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8章 天道、人道与胡说八道(1/2)
    “那到底哪些可计算,哪些不可计算?哪些是与人无关的,哪些又是与人有关的?先生你有志著史,对天文方面的记载应该了然于心,你能不能告诉我,史书上记载的那些天象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编的?你要讨论天道,是不是应该先把这些分清楚?”

    蔡邕哑口无言,张了几次口,却一句话也没说。他站起身,拂袖而去。

    庞山民惊愕不已。“编……编的?”

    孙策瞅瞅庞山民,充满了鄙视。“你不知道?”

    庞山民摇摇头。“既然是史书,当……当然应该是实录,怎么会有编的?”

    孙策懒得跟他计划。不用他说,蔡邕的表现已经说明了问题。要说这水平就是不一样,难怪蔡邕虐庞山民跟玩儿似的,这么大人了,读书也算是读了十几年,连这一点都没看破,真不知道是庞德公藏私还是他太笨。尽信书不如无书啊,这个常识都不懂?

    中国古代的天文记录素有丰富著称,但很多人并不清楚这里面的天文记录并不全是真的,有不少是史官编出来的。为什么要编,当然是体现天人合一的观念。如果皇帝失德或者臣子认为皇帝失德却没有日食出现,岂不是说明天人不相干?怎么办,编一个。反正历史都是后人整理的,想加一条加一条,也没人能回到过去验证。

    汉人连古籍都可以随便篡改,甚至编造出大量的图谶,更别说添几条天文记录了。

    庞山民层次太低,读书却不著书,接触不到那些内幕,蔡邕却深谙其理,被孙策一下子点破,老脸挂不住,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天文究竟可不可以计算这个问题,只好拂袖而去了。

    气走了蔡邕,孙策一边等黄氏父女,一边对着地图琢磨战事。如果巨型抛石机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那最多后天,内城的东门就能攻破,接下来就是短兵相接了。曹操这时候会是什么反应,会有什么反制措施,他必须事先做好准备。

    跟着老爹学了几个月,又亲身经历了一场战事,孙策对军事指挥已经没有了神秘感。他既不相信掐指一算,计上心来,也不相信什么锦囊妙计,那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双方水平差距悬殊的时候的确有可能算中对手的可能反应,但他现在的对手是曹操,不被曹操算死就不错了,算死曹操?想都不敢想。

    所以他只能尽可能的考虑周详,预估到更多的变化,做好相应的准备。

    颍川已经被孙坚占据,许攸被赶走了,颍川豪强有的与孙坚合作,更多的坐守坞堡观望,曹操是指望不上援兵了,就算想离开南阳也不容易。叶县和鲁阳都安排了伏兵,只等曹操经过。按常理说,曹操这次是很难活着离开南阳。

    但麻烦也不是没有。孙策主要的担心有两个:一是困兽犹斗,如果曹操要死磕,那伤亡会很大,接下来还能不能及时增援武关就是个大问题;二是曹操如果突围,要不要追,能不能追得上也是说不准的事。曹操有骑兵,绝不是步卒能追得上的。勉强去追,弄不好还会被他以逸待劳,反咬一口。

    说白了还是兵力有限。就像袁术说的,如果有十万兵,将宛城围上三重,曹操想突围也没门,要么战死,要么投降。现在不仅兵力不足,还有徐荣、牛辅虎视眈眈,内忧外患,疲于应付,实在不容易啊。

    就在孙策感慨的时候,黄承彦和黄月英推帐而入。孙策吩咐开饭,义从卫士王津奉上水,黄家父女洗了手,入座,搬起碗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他们和孙策也熟了,知道孙策不讲究这些,抓紧时间,吃完好议事。辎重营要连夜攻击,他们待会还要赶回阵地。

    黄月英吃得快,碗筷还没放下,就说道:“将军,现在抛石机的射程已经调整到位,误差基本在预计的范围以内,只是我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