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鼎形
    暮雨惊讶道:“云轩的炼丹炉?鼎形状?难怪他上次纹级考核的时候选了一个最笨重的丹炉,很不顺手,原来他几乎都是用自己的丹鼎炼习的啊?”

    金烈眼睛微眯,“并非从空间灵器中取出,而是由小变大,哦,这是自带变幻的高级灵器啊?不得了,许多三纹炼丹师都梦寐以求一个这种丹鼎,不过以他的天赋,倒也很是合适。”

    云轩没有管其他人在想什么,在取出小鼎的一瞬间,他就进入了一种非常沉静的状态,双耳的噪音被过滤而去,眼眸中不起一丝波澜,他的动作一下慢了起来,却又带着一种奇异的节奏,缓缓坐下,手掌轻按在小鼎之上。

    嘭!

    一股炽热的火光在云轩手掌上涌现,丝丝缕缕的灵气流入鼎中,一声轻微爆响,熊熊火焰在鼎中燃烧而起。

    用灵气引燃火焰,这比笨重炼丹炉的点燃火粉不知高了几个等级,而且云轩也不用持续拨动火钳来调整火焰,蓝色小鼎是一个高级灵器,被炼器师铸造的非常奇异,他只需用一缕火灵气引燃,后续的火焰都是鼎内自动燃烧,而他则依靠这缕火灵气来感应、调节火焰大小。

    鼎内火焰汹涌,云轩微微感应了一下,然后收回手掌,结出一个轻灵手印。

    唰!

    火焰顿熄,化为了星星点点的火苗,丝丝燃烧着,犹如散乱的火星。

    云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穿遍全身后,口鼻中吐出了一条白线般的气箭,随后他眼瞳一凝,手第一个伸向了那株灰扑扑的小灵芝。

    “引火待融吗?没有等药材处理完再点火,免得对火性迟钝,影响融药,习惯很好。”金烈点点头,他没看过云轩纹级考核,因此此时观察非常仔细,想看看这位帝国最年轻的炼丹天才有何出色之处。

    云轩从药材旁边的放置玉碗、刻刀等等工具区中拿起了一把和他掌长相近的小刻刀,然后一手拿着暗灵芝,一手轻巧如雕花的下刀,一点点刺破了芝叶外皮,将肥厚、水嘟嘟的内层暴露出来。

    这个过程并不像他表现的那么轻松,当初云轩学处理药材都学了整整半年,才勉强上手,别说用刻刀或其他工具处理,就是拿捏都很讲究功夫,比如对暗灵芝这种相对娇嫩的,他就不能提着伞盖把它拎起来,也不能用力的捏出指痕,必须非常轻、但非常稳的拿住,让一刀刀能划上,深浅恰好。

    把暴露出整个肥厚叶层的灰色小灵芝放到空的玉碗中,云轩拿起了第二种药材,这是一种看上去圆鼓鼓,丝连在一起的绿色小囊,有很多个,堆在一起,云轩好像也嫌它恶心,直接丢到了玉碗里,然后拿起了一个沉重的木杵,一通狂捣。

    暮雨和香芩的俏脸微有不适,这些丝连的绿囊在云轩的捣鼓下,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囊包炸开,却没有液体,而是一蓬蓬丝线溅射开来,那种让人恶心的场景,令香芩蹙紧秀眉,从小养尊处优的暮雨更是有一丝反胃的感觉。

    金烈却是呵呵一笑,“孢子吗?把它捣成孢子粉的过程中,孢丝会四溅,如果处理的不好,甚至会溅到炼丹师的身上、嘴里,那种滋味,嘿嘿,终生难忘啊!”

    暮雨脸色骤然一白,低声怒道:“闭嘴,金长老,这里还有两位淑女!”

    “哦哦。”金烈赶紧点头,他也知道这种话题对非炼丹师的女性有多大的杀伤力。

    然而,秀眉越皱越紧的香芩和快要忍不住偏头向一边的暮雨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发现变得不恶心了,一脸清淡的云轩狂捣下,绿囊炸开丝线,然后大蓬丝线在捣动中寸寸断裂,变成了一碗绿色的干燥粉末,不难看,甚至散发出一阵微微甜香。

    “孢子粉做成了。”云轩松了口气,放下木杵,重新拿起刻刀,然后一抛一只小蘑菇,半空中,刀光连闪,小蘑菇切成了整整齐齐的数段,落在了云轩接住的玉碗中,“菌蘑菇也搞定了,这种切段的就是轻松。”

    “还剩六种。”

    云轩瞥了一眼剩下的药材,正常的二纹丹药是主辅材加起来有十种以上,而这小黑灵丹只有九种,他不太明白,但想来也是黑暗丹药的特殊性之一。

    时间缓缓流逝,一只只空的玉碗中出现了一株株处理后的药材,有的还能见到原本的模样,有的就只剩下了粉末,或者被切成了好多段。其实即使是不懂的人,从处理也能看出来主辅药材,越是处理后和处理前没什么差别的,就是主材,而差别越大,甚至看不出原样的就是辅材,百列曾生动形象的告诉云轩,这就像是人做菜,好的食材是不需要怎么处理,直接入锅即可,而调味品则加工多次,比如辣椒需要磨成辣椒粉,才能洒下。

    当时云轩问什么是菜肴?什么是调味品?百列一时语塞,因为他怕麻烦,每次和云轩师徒俩吃的都是地里拔出来的灵苗、灵果,从没烹调过,云轩出了春谷来到雪城,才真正意义上的吃了一顿菜肴,然后迅速的爱上了各种大餐,再然后被心灵手巧的女仆征服了胃。

    “最后一种,斓花。”云轩额头上有汗水滴下,但他毫无所觉,拿过了一朵色彩斑斓的小花,用中空的银针轻戳花瓣,吸出了一滴滴花蜜,滴到空空的玉碗中,最后装了小半碗,随手丢弃了干瘪的花朵。

    “开始融药!”

    云轩松了口气,随后又神色凝重了起来,他瞥了一眼最先盛着暗灵芝的玉碗,肥厚的伞盖都有一丝萎缩的迹象了,当即云轩不敢再耽误时间,手印一变,蓝色小鼎中火星迸溅,飞快的燃烧了起来,转眼化为熊熊火焰。

    云轩手掌一挥,最先的玉碗就空了,暗灵芝被丢向火焰中,火舌舔舐着肥厚的叶层,整个灵芝慢慢融化为灰色的药液,当完全融化时,云轩手印闪电般的一变,火焰顿时减弱了一丝,然后第二第三两只玉碗中的药材被他抛向小鼎,包括那蓬孢子粉。

    绿色的孢子粉落入火中,发出嗤嗤的声音,非常难听,就像是在灼烧干枯的骨粉,与此同时,原本散发的甜香也化为了一种植物性的恶臭,就像是腐烂般,迅速传开,那种夹杂着甜香的恶臭太过恐怖,以至于让场外的两位少女飞速捂住了口鼻,美眸微有惊恐的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