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55章 身不由己(1/3)
    袁谭回到章武的时候已是半夜。沮授正在城楼上翘首以盼,看到袁谭来到城下的那一刻,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顿觉浑身酸软,扶着城墙就坐下了。

    如果袁谭回不来,冀州该怎么办?从袁谭决定出城的那一刻起,沮授就在考虑这个问题,却一直没找到答案。袁谭还有两个弟弟:袁熙和袁尚,但他们谁也代替不了袁谭。更重要的是袁谭如果出了事,他难辞其咎,能保住一条命就是好的。剩下田丰一人,也无法主持大局,面对愤怒的汝颍系,冀州将乱成一团。

    相比之下,臧洪稍微镇定一些,但他也没有把握,遑论安慰沮授。万一出了事,他的身份会让他比沮授更难自证清白。他一直怀疑这是孙策故意的,只是找不到证据。现在看到袁谭回来了,他也如释重负,又觉得自己未免小人,反不如袁谭豁达。

    袁谭进了城,听城门口的将士说沮授在城上,转身上了城楼,见沮授神情疲惫,心中不忍。

    “这么晚了,公与怎么还不休息?”

    “使君不归,我如何能安睡?”沮授苦笑道:“万一有什么意外,我只能从城上跳下去,以谢使君。”

    袁谭哈哈大笑,举举怀中抱的酒瓮。“吴侯为我的带的平舆名酒,一起来尝尝。可惜我没有他那种神奇的调料,烤不出那么好吃的海鲜,只能用其他的将就了。子源,你也来。”

    臧洪欣然从命。三人一起到城门楼里入座,臧洪让人准备了一些菜肴。这两天沮授就一直吃住这里,各种物事齐全,没费一会儿功夫就端上来几盘下酒菜。袁谭给他们倒了酒,三人围案而坐,吃着干果、肉脯,袁谭把与孙策相见的经过说了一遍。

    袁谭一边喝一边说,兴致很浓。沮授、臧洪却一脸茫然,面面相觑。沮授忍不住打断了眉飞色舞的袁谭。“使君,你们真的一句有关冀州形势的话也没说?”

    “没有。”袁谭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想和你谈。我一开口,他就说那些话是你教的。”

    沮授神情微滞,狐疑地打量着袁谭,想从袁谭的神情中看出些端倪来。他的确为袁谭提了一些意见,但没有具体到这种地步。这是孙策故意挑拨还是袁谭借孙策之口表达不满?

    “你不用去见他,到时候他会派人来。”袁谭瞅了沮授一眼,笑了。“你不用多心,这是都常用伎俩罢了,我也对郭嘉说汝颍系需要帮助,礼尚往来嘛。”

    沮授笑了笑,只是笑得有些勉强。他同样猜不透袁谭这句话是真是假。不过从实际形势来考虑,冀州系独大虽然有利于政令的通行,却也容易让袁谭产生倦怠之心,他对冀州系有防备之心也是可以理解的。物极必反,一味打压汝颍系并不是最佳选择,适当的时候还是要松一松。问题在于这只是他的看法,别人不一定这么想。

    “孙策麾下的派系斗争已经初露苗头。”袁谭放下酒杯,打了个酒嗝。“郭嘉压力很大,如果幽州这场战事进展不顺利,以他为首的汝颍系会遇到麻烦。公与,这是我们的好机会,千万别错过。”

    沮授眼神闪烁,沉吟片刻。“郭公则出使那么久,也该回来了。以前细作一直是由他负责的,他对郭嘉的手法也最熟悉。如果由他和许攸配合,协助公孙度,或可以轻驭重,击退孙策。”

    袁谭转了转眼珠,微微颌首。沮授这个主意不错,既可以郭图复出的机会,又将他暂时限制在辽东,不至于引起太大的波动。如果能击退孙策,挫败孙策的幽州战略,郭图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归权力中枢。如果他不能完成任务,那就老老实实的继续雌伏,不要有什么怨言。有这个前提在,就不用担心郭图会与郭嘉勾结,肯定会全力以赴。如此一来,他们无须出一兵一卒,只用了郭图和许攸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