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章 防不胜防(1/2)
    一支队伍逶迤而来,缓缓进入指定的区域,一辆接一辆的大车依次停好,赶车的役夫们纷纷解下牲畜身上的绳套,将它们集中起来,又搬下干草袋让牲畜自己舔食。一群辎重营的掾史赶了过来,分头检查所装的货物,清点数量,忙得不亦乐乎。

    张勋勒住坐骑,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些大车,拨转马头,向隔壁的中军大帐走去。经过一个大营时,他听到整齐响亮的呐喊声,转头一看,见一群士卒精赤着上身,只穿着军袴,五人一组,扛着一根粗大的木头,喊着号子,健步如飞。虽然已是隆冬,他们却挥汗如雨,黝黑的皮肤上闪着亮津津的汗珠,肌肉贲起,两眼有神,一看就是精悍之卒。

    张勋顿时眼前一亮。一营之中有几十甚至上百个这样的悍卒不稀奇,但放眼看去全是这样的精锐就罕见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却看到一面陌生的旌旗,黑地赤缘的大旗上绣着一头展翅高鸣的朱雀,红色的火焰围绕着朱雀,朱雀的眼睛金光闪闪,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逼人的气势,仿佛朱雀活了一般。

    “这是谁的大营?”

    来迎接的幕僚头也不抬,笑道:“将军,你就别看了,赶紧走吧,要是被这位孙将军看见,你又得破费。”

    张勋吃了一惊。“这是孙郎的大营?他什么时候成了中军?”

    “这样的精锐不做中军,谁做中军?”

    张勋没吭声,又打量了两眼,轻踢战马,向前轻驰而去。来到袁军的中军大营,下了马,步行到大帐前,刚准备报进,袁术从里面走了出来,和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有说有笑,一看到他,却立刻沉下了脸。张勋定睛一看,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收起得意,躬身施礼。

    “世林兄,你回去告诉曹孟德。他已经无路可逃,我之前说过的话还有效,只要他愿意跟着我,我保证不会亏待他。如果他不识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还有,南阳豪强的家眷有一半已经在我手上,你们现在投降还来得及,真要逼我攻城,那你们一家人就只能在黄泉路上再相聚了。”

    中年文士苦笑着,躬身施礼,转身走了。

    张勋看着文士的背影,突然想起来一个人。“将军,那是南阳名士宗世林吗?”

    袁术板着脸,背着手,围着张勋转了两圈。张勋觉得气氛不对,连忙再次躬身行礼。袁术在张勋背后停住,伸手掐着张勋的用力捏了捏,又在他脸上拍了拍,皮笑肉不笑。

    “秋冬进补,你可真是长了一层肥膘啊。”

    张勋额头的汗立刻沁了出来。他自己清楚这半个月捞了多少。南阳世家有钱啊,随便挑出一家来都比他们家富,就算要赏赐麾下的将士,就算要给袁术进贡,他还是赚得盆满钵满,相当于他张家几代先祖积累的财富。如果能将那些庄园和良田也占了,他就发大财了。

    “将军……”

    袁术拍了一下张勋的脸,突然笑了。“开心不?”

    张勋长出一口气,悬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回去。他干笑着,点点头。“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少跟乃公说这些虚的。”袁术摆了摆手。“你们几个人也就你有点良心,送回来的俘虏多少有一些还能用,粮草也不算少。女人就勉强了,不是人老珠黄就是姿色一般。说,是不是最好的都被你藏起来了?”

    “哪敢啊。”张勋连忙解释。“将军,年轻貌美的都在城里呢,不在庄园。”

    “说得也是。”袁术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这些混蛋早有预谋啊,妻子和细软都带到了宛城里面,剩下的都是残羹冷炙、残花败柳。要不是房子和田搬不动,他们什么都不给老子留下。”

    张勋连声附和,心中暗自得意。看来大家都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