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9章 心眼
    云轩忘记了一切,他闭目后,就隔绝了外界的感官,沉入了心中的一片寂静中。

    最深处的寂静中,他的心念像是延伸了开来,没有任何阻碍,飞速铺展开来,然后将身前的蓝色小鼎覆盖而进。

    没有控制而熊熊燃烧的火焰、沸腾不休的药液、大片蒸发的药雾和快要化成黑糊的液体……

    所有一切,都完整的倒映在了闭目的云轩心中,就仿佛他有一只心眼,洞察万物。

    原来,如此。

    内心深处,那一只无形的心眼睁开时,云轩同样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脸庞上竟是有一丝清淡的笑容浮现而出。

    他看向沸腾的小鼎内,微微一笑,双手结印,火焰骤然爆发,将一片黑糊糊的药液吞没而去。

    “唉!”暮雨还是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叹息,但是继而,她却听到了一声震惊的低声,猛的扭过头去。

    只见金烈脸庞上的一抹失望在云轩睁开眼后,飞速的化为了惊愕,他眼神颤抖了起来,像是在感应什么,须臾后,惊骇的脱口而出:“虚化心眼?”

    香芩想要开口,但犹豫了一下,还是闭紧了小嘴,暮雨却没那么多顾虑,急急问道:“金长老,虚化心眼是什么?云同学不是已经失败了吗?”

    “失败?”

    金烈面色古怪的一指,两女看去,美眸都是一缩,因为她们能看到,在疯狂的火焰中,大片焦糊的药雾升腾,但在黑糊糊的药糊中,却有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液体析出。

    那些液体,呈现灰黑色,却毫不黯淡,而是晶莹剔透如黑水晶般,滴溜溜的旋转着,汇聚成一小团。

    “这……”

    “云小友领悟到心眼时,老夫就知道他能逆转这次快要失败的炼丹了,虽然说几乎任何一个二纹炼丹师来,都是妥妥的炼废,但他不是了,因为他已经摸到了下一个境界,也就是精神力突破了,达到了新的境界。”金烈眼中满是惊叹之色,叹道。

    暮雨皱眉,“金长老,你说这些深奥的话我们不太听得懂,能简单点吗?”

    金烈笑着看了她一眼,“公主殿下,意思就是,云小友突破到了三纹炼丹师的精神力境界!假以时日,沉淀足够,他能晋升三纹,这个话,可还简单?”

    “什么?”这次,就连香芩都失声了,她和暮雨的美眸中充斥着一抹强烈的震惊之色,暮雨震惊道:“三纹炼丹师?那可是三纹炼丹师啊,都能炼出大灵强者需要的丹药了!这、这……”

    金烈笑道:“公主殿下的眼光果然好到让人羡慕,老夫现在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撕破老脸把云小友抢过来,那怎么也值了。”

    暮雨收起惊讶的神色,突然怒气冲冲的瞪着金烈,急道:“当然不行!你不要脸了我们也不可能把云学弟让给你们,哼,现在别说你,就是帝国那排名第一二的分会来,我都会把云学弟保护的好好的,想偷走我们家的天才,做梦!”

    看着她一副护犊的母老虎般的模样,金烈苦笑一声,“公主殿下这么大决心,整个帝国恐怕真没多少势力敢伸手,不过啊,公主,你能不让人伸手进来,可你能阻挡云小友自己走出去吗?”说着,他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云小友看上去可不像经历无数诱惑的天才,那些不择手段的家伙,万一开出什么让他心动的条件来,到时候,嘿嘿。”

    “你们……”暮雨气急,跺了跺脚,却不说话了。

    金烈笑眯眯道:“怎么,看来公主是想起来了,你们确实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是除了方便,也没什么吸引云小友的地方,他留在那里,只是怕麻烦,还有消息现在被我们压住了而已。”

    暮雨恶狠狠的瞪了金烈一眼,“您闭嘴吧,我们自然会想办法把傻乎乎的云同学笼络住,不就是财迷吗?”

    不过虽然她这么说,心里却是惴惴不安,云轩的天才程度远超出她最大胆的预估,以至于她还没调查出云轩的来历,更是刚刚压着他的消息,没让炼丹师总会立刻得知时,就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要开始着手拉拢这位学弟,让他老实待在复雪学院分会,别被外面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骗去了心。

    金烈笑了笑,目光重新转向不远处的蓝色小鼎,“不过这一次,云小友的丹是要成了,真是因祸得福啊。”

    他的感叹声中,云轩犹如未闻,面带淡淡笑意的望着燃烧的蓝色鼎,屈指一弹,大片药糊就是化为灰烬,仅余下了一滴滴澄澈黑液组成的液团。

    液团小的可怜,浓缩在一起,只能构成一枚丹药的大小,但云轩却是毫不担心,因为足够了。

    手印连变,这次云轩目光看似是落在火舌舔舐的液团上,可实际上他是用“心眼”在看,自从内心深处那一只虚幻的眼睛睁开后,他的感觉就灵敏了许多倍,操控火焰变化轻而易举,再也没了之前的困难。

    火焰急熄急猛,连续三次,黑色液团从外到内慢慢变成了介于液固之间的黏稠物质,再变三次,外壳硬化,隐隐勾勒出一个圆润的轮廓,最后三次,火焰灭去,云轩伸手入鼎,捞出了一枚黑色丹药。

    那枚丹药呈淡黑色,通体浑圆,上面蔓延着两道诡异的丹纹,如同魔纹,微微沉重,刚出炉就飞速冷却下来,在云轩手中犹如一颗微小铅球。

    云轩瞅了瞅,还掏出了卷轴丹方,和上面画着的小黑灵丹对此了一下,发现别无二致后,才心满意足的松了口气,把它装进附灵小瓷瓶里,再把小鼎缩小戴在脖子上,向仍然目瞪口呆的三人行礼道:“金烈长老,晚辈多谢您的药材了。”

    金烈摇了摇头,眼中敛去惊叹,脸上的笑容比见到自家孙女时还要热切,笑道:“嘿嘿,一点小事,云小友此时精神力突破,未来三纹的境界一片坦途,只需积累便是,还有,虚化心眼神秘莫测,你虽在机缘巧合下开眼,但仍需时时练习、深化,莫让心眼蒙尘,到时追悔莫及。”说到最后,他神色严肃了很多。

    云轩正色道:“晚辈明白。”

    金烈满意的点点头,欲言又止:“明白就好,不过老夫的意思是,虚化心眼难以掌握,更别说深入、凝实,日后蜕变为实化心眼,那也就是四纹炼丹师的境界了。虽然离你还很远,但是恰好,老夫就是掌握了实化心眼的四纹大师,你若是愿意,可以多来雪城分会,老夫定会不吝赐教,教你心眼修行的诀窍。”

    “我……”

    金烈滔滔不绝,总算把狐狸尾巴露了出来,云轩微愣,刚兴高采烈的想要答应,就感受到了一股惊人的寒气爆发而出,源头是那位气质高贵的暮雨学姐,她气急的一巴掌拍出,轰在了金烈身上,把他惨叫一声的拍飞了出去,然后再身影一闪,小手抓住了云轩的胳膊,不由分说的带他急掠而出,怒吼声响彻大厅。

    “你、你个头你!给我走,没点脑子的傻乎乎家伙,没有我,你早被人骗走还帮人数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