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95章 不对等战争(1/3)
    突击得手,公孙桓心中狂喜。虽然付出了不少的代价,但是击破了孙策的中军,重创了车中的人,甚至可能是孙策本人,这件大功可以抵得上任何损失。

    战场混战,夜色已深,虽然战场上到处是火光,却无法看得真切。公孙桓只看到大车里滚出两个人,究竟是谁却无从判断,他顾不得多想,不顾危险,站起身来,长刀一指。

    “杀孙策!”

    “杀孙策!”骑士们奋不顾身,纵马冲撞。一名骑士从公孙桓身边经过,伸手将公孙桓拉上马背,一起冲入阵中。战马借着坡势加速,虽然无法达到全速,冲击力依然惊人,即使是典韦也无法长时间正面硬撼,只得向两侧闪开,看着辽东骑士鱼贯入阵,尽情践踏。

    仓促之间,公孙桓无法看清地上的人,但他敢肯定这两人有死无生,被这么多战马践踏,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被踩成肉酱。

    可惜无法亲手砍下孙策的首级。公孙桓暗自遗憾。

    战马由山坡上冲下来,急切之间无法转变,只能顺着地形往前冲。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江东军士卒向潮水一般向两侧让开,没有人敢轻撄其锋。

    江东精锐,不过如此,在骑兵面前都不堪一击。公孙桓心中快意之极,忍不住放声大笑。他跟着骑兵向前冲锋,一口气冲出两三百步,贯穿了江东军的整个阵地,眼看着就要冲到对面的山坡上,这才勒住坐骑,准备返身再战。

    公孙桓一回头,却发现身后骑士数量有限,稀稀拉拉的最多两三百余骑,大部分都没有跟上来,再向远处一看,见原本向两侧分开的江东军又如潮水般合拢而来,将冲阵的骑士夹在中间,大砍大杀,本该策马冲锋的骑士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速度,战马嘶鸣着,在原地转着圈,不少战马已经倒在地上。

    公孙桓暗叫不好,骑兵失去速度,优势尽失,只会成为步卒砍杀的目标。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非常清楚,如果不尽快扭转这个局面,他是没有机会庆功了,就算不死在这里,两千骑士的损失也会让他冲击孙策中军成功的战绩黯然失色,能功过相抵便是侥幸。

    这两千骑士是公孙度的亲卫骑,辽东骑士中的精锐。

    “吹号,加速!吹号,加速!”公孙桓连声大喝,身边却没人响应。公孙桓气得大叫:“传令兵,传令兵何在?”喊了一圈见无人响应,知道传令兵很可能在之前的那一阵箭雨中丧生了,只得改口叫道:“谁有牛角号,谁有牛角号?”

    “将军,我有。”一个骑士大声响应,冲到公孙桓身边。公孙桓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牛角号,深吸一口气,用力吹响集结加速的命令。

    “呜”

    号角声刚响了两三声,箭矢破风声应声而至。公孙桓还没来得及举起盾牌,已经被乱箭射中,一时间疼痛钻心,摔落马下。他身边的骑士也被这阵箭雨射得死伤惨重,战马中箭,来回打圈,四蹄乱踏,公孙桓根本没机会站起,被接连踩了几下,当场气绝。

    没有了号角声,辽东骑士彻底失去了指挥,前面的被困在阵中,无法脱身,后面的还在继续向前冲,虽然他们看到前面形势不妙,想勒住坐骑,停止前进,但山坡上加速容易,减速却难如登天,大部分人身不由己,被裹胁着冲进阵地,困在其中,只有最后三百余骑勉强刹住,匆匆退回坡上。

    江东军席卷而回,将辽东骑士围住,箭如雨下,刀矛并加。

    郭嘉坐在一辆辎重大车上,摇着羽扇,连声冷笑。“射!全部射死!毁了本祭酒的豪华马车,都该死!你们赔得起吗?一帮穷鬼。”

    许禇带着四百义从在郭嘉身边列阵,重重叠叠,人人身着重甲,手提大盾,确保郭嘉的安全,以免他被流矢射中。虽说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