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85章 渐变(1/3)
    中军大帐人头攒动,诸将随意而坐。人实在太多,一天的战斗结束,将领们来甲胄都没来得及脱就赶来开会,情绪还没有完全平复,身上的汗臭味、血腥味混在一起,不习惯的人甚至会有呕吐的感觉。但孙策早就习惯了,毫无感觉。

    军谋处正在整理数据,最终结果还没出来,但那只是程度差异,这是一场大胜已经确凿无疑。作为阵容,又连胜两阵,甘宁有些兴奋,声音响亮得有些刺耳。曾与他争先的沈友及严白虎等人看在眼里,颇有些不以为然,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诸葛亮拿着几枚纸走了进来,穿过人群,直到孙策面前。孙策接过看了一下,点点头,示意诸葛亮宣读。诸葛亮转过身,目光一扫,诸将立刻闭上嘴巴,凝神静听,就连甘宁都不说话了,瞪着一双大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诸葛亮。

    诸葛亮清了清嗓子。“今天午时开战,戍时停战,凡五战,破五阵,共斩杀公孙度军三千七百五十一人,俘虏两千五百四十三人,我军阵亡三百七十一人,伤一千八百六十五人……”

    诸葛亮报出一串数据,诸将凝神细听,有的掐着指头默算,神色各异。等诸葛亮说完,沈友看了一眼甘宁,嘴角微挑。“贺喜兴霸,斩首过半。”

    甘宁眼睛一翻,连脸上的兴奋都淡了很多。他两次突阵,斩首很多,超过总斩首数的一半,几乎将对手的两个千人阵斩杀一净,俘虏可以忽略不计。但他的伤亡也是最多的,阵亡的三百多人几乎都是他的部下,受伤的将士也有一半。尤其是第二阵,对方看到他杀俘,拼死抵抗,给他造成了不少麻烦。在此之前,他不清楚亲卫营的损失比,还挺开心的,现在得知伤亡主要来自于自己的部下,不免有些臊得慌。

    亲卫营突了三阵,阵亡的将士不过二十余人,重伤的也没过百,损失微乎其微。虽说他的部下和亲卫营有差距,但差距这么明显却不是因为装备或者训练,主要责任还在于他自己,是他的杀戮激起了对手的力战之心,虽说最后也没能改变结局,却让他的战损比例高得刺眼。

    “沈使君,明天看你的。”甘宁冷笑道。

    “不敢不敢。”沈友笑着摇摇手。

    “明天看我们的又怎么了?”严白虎不肯放过机会。“我们的刀不如将军锋利,杀的人也许不如将军多,但损失也不至于这么大,几乎包揽了。不知道将军的赏赐够不够阵亡将士的抚恤啊。”

    甘宁不屑一顾,扭头不语。严白虎得意的大笑,几个江东籍的将领也跟着笑。

    孙策看得清楚,咳嗽了一声,大帐里顿时寂静无声,就连咳嗽都压抑着。“明天将有一场真正的恶战!”孙策环顾一周,很郑重地说道:“请诸君将今天的胜利暂时抛诸脑后,慎重对待。”

    “喏!”众将轰然应诺,脸上的表情却各不相同。尤其是严白虎等人,明显有些不以为然。江东子弟兵的训练、装备也许不如孙策的亲卫营,在诸军中也是排在前列的,实力不比甘宁的部下弱,明天上阵,他们有信心打得比甘宁漂亮。

    孙策看得清楚,扫了沈友一眼,眼神有些严厉。沈友心中一凛,轻咳一声,严白虎等人见状,不敢再放肆,连忙低下了头。

    “子正,明天你率部上阵,可能会有些麻烦。”孙策提醒道。

    “请主公放心,臣已做好苦战的准备。”

    孙策没有再说什么。沈友是聪明人,只是缺少经验,明天就算吃点苦头也是值得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哪有不受挫折就能成长起来的名将。江东子弟兵是他的根基所在,沈友是江东系的军中代表,他越快成长起来,越有利于派系平衡,但他却不能大包大揽,什么都为沈友考虑周全。一来这有失公允,会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