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 巨型抛石机(1/2)
    土地兼并是东汉胎里带的顽疾,当然不能说世家、豪强的土地都是强买强卖来的,那肯定不是事实,但普通百姓出售自己的土地基本是被迫的。没有人无缘无故的不做自由民,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家的部曲。

    部曲,某种程度上就是奴婢。不仅要卖力,有时候还要卖命。

    农民失去土地大多是因此破产,小农经济特有的脆弱性,风调雨顺的时候还能勉强混个温饱,一旦有什么天灾人祸,甚至生一场病,都有可能变成赤贫。东汉儒学昌盛,孝道深入人心,厚葬的风气从贵族向普通百姓延伸,死人也成了不可承受的负担。为了一个孝名,出售土地往往成为小民最后的选择。

    儒家的礼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遵守的,得有那物力、财力才行。虽说孔夫子本人说孝顺在心,可他也不说“尔爱其羊,我爱其礼”吗,没有羊的礼是很难得到认可的。

    袁术也是世家出身,阎象籍贯扶风,算不上世家,最多只能算小豪强,换作平时,让他们把自家土地分给别人,他们是坚决不会同意的。可是现在情况危急,袁术恨透了那些背叛的南阳世家,迫切需要那些士卒的效忠,分的又不是他们自己的土地,难度就小得多了。孙策一提,阎象立刻赞成,还根据自己的理解增加了几条理由。

    当然,授田也不是登高一呼就行的,最近俘虏的士卒成份复杂,有的人是失地农民,有的人却是不愿意耕地的游侠儿,有的则是世家的远支,要区别对待,但这些事不需要孙策去处理,阎象绰绰有余。孙策这时候提出这个建议就是想做个试探,并不想暴露自己。南阳可不是襄阳,这里的世家也不是蒯家、习家可比,帝乡的称号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种得罪人的事还是让袁术那个二货冲在前面。

    诸将攻打庄园俘虏的士卒几乎都收在自己的营中,壮大自己的实力,孙策营里人数有限。考虑到忠诚度堪忧,孙策在精选士卒的过程中就有意忽略了那些失地农民,只选想搏富贵的游侠儿。当各营将士为了争取一个授田的名额而大表忠心,不惜对曾经依附的世家、豪强大加控诉甚至诬蔑的时候,孙策可以陪着蔡邕悠闲地采风。

    蔡邕一边看一边摇头叹息世风日下,埋怨孙策这个主意出得太恶毒,有损阴德,将来会有报应。庞山民听了,忍不住和蔡邕争论,但是不论文才还是口才,他都不是蔡邕的对手,被蔡邕虐得体无完肤。

    孙策本人倒是很坦然。蔡邕都快六十的人了,读了一辈子的圣人经典,守孝三年,衣不解带,对礼的服膺已经深入骨髓,这样的人让他跟上自己的思路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他支持蔡邕著史,不等于他就对全盘接受蔡邕的观念,历史书同样如此,他对蔡邕的期望在于他的渊博,能留下更多的史料,却不能强求他拥有超出时代的史识。

    谁稀罕和你一个老头子纠缠啊,有这功夫,不如去和他女儿沟通沟通。看蔡邕这身体状况,他很怀疑蔡邕能不能完成全部写作,弄不好这事最后还要落在他女儿蔡琰身上。

    从各营转了一圈回来,孙策知道大事已定,袁术的兵力短缺暂时可以解决了,接下来就是怎么分配兵力的问题。宛城是要攻的,他和周瑜肯定是主力,但真正的主力却不是他们,而是黄承彦。

    孙策没有回大帐,直接来到了辎重营。

    一群工匠正围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什么,争论得很激烈,连孙策走近都没注意到。越过人群,孙策看到了更加激动的黄月英。她挥舞着手臂,大声疾呼。

    “没错,这台抛石机是很重,但是威力也更大。根据我的测算,只要能击中一弹,就能将城门击碎。即使是内城的城墙也足以动摇。不用多,只要三到四台,一天之内,我就可以将城墙打开一个缺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