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7章 戏志才回来了(1/2)
    曹操站在庭中,仰着头,看着天空的明月。

    今天已经是腊月十五,还有十五天就是新年了。这是今年的最后一个满月,也有可能是他这一生的最后一个满月。

    城外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太清楚,但是他能感觉到城外将士的士气有了变化。一是原本敷衍了事的巡逻将士现在精神抖擞,警惕性非常高;二是大营里训练时的呐喊声比几天前更整齐,更雄壮。

    履霜坚冰至,叶落而知秋,从这些细微末节,他嗅到了浓浓的危机感。

    今天是与戏志才三天之约的最后一天,戏志才却一点影子都没有。曹安民几次在他面前嘀咕,说戏志才就是个骗子,骗了他一笔钱,早就逃之夭夭了,根本不会再露面。但是他不同意,他愿意相信戏志才,虽然他们刚刚见过一面。

    可是有些人天生就是朋友,一见面就知道。

    背后响起簌簌轻响,曹操背一紧,却没有转身,只是将手挪近了腰间的长刀。他低下头,趁着那一瞬间的功夫,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西北角,整个院子只有那里有几株腊梅,开得正香。如果有人想趁黑摸进院子,那里是唯一的可能。

    “好香!”一人轻声叹息。“将军难道一点也不想闻闻吗?”

    曹操愣了片刻,蓦然转身,张开双臂,大步迎了上去,哈哈大笑。“戏才,真的是你啊,我等你好久了。”

    戏志才张开双臂,与曹操四臂相握,相视而笑。“将军,我应该没有爽约吧?”

    “没有,没有,来得正是时候。”

    曹操拉着戏志才上了堂,大声招呼人上酒上菜。曹安民闻声而出,见戏志才出现在曹操身边,大吃一惊。他是曹操身边的近卫,知道这个院子里看似平静,暗地里却至少有二十名卫士保护,任何人都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曹操面前。这戏志才是怎么做到的?

    曹安民虽然一肚子疑问却不敢问,只好安排酒菜。曹操请戏志才入席,两人杯觥交错,连喝了几杯。戏志才一口气喝了几大杯酒,这才放下酒杯,用袖角一抹嘴,用力一拍案几。

    “将军,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曹操揪着胡须,沉吟道:“从武关来,不可能是援兵,只可能是进行的使者。不知我猜得对不对?”

    “对,可是你知道使者是谁吗?”

    曹操目光闪动,嘴角轻挑,却又摇了摇头。“这可我猜不到。”

    “将军见到,一定认识。”戏志才歪歪嘴。“陈留名士,蔡邕蔡伯喈。”

    “伯喈先生?”曹操愣住了。“这么说,这是董卓派来的,袁术和董卓要结盟?”

    戏志才不说话,斜睨着曹操,重新舀了一杯酒,端在手中,慢慢的品着。

    曹操眼珠转了转,又想了一会。“不对,这里面恐怕另有玄机。伯喈先生虽然是董卓征召的名士,但是以他的为人不会助纣为虐。看起来,倒像是为弥合袁家兄弟的阋墙而来。”

    戏志才放下酒杯。“蔡伯喈为何而来,我不太清楚,也不关心,但是我注意到了一点,他走得很匆忙。两天的路程,他一天就赶到了。他进营不到一天,我又看到一些人出了袁术的大营,还有十几个工匠,赶往武关方向,行色匆匆。”

    曹操目光一凛,随即大喜,挪到戏志才身边,盯着戏志才。“当真?”

    戏志才嘴角带笑,郑重地点点头。“我扮作流浪汉,在金阳亭外躺了半天,看到那群人吃了晚饭后又起程离开,一行两百余人,工匠只有十七人,但那些人对这些工匠却非常客气,尤其对为首的年轻匠师,言必称莫先生,恭敬得很。那姓莫的年轻人安之若素,仿佛是习惯了似的。将军,袁术帐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