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74章 郭嘉的自信(罗格里奥打赏加更)(1/2)
    孙策哭笑不得。他倒不至于因为公孙度的几句狂话就暴跳如雷论骂人,他还真没怕过谁可眼前的困境的确有些挠头。

    几天前还在笑刘备贪得无厌,居然觊觎易县,一转眼就被事实打脸了,他比刘备更贪,步子迈得更大,扯着蛋了。公孙度也真是,不就是一个沓氏县么,至于这么大动干戈么,居然起兵五万来争。

    五万啊,我所有的机动兵力加起来也就这个数,而且是以步卒为主。

    这可怎么打?

    虽然心里有些懊悔,孙策也不能表露在脸上,只能耐着性子分析形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困难的局面总要面对,总不能形势不对就撤吧。沈友早有准备,铺开地图,讲解战局发展的形势。公孙度来得很突然,他兵分两路:一路沿襄平、新昌直抵沓氏的官道,步骑参半;另一路却是迂回了一个大圈,从西安平方向过来的,全是骑兵。

    麋芳、凌āo很谨慎,派出了斥候,但他们骑兵有限,无法面对数倍于己的对手,更没有足够的兵力四处设防,一看公孙度来势汹汹,迅速放弃了城外的阵地,退守县城,同时派出信使,向沈友求援。

    他们的反应非常及时。公孙度赶到城下,立刻包围了沓氏城,并派兵封锁港口。沈友赶到时,楼船已经无法进港停靠,只得在更远的地方驻营。了解到公孙度的兵力部署,意识到公孙度的决绝,沈友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派人通报孙策,请求指示【m.】。以他的兵力无法击退公孙度,也无法救出凌āo和麋芳。

    公孙度来得这么快,关键在于迂回的骑兵。三千余骑一人双马,在五天时间内奔驰了近两千里,而且是在山区穿行,这样的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若非麋芳谨慎,没有贸然接战,他们可能进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在城外就被击溃了。

    听完沈友的介绍,孙策说道:“子正辛苦了。”按照时间推算,沈友应该回到青州不久就收到了消息,又急急忙忙赶回来,这几天又一直努力击破公孙度的包围,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向他求援,心理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但凡有一线自己解决的可能,他都不会求援。

    沈友不动声色的抹了抹额头的汗珠,低着头。“臣愧不敢当。”

    “子正毋须自责,是我低估了公孙度。”孙策苦笑道。当初轻取沓氏的时候,他还鄙视公孙度,现在公孙度打脸来了。不过这也不矛盾,在某种程度上,公孙度和公孙瓒差不多,都是独狼,他的强悍并不能掩饰他部下的无能。

    沈友悄悄地吁了一口气。孙策没有责备他,并不能减轻他的自责,但孙策能保持心态平静,说明形势并未超出孙策的估计,不会影响整个大局。

    孙策转向郭嘉。“奉孝,你有什么意见?”

    郭嘉摇着羽扇,翻看着沈友的记录,将其中几页摊在案上,沉吟了片刻。“赶到襄平的可能不止是许攸,还有我那位族叔。”他曲起手指,轻轻点了点。“最后的消息是十天前,应该是公孙度准备出兵的时候,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我们的细作却没能及时送出消息,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他们被抓了,要么是原有的信息通道被堵了,来不及送出。能做到这一点的必然熟悉我安排细作的手法,非我族叔莫属。”

    他抬起头,轻笑一声:“这一次能幸免覆军之败,麋子叔有功。”

    孙策吃了一惊,凑过去细看,再把时间线梳理了一遍,也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公孙度十余年前在洛阳做尚书郎,与袁绍就有接触,我族叔等人也是老相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时候凑到一起。这应该不是巧合,而是沮授有意为之,我们被他骗了。”郭嘉顿了顿,又道:“当然,也有可能是沮授一举两得,既在辽东埋了伏笔,又顺理成章的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