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60章 自食其力(1/3)
    在那一刹那间,田畴心软了,他决定相信沮授,相信袁谭。

    袁谭不是袁绍,没有争霸天下、鼎立新朝的野心和实力,相反倒是四面受敌,随时有覆亡的危险。他除了向朝廷称臣,已经别无选择。既然如此,涿郡在他的手中还是在刘备手中也没什么区别,反正都要向朝廷缴纳赋税。

    相比之下,倒是刘备更不可信。

    田畴声色俱厉的“警告”袁谭,讨回涿郡不是张使君一个人的决定,而是他与刘备商量的结果,也是孙策的决定。张使君负责礼,刘备负责兵,你们不归还涿郡,就等着刘备的攻击吧。到时候孙策与刘备南北夹击,看你们如何应付。要想避免战争,你们只有一个选择,立刻归还涿郡,并派人与张使君联络,承诺对朝廷的臣服。

    袁谭满口答应,并指定崔琰为使者,随田畴去蓟县,与张则商量涿郡的归属。他再三声明,我夺涿郡并非贪图幽州的土地,而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刘备野心勃勃,身为渔阳太守,却将势力侵入广阳境内,如果让他占据了涿郡,他必然会进一步侵入冀州。夺涿郡只是为了防刘备,如果张则能让刘备退回渔阳,并选择一个双方都认可的涿郡太守,保证不对冀州用兵,他可以归还涿郡。

    田畴答应了。让袁谭直接归还涿郡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他能够取得的最好结果。

    双方化戾气为祥和。袁谭设宴款待田畴,席间多次向田畴请教,当前形势下该如何存身。袁氏四世三公,如今袁耀已经成了孙策的附庸,而孙策又野心勃勃,一心代汉,建立孙氏天下。袁绍又因一时权宜之计而成了逆臣,他想重振家声,延续家族的清名,该如何努力。

    说着说着,这个问题便扯到大汉还有没有中兴可能。孙策坐大,坐拥五州,如今又将手伸进幽州,太史慈都成了辽西太守,一旦他南平交州,北取幽州,半璧江山在手,朝廷还能坚持多久?

    田畴秉承张则指示,劝袁谭与张则结盟,如此一来,幽州得冀州钱粮之助,可以稳定形势,冀州得幽州士马之强,可以自固,双方合兵南下,饮马黄河,则可以威肋孙策,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也是为朝廷效力,将功赎罪。将来朝廷中兴,论功行赏,袁氏祖先还有血食的可能,袁谭也能牧守一方。

    袁谭连声称善,又提醒田畴,目前最大的障碍不是孙策,而是刘备。刘备占据渔阳、广阳,又一心要吞并涿郡,他和孙策勾连很深,随时可能和太史慈联手,对幽州是一个重大威胁。他收到消息说,孙策正在图谋辽东,有刘备和太史慈横亘其间,张则恐怕无计可施,只能看着辽东落入孙策之手。一旦孙策攻取辽东,幽州就危险了。因此,当务之急是将刘备调离渔阳,并将太史慈赶出幽州,阻止孙策染指辽东。

    田畴大吃一惊,追问袁谭消息是否可靠。袁谭说,虽然目前还没有收到辽东的消息,但青州刺史沈友不在临淄,移兵东进,他去攻取辽东的可能性非常大。从情理来判断,这也符合孙策的战略。孙策兵精粮足,唯一缺的就是战马,取得辽东,他这个短处就可以得到弥补,将来无人可敌。

    田畴仔细想想,深以为然。孙策本人的确吐露过类似的志向,只是他当时没有往这方面想。

    孟建没有等到沮授改变主意,只得返回大营,向孙策汇报。

    孙策听完孟建出使的经过,一时有些踌躇,沮授为袁谭谋主,智取一途不通,看来只有强攻了。张则是靠不住的,刘备能不能完成攻取涿郡的任务,这也是一个让人怀疑的问题。袁谭为了守住涿郡,安排了重兵,张郃守涿郡,颜良在河间,臧洪在渤海,随时可以提供增援。袁谭本人也陈兵于渤海,就算他现在发起攻击也未必能得手,说不定倒要碰一鼻子灰。

    孙策和郭嘉等人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