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59章 唇枪舌剑(1/3)
    沮授下了车,慢慢走进了驿舍。驿长迎了上来,拱手作揖,满脸堆着灿烂的笑容。

    “使者何在?”沮授掸了一下衣袖,不紧不慢地问道。

    “在院里,现在还在午睡。”

    “午睡?”沮授有些意外,扭头看了一眼驿长。驿长连忙点头表示确认。

    “估计什么时候能醒?”

    “嘿,这可说不准。前儿只睡了半个时辰,昨儿却一直睡到晚饭才起来。”

    沮授眉梢轻挑,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孙策的部下脾气都和他差不多,沉得住气。这让他很为难,是在这儿等着,还是让人把孟建叫起来?叫孟起起床未免失礼,但不叫的话,万一孟建睡到晚上,他在这儿等到晚上?而且他觉得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谁让他们试探在先呢。

    孟建受命出使,来到章武城。袁谭、沮授都没有立刻见他,托辞有事,将孟建晾在驿舍两天,每天好吃好喝招呼着,就是不谈正事,想挫挫孟建的士气,然后再谈。没想到孟建这么沉得住气,反把他们逼到了尴尬的境地。

    沮授抬头看了看天,见日已偏西,决定再等一等。他让驿长去准备一席酒宴。如果孟建真的睡到晚饭才起来,正好请他赴宴,总比现在叫他起床好。

    沮授安排妥当,让驿长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准备小憩片刻。躺在床上,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他这些天也很累,孙策的水师就在海边,朝廷的诏书却迟迟未到,幽州倒是不断有消息来,但都不是什么好消息,他每天忙得团团转,很难有时间睡个好觉,就算躺在这儿,脑子里还是在想着各种事情。

    眼前的形势实在太复杂,容不得一点疏忽。

    不知过了多久,侍从进来报告,孟建起床了。

    沮授翻身坐起,本打算立刻去见孟建,想了想,又躺了回去。侍从见状,也不敢多问,默默地站在门外。过了一会儿,沮授估计孟建已经洗漱完毕,这才起身,用水净了脸,让自己精神一些,然后缓步出了门,来到孟建住的小院。

    孟建坐在堂上,正在饮茶。看到沮授进来,他很意外,起身相迎。“沮别驾,忙完了?”

    沮授有些尴尬,含糊的应了两声。“孟君住得可好?”

    “好,好。”孟建眉开眼笑,笑容非常真诚。“我都想在这儿多住几天呢,这儿比青州凉快多了。”

    沮授心中一动。“吴侯要回青州?”

    “嗯……”孟建笑容微滞,随即掩饰道:“别驾误会了,我只是单纯的比较一下两地的气候,与吴侯什么时候回青州无关。”

    沮授微微一笑,拱手致歉,心里却一点也不相信孟建的解释。孙策要回青州,说明他以水师威胁渤海的说法只是掩饰,至少发起攻击的动机不强。可是他回青州之后,会不会从青州发起攻击,与刘备南北夹击,却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两人寒喧了几句,切入正题,孟建坦然的说明了来意,孙策不想与袁谭开战,但他也不能接受袁谭占据不属于冀州的地域,平原郡的河北部分和涿郡必须吐出来,否则就战场上见。刘备攻涿郡,徐琨攻平原,孙策从游弋海岸,择地而击,让袁谭首尾难顾。

    沮授听完,也不着急,慢悠悠地说道:“青州刺史沈友是不是在辽东?”

    孟建笑着摇摇头。“无可奉告。”

    “我们收到消息,一个月前,沈友离开了临淄,还带走了不少精锐主力,太史慈也离开了,接替他控制济南的就是你刚刚提到的徐琨。我知道徐琨是吴侯的外亲,但沈友是江东系的年青才俊,太史慈是青州人,也是吴侯信任的大将,他们在青州的战绩有目共睹,并无纰漏,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