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02章 鼠目寸光(1/3)
    刘备猛抬头,眼睛瞪得溜圆。“你说什么?孙策平定了辽东?”

    刘修连连点头,气喘吁吁。他一路从关羽的大营里奔回来,差点跑断了气。他知道刘备可能不信,他也有点狐疑。公孙度可不是等闲之辈,他在辽东经营了五六年,一直没有对手,怎么可能在旬日之间就败了,而且败得这么彻底?

    这会不会是孙策虚张声势?

    刘备看向简雍,简雍也皱着眉,却不像刘备那么惊讶。他沉吟了片刻,突然“哦”了一声,苦笑着摇摇头。刘备等了一会儿,简雍却没有解释,刘备不耐烦了,催促道:“宪和,有话直说无妨。”

    简雍这才意识到刘备一直在等他的意见,连忙说道:“府君,此事看起来不合常理,细想却也正常。公孙度虽是主,但他远离襄平,赶到沓氏围城,其实是舍长取短。沓氏周边山地多,不利于骑兵突袭,却利于步卒作战。且沓氏离襄平五六百里,粮草转运不便,他大概是想凭兵力优势速战速决,未能如愿,这才一战败北。”

    刘备点了点头。他觉得简雍说得有理,公孙度奔袭沓氏看似得计,其实很冒险,他不知道孙策的长处正是阵而后战,正面作战,他肯定不是孙策的对手。但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公孙度纵败,有骑兵优势,撤回襄平再败总是没问题的,又怎么可能就此称臣,放弃整个辽东?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刘备不得而知。可是孙策速取辽东,对他的压力骤增。太史慈为幽州东部督,节制右北平以东,幽州就只剩下了一半。如果不能攻克涿郡,他将被压制在渔阳、广阳之间,两面受敌,一旦幽州世家再从中作梗,他的处境将非常艰难。

    刘备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能放弃涿郡,必须搏一搏。他有些后悔,当初就不应该贪图易县,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如果集中精力攻涿县,也许现在已经得手了。现在再退回去,重新布防,打造攻城器械,肯定要拖到下雪之后,在冰雪中围城对将士是一个艰巨的考验。

    刘备派人去请关羽、田豫等人,又亲自赶到一旁的关靖帐中。关靖正在帐中读书,一边读一边捻着胡须,轻声吟哦,看到刘备进帐,连忙放下书,起身相迎。刘备笑道:“元安好雅致,读的什么书?”

    “哦,刚刚收到的一部诗集,是吴侯登郁洲山时所作的诗赋。”

    “吴侯还会作诗赋?”

    “也不仅仅是他,还有他随从的文武。”

    关靖转身将书转来,递给刘备。刘备接过一看,是一部新书,墨香尚浓,纸张平整,褶皱很少,封面上题着《郁洲山诗集》五个字,倒是孙策的手笔。刘备信手翻到目录,见孙策的诗列在第一,便又翻到正文。诗很短,寥寥几句。刘备不禁扬了扬眉,暗自发笑。孙策的武艺的确是好,堪称天下第一,但他读的书还没自己多呢,哪会作什么诗?不过是位高权重,麾下文武吹捧罢了。他一边腹诽着,一边将那几句诗吟了一遍。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刘备歪了歪嘴,将诗稿还给关靖。“元安,这诗好在何处?能否为我解说一二?”不等关靖说话,他又说道:“这前两句颇有雄豪之气,的确不错,可是这后两句急转直下,令人不解。他前呼后拥,理应兴致勃勃,为何怆然而泪下?莫不是秋风起,使人伤怀?”话音未落,嘴角便挑起一抹调侃之意。

    关靖虚握着拳头,挡在嘴前,轻轻咳嗽了两声。“不瞒府君,我也不明其意,只觉得韵律上佳,有苍凉之意。听府君此问,也觉得似有不妥,转折未免生硬了些。”

    “就是嘛。”刘备哈哈大笑,将书还给关靖。“小小的郁洲山而已,何至于此。我想他大概是习染齐鲁之风,效夫子登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