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6章 作弊?
    “哈?”

    云轩傻眼,听到愤怒的清脆声音继续传来,“导师,云轩他耍赖,眼看要被我击败了,他偷偷把带在身上的灵宠放出来,袭击我了个措手不及,破坏规则,过分!”

    苏导师掠到了场中,和善的脸庞上笑容减少了一分,看向云轩,皱眉道:“你为什么要偷带灵宠上课?这还算了,居然还在课程切磋中使用,不知道这是违反规定的吗?”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有些严肃下来。

    云轩愣然,“不、不知道啊。”

    苏导师看着他一副愕然的神色,顿时无言,笑眯眯的面庞都僵了一下,“你真不知道?也是,你这小子逃了一个月的课,要是知道反而让我惊讶了……听着,实战课和学院内的其他学员切磋相同,大多时候都是禁止高杀伤性灵器、灵宠等等的,你这样是犯规行为,理论上不仅要判负,还要严肃惩罚,这堂课的平时分归零的。”

    “啊?”云轩顿时急了起来,他这堂课得罪了女仆,叫醒了满肚子起床气的深蓝大小姐,付出了这么多惨痛代价,居然唯一胜利的果实还要被剥夺惩罚?

    欲哭无泪啊!

    这时,香芩已经走了过来,俏脸缓缓恢复了平静,低声道:“导师,是我之前没有和云轩说仔细这门课的规则,而且之前的情况也比较危急,所以他才无心的违规,这不怪他,您放过他一次吧。”

    金琉也是抱着金属筒,哼哧哼哧的赶过来,喘了口气,清声道:“是啊导师,云轩他是炼丹师,自保能力弱,有一个护身灵宠也正常,况且您安排的也有问题,灵者境后期太强大,我们俩加一起也不是香芩姐的对手,根本没有悬念。”

    苏导师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这么说,还是老师我的错了?金琉同学口齿伶俐,果然厉害。”

    金琉理直气壮,哼道:“就是这样,很多二三年级的学员都还没灵者境后期呢,导师就应该让我和云轩对练,香芩姐自己练就行了,她现在和我们打,就是相当于学姐欺负学弟学妹,不被作弊怎么可能输。”

    苏导师脸色微微一黑,“你这话说得,我竟然无法反驳……这样吧,这次实战,以平局论,你们这堂课的平时分也以此次计,云轩,念在你无心的份上,这次破例原谅,下次再有作弊,就按常规惩罚了。”

    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云轩赶紧道:“明白。”

    苏导师点点头,面色稍缓,“不过你们的实力确实不错,无论是境界、战斗经验、技巧都很不错,倒也不愧是学院给予优待的特招生,香芩,金琉说得不错,在其他学员出现突破灵者境中期的情况前,你和他们的差距过大,以后可以自行练习。”

    香芩美眸一凝,问道:“那我也可以和别人切磋吗?”

    苏导师略有讶异的看了云轩一眼,“哦,你想训练他?倒也可以,毕竟云轩同学的主业不在灵修上,不需像其他学员辛苦训练,你锻炼、锻炼他也不错,那就这样吧,不过你也别因此怠慢,毕竟灵者境后期虽然看似领先了他人一大步,但小灵非常难以突破,可能你被其他学员接连赶上时,都还在苦苦尝试突破小灵。”

    香芩颔首,恭声道:“明白,谢导师。”

    “没事,接下来的时间自由活动吧。”苏导师不甚在意的向三人挥了挥手,重新挂上笑眯眯的表情,去寻视其他组了。

    他一走,金琉就把金属筒一横,一屁股坐在上面,抱怨道:“每次用完筒炮,都会全身被掏空似的,唉,魔能机械帝国的武器虽强大,但后遗症也猛烈的多,我是又得休息到下课了。”

    香芩微微一笑,“那也难怪,谁让你靠它能击败高一个境界的人呢?金琉,你慢慢歇着,云轩……”她的声音陡然提高,看着偷偷摸摸想跑的某人,“你给我过来!”

    准备偷跑的云轩颤了一下,据理力争,“导师不是说可以自由活动,我想先回宿舍睡一觉,反正也快中午了。”

    “呵呵。”香芩冷笑一声,身影一闪,揪住了云轩的耳朵,在他的惨叫声中把他拎走了,就像是雌老虎拎一只弱小可怜的小白兔。

    角落中,香芩目光扫视了四周,发现周围没人后,才放下云轩,俏脸微微严肃,轻道:“云轩,我有话要问你。”

    云轩揉着耳朵,一脸不忿,“问就是了,反正你那么厉害,别说光问,就是你打我我也没办法。”

    香芩叹了一口气,眼眸温柔了下来,轻轻的靠近云轩,小手帮他揉着通红耳朵,温声道:“好啦!我向先前对您的一切行为道歉,女仆逾越了,但是主人也要理解我,虽然在外面我们的关系是隐瞒的,但我看您对我的态度比起私下时的粗暴了那么多,心里肯定会不舒服啊?又刚刚突破,没控制好灵气,下手稍微重一点也是无心过失,原谅我,好不好?”

    眼看重新变成软萌女仆的香芩,云轩心中的郁闷这才慢慢的消失,哼道:“我粗暴?明明是你,凶猛跟老虎似的好吧,吓死我了,最后一下我还真以为你要戳死我了呢!”

    香芩俏脸微红,这个角落很狭窄,附近没人,而她用身躯挡住了云轩,这样即使远处有人偶然看来,也看不见她帮云轩揉耳朵的暧昧姿势,眼眸微微一凝,低声道:“主人,这就是我想问你的。”

    云轩一愣,“什么?”他动了一下身子,不好意思的小声道:“还有,香芩,要不我们有事回去说吧,在这里,多不安全啊?”

    香芩眸中出现了一丝羞色,她想要抗辩,但最终还是点点头,她当然知道云轩是怕在外面这样他们的关系暴露,但问题是,恰恰因为是外面,所以香芩才能稍微严肃一些,若是回到了雪白小阁楼……她岂不又变成了那个任由云轩予取予夺,他说什么都满心温顺的同意的女仆了吗?

    (这是不是主人的心计啊?正因为他知道一旦踏入小阁楼里,我和他在外平等的身份就会瞬间消失,变成主和仆,而女仆是无论如何也反抗不了主人的,甚至心里反抗都做不到,所以他才故意什么事都在那里说,反正女仆时的我是任他做主、胡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