沮丧起来,“但是我堂堂木灵王族的人,居然被你们擒住,沦为了阶下囚,这种事……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否则我就完了!”

    云轩微皱眉道:“你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还有其他的呢,你是怎么进来的?又为什么攻击我们?”

    绿蕴睁大了水灵灵的大眼睛,“这还要问?因为我们是统治建木公国的木灵族,妈妈说了,一切相关的信息都要严格保密,无意中泄露出去的话必须把窃秘者处死才行,至于怎么进来的,那、那是秘密,不能说。”

    云轩险些被气炸了,“你们也太霸道了吧?听了你的声音就要被杀,而且明明是你自己操控傀儡出声的,凭什么怪我们窃秘?我们窃了个鬼啊!”

    绿蕴小声道:“不是声音,是我的精神烙印,就像你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追踪精神烙印找到了我的本体一样,精神对我们一族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身体很孱弱,探知了我的精神烙印比偷看到我的容貌还严重,因为这样就能使出一些阴险的秘法,伤害到我……唉呀,我又说漏嘴了,妈妈,别怪我。”她一脸惊慌的捂住红润小嘴。

    云轩郁闷的道:“所以其实就是个无聊的灵族大小姐,过腻了王宫生活,偷偷跑出来,结果没想到被我们看到,要杀人灭口的事?”

    绿蕴小心的看了他一眼,辩解道:“这不是没杀吗?你们活的好好的,我的小灰被你们弄坏了,这次走的匆忙也没带别的,不然,我可没那么容易败。”

    银色小猫点头,对云轩道:“契约者,纵虎归山太危险,而且木灵族是极其隐秘、护短的一族,我建议,我们把她留下,以绝后患。”

    云轩还没说话,本来还一脸不服气表情的绿蕴就吓得花容失色,赶紧道:“你、你们不能杀我,我不仅是木灵族人,还是其中的王族,也是建木公国的公主,你们杀我,是没有好下场的!”

    银色小猫赞同道:“契约者,她的身份越高,我们放走她的危险就越大,还是现在动手为好。”说着,它就从云轩的肩膀上站了起来,作势欲扑。

    “等等!”两个声音同时阻止了它,绿蕴急得微微冒汗,随后惊讶的看了云轩一眼,看到银色小猫的动作停止,才松气的拍了拍柔软的酥胸。

    银色小猫疑惑的目光投来,云轩赶紧低声道:“深蓝,她如果说的是真的,我们肯定不能动她,刺杀公主是会被全帝国通缉的啊?”

    银色小猫面无表情,“所以我们做的隐秘点,正好在这失落秘境把她解决了,没人会知道。”

    云轩呆了一下,“没人知道就等于不犯法啊?”

    银色小猫沉默,须臾后,它在绿蕴微微绝望的目光中道:“可以这么理解。”

    “怎么可能啊?”绿蕴忍不住了,她怀疑再这么下去,她肯定要被那只凶恶的灵宠吃了,“那个,这位朋友……”

    云轩下意识道:“我叫云轩。”说完,银色小猫就扇了他一尾巴,这笨蛋,一下就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了。

    绿蕴点点头,正色道:“云轩,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次回去后,不泄露你们的半点情况,而是报告和以前一样,都是我没有碰到任何人,只是操控着傀儡游玩,然后这次不小心损毁了而已。”

    “怎么保证?”云轩问道。

    绿蕴咬了咬红唇,顿时愤愤道:“你这家伙,居然不相信我的话?高贵的木灵王族血脉的我怎么可能骗人?”

    云轩嘴角牵扯了一下,“呃,绿蕴小姐,还是拿些实际的东西出来吧……”

    “你!”绿蕴的小胸脯剧烈起伏,她难以置信的盯着云轩,世界上居然有人不相信十六灵族的血脉,而要求用些卑微的实物做证?

    这也太荒谬了吧,难道他不知道,泛大陆的规矩中,但凡是十六灵族,尤其是其中大族中的王族,只要是心甘情愿说出的话,都几乎等同于“誓言”,是怎么也不可能违背的,一旦违反,会对血脉中的先祖意志,使得纯粹的血脉蒙污,是王族中最耻辱的事。

    这家伙,不相信她的血脉,反而用世俗的实物来索取,这是在羞辱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