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 修学旅行
    石灵犹豫了一下,道:“云兄,如果你需要稀有金属的话,我倒是有些办法,只是比较贵重,可能需要你用一枚二纹丹药来交换。”

    金琉柳眉倒竖,“大个子,你等我谈好就来抢生意了?况且你还真能吹牛,稀有金属是三大帝国的严格管制品,官方的贸易都精确到每一克重量,底下民间怎么弄到手?走私可是犯法的!”

    石灵憨厚的一笑,“我可不敢触犯法律,所以我没有冶炼、提纯后的稀有金属,不过族内有一些原始矿石,里面含有稀有金属成分,我能调动一些,云兄要是愿意要,我乐意取来一点。”

    金琉的目光一变,鄙视的道:“切,原来是靠家族的富二代,丢人。”

    石灵一笑,也不生气,对云轩笑道:“如果同意的话,我想要的那一枚丹药名为‘沸血丹’,云兄应该听过。”

    云轩思索了一下,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只有二纹以上才会出现的临时增强类丹药?沸血丹是一种能短暂的让人血脉沸腾的丹药,吞食后,血脉中会多出大量狂暴因子,使血脉急速流转,犹如燃烧,能在短时间增强力量……石灵,你确定要这种丹药吗?”

    石灵将他脸上的一抹担忧收于眼底,笑呵呵道:“嗯,我知道云兄在担心什么,确实,若是正常人类,在灵者境就吞吃二纹的沸血丹,将浑身血液迸溅,下场非常凄惨,但我们巨灵族不同,血脉远强于人类,所以即使吞下,也不会血管爆裂,顶多是热热身而已。”

    云轩点点头,他刚才还真捏了把汗,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成了间接杀人犯呢。

    接下来的时间,云轩都很老实,乖乖的每天上课、修炼,每隔几天抽空去炼丹小屋里炼一炉丹药,以防手生,不是他不想更多,而是在凝聚出虚化心眼后,云轩反而感觉状态浮动了起来,有时候炼得非常好,有时候连一纹丹药都会炼废,成功率起伏十分大。

    这种感觉,就像是盲人突然拥有一双眼睛,看见光明的同时,也对习惯黑暗的他造成了巨大影响,甚至有时视觉和平时依仗的听觉、触觉冲突,让他反而做不好事了。

    云轩多去请教了森终几次,森终笑着告诉他这是正常情况,因为虚化心眼十分虚幻、飘渺不定,在开眼后大多数炼丹师难以掌控,这也没有捷径可走,只能慢慢领悟,不要急躁,更别急于炼丹。

    云轩听从了他的建议,慢慢来,将金琉所需的丹药炼好后,就正常的炼各种丹药,没有急于挑战沸血丹,因为他感觉那是一个新种类,他现在去急急炼制,成功率不高,好在石灵也知道难度,从没催他。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期中了。

    “主人,据说为了让众多勤苦的新生放松一下,学院组织了一场修学旅行,严导师应该下午会在课上仔细说,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呢?嘻嘻,好期待呀!”闷热的房间里,云轩正看着一本灵植学的古籍,香芩在旁边给他扇风,笑嘻嘻的问道。

    “修学旅行,那是啥啊?”云轩一副有气无力的表情,这几个月恰好是夏天,从小到大没在高温下待过的他快被热晕了,每次刚出室外他就被一股热浪卷的想掉头回宿舍,要不是有督促他的女仆,云轩怀疑自己肯定早就嫌热翘课了。

    香芩的雪白小手摇着冰扇子,一蓬蓬细微的冰雾席卷而出,让云轩清凉舒服的眯起眼来,微笑道:“就是出去玩啊!学院组织大家统一出去玩,怎么样,是不是很期待,好多人提前一周就兴奋的在准备了呢。”

    云轩睁大眼睛,指了指窗外火辣辣的艳阳,微惊道:“这个天气主动出去?那不叫玩,叫受罪,我可不去,哪都没宿舍舒服,在房间待着似活神仙。”

    香芩微微撇嘴,“主人,你怎么这么喜欢宅啊?宅太久了对身体不好,你该出去晒晒阳光、吸吸氧气,而且,别的学院早就放暑假了,复雪学院没有暑假,但这最热的三个月也快过了,现在是晚夏了,不怎么热,很快就是秋天,这个时候出去恰好。”

    云轩有气无力的道:“这还晚夏?真不知道之前夏天最盛的时候我是怎么活下来的,总之,我不去,要去你去,我才不傻得去受罪。”

    香芩噘起红唇,小手不摇冰扇子了,“主人,你想去。”

    “我不想。”

    “你想。”

    “我真的不……”

    “你非常想,想的不得了。”

    云轩一时滞涩,看了一下俏脸认真的香芩,把古籍放下,开始擦汗,“好热,香芩,把扇子给我。”

    香芩不仅没有把扇子给他,还藏到了背后,苦口婆心道:“主人,你看看,不说我不可能抛下你一个人去修学旅行,就是抛下了,你看你的样子,也根本照顾不好自己,估计会热到中暑,我可不想回来看到一只被烤了的主人。”

    云轩气急败坏,“你怎么把我说的跟咸鱼一样?而且,谁说我照顾不好自己,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好吧?不然没遇到你前那么多年是怎么过的。”

    香芩沉默了一下,“那是因为你之前都生活在冰天雪地。主人,你刚才不是奇怪自己怎么在最热的盛夏活下来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因为有我,否则您在三伏天就已经变成一块人形烤肉了……”

    “你。”云轩气急,但转念一思,他又说不出啥来,因为貌似、好像、也许没有女仆的话,他早就被热死了,即使没死,也是半死,奄奄一息。

    “好吧,去去去,真是的,不就是你想去吗?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去了!”

    “这才对嘛,而且不是你想去,而是主人想,我勉为其难的陪主人一起。”

    “对、对,我想。”

    云轩一脸郁闷,他有时候搞不懂香芩在想什么,明明很多时候她脸上都写着“我想要”三个大字,但嘴上却百般否认,可云轩如果真的不满足她,她又会使各种各样的小手段,让云轩不得不同意,心满意足后还做出一副“既然主人非要这样,我只能同意了”的无奈表情,让云轩满肚子郁气无处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