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48章 逐客令(1/3)
    关靖吓出一身冷汗。

    他对关羽的印象也不好,关羽的自负和傲慢,尤其是对读书人莫名其妙的讨厌都让他与关羽保持距离,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关羽对刘备意义重大。一来关羽能力很强,他训练的步卒是当之无愧的精锐,他镇守泉州,袁谭、臧洪的几次试探攻击都没占着便宜;二来关羽不是本地人,而且对刘备忠心耿耿,不惜婉拒了孙策的挽留,千里迢迢来到幽州。他简直就是刘备号召力的象征。

    如果关羽被孙策挖走了,不仅是对刘备实力的重创,更是对刘备威信的重创。

    “君侯,这么做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孙策慢条斯理的添了一点茶,端起杯子,浅浅的呷了一口。

    “关羽是刘府君麾下大将,你和他私下见面……”

    “我没有说要私下见面,我是公开见面。不瞒长史说,我奉诏巡视幽州,本没有会见一郡太守的计划,我要见的是州刺史,只有州刺史才能代表幽州嘛。见玄德、云长只不过是叙旧,与公事无关,既然玄德身为渔阳太守不能轻见,那不见也罢,免得兴师动众。我相信云长大丈夫,不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必然慷慨赴约,不醉不归。”

    关靖面红耳赤,又惊又怕。孙策对刘备的见外非常生气,不仅要见关羽,还要见张则,这事麻烦了。说起来,刘备此举即使谈不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确实也不够大气,于情于理都容易让人抓住把柄。

    “君侯言重了,刘府君并非怀疑君侯,而是感激君侯的恩泽,不敢怠慢,这才隆重其事。既然君侯关爱百姓,不想兴师动众,那就恭敬不如从命,简便些。请君侯稍待,我这就回复刘府君,请他轻车简从,与君侯一晤。”

    孙策打量了关靖片刻,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将率部去泉州与刘备相会,有什么话到时候面谈。

    关靖不敢怠慢,应诺而去。

    关靖离开不远,公孙范也带着部曲赶到。他将经右北平去辽孙属国赴任。公孙瓒战死,余部被刘备接收,他势单力孤,左右皆敌,没有一天能安睡的。现在总算解脱了,转任辽东属国都尉,既不用在张则眼皮底下,也有了自己的地盘,对孙策感激涕零。他没什么东西献给孙策的,除了几匹好马,也就是一份渤海郡的地图。他曾任渤海太守,率部助公孙瓒与袁绍交战,手里留了一份地图。现在他用不上了,正好转赠孙策。

    孙策欣然笑纳。

    公孙范不想和刘备见面,和太史慈、甘宁见面,约好联络方式之后,又与公孙续谈了一夜,第二天就匆匆起程了。

    和公孙范一起来的还有田畴。年前那一战,田畴受了重伤,却幸免于难,现在是张则仅剩的心腹。张则接到孙策的文书后,派田畴来见孙策。作为张则的使者,也作为公孙瓒曾经的对手,田畴对孙策的印象并不好,行完礼,尚未入座,就提出一个尖刻的问题。

    “府君奉诏巡视幽州,为何擅自决定右北平、辽西、辽东属国的太守、都尉人选?”

    孙策笑了笑。“你既是张使君的心腹,想必已经收到了朝廷的邸报,知道我奉诏节制八州,幽州也在其列。怎么,你是怀疑我是假的,还是怀疑诏书是假的?要不要我把朝廷赐我的节拿给你看一看?”

    田畴不为所动。“君侯奉诏节制八州,无可置疑,只是张使君也是奉诏任幽州刺史,既是幽州事,君侯岂能不与张使君商议便擅行其事?如此,张使君如何行使政令?”

    孙策抬起眼皮,打量着田畴,冷笑一声:“你觉得张使君现在还能行使政令吗?”

    “君侯何出此言?”

    孙策大怒,拍案而起。“田畴,我敬你是义士,这才给你三分薄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