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39章 欺人太甚(1/3)
    简雍无言以对,只得拱手告辞,搭乘路过的商船赶往幽州。好在商船上的人听说他是刘备的使者,倒是挺客气,给他们安排了两个干净宽敞的船舱,就在船长的隔壁,不仅可以享受款待,还可以一路看风景。

    但简雍的心情还是非常不好,上了船,坐在船舱里,他半天没说一句话。刘修与他同舱,有些紧张。这次出使失败,他也有很大责任,正是他被诸葛亮诈出了实情导致被禁足,连公孙续的面都没见着。据说是公孙续不肯见,至于真假,只有天知道。

    两人枯坐了半晌,简雍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和刘修统一一下口径,免得在刘备面前说错话。他先把和孙策交流的经过简要的复述了一遍,然后说道:“德然,以你对府君的了解,他听到孙策的回复后,会作如何想?”

    刘修脸色苍白,额头全是冷汗,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孙策一点面子也不给刘备留,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这明显是挑事啊。他就是要激怒刘备,然后开战。

    “宪和,你说呢?”

    “如果开战,你觉得府君有几分胜算?”

    刘修摇摇头。“一分也无,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

    简雍摇摇头。“这倒不至于。与孙策交战,府君固然没有胜算,但也至于一败涂地。孙策胜在水师、步卒,他的骑兵太少,无法上岸追击,只是如此一来,我们可能要放弃雍奴以南,泉州仓是保不住了。”

    刘修欲言又止。渔阳地形南北长,东西窄,大致以郡治渔阳为界,南部是平原,北部是山地,耕地几乎都在南部,尤其是雍奴以南,关羽就在泉州屯田。如果放弃雍奴以南,渔阳郡的耕地就少了一半,必然捉襟见肘,刘备再想发展就难了。

    简雍接着说道:“现在是五月,如果孙策抢在秋收之前到,哪怕不发起攻击,只要屯兵于边境,秋收就会大受影响,我们这个冬天就会挨饿。如果孙策派人抢收或者干脆放火烧了庄稼,后果更不堪设想。”

    刘修连连点头。“宪和,你就说吧,我们该怎么做?”

    “最好能劝府君与孙策结盟,合力攻击袁谭,说不定还能夺回涿郡。如果不成,那就放弃安次城,将公孙伯珪的人马、地盘还给公孙续或者公孙范,让他们面对袁谭。总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和孙策开战,让袁谭和张则得利。”

    刘修仔细想了想。“我觉得可行。”他挠了挠头。“如果能结盟,那当然是最好了,就怕玄德现在不肯低头。就算他肯答应,关羽也不肯答应,孙策的态度太恶劣了。”

    简雍苦笑一声。“你说得没错,我也担心这件事,所以,我们不能告诉他们孙策的态度,尤其不能告诉关羽,使命未达,我们难辞其咎,眼下只有寄希望于事态不要失控。德然,你说呢?”

    刘修同意简雍的观点,决定只告诉刘备孙策的要求,不提孙策的恶劣态度,就连他们被禁足的事都不能说,只说诸葛亮没有接受他们的要求就是了。他们商量已定,又将其他人叫了过来,说明利害,统一说辞,尤其是不能让关羽听到一点风声。

    时值仲夏,东南风正劲,不到三日,简雍就到达泉州。他们生怕关羽看出破绽,没敢歇脚,穿境而过。他们手里有刘备亲自签署的文书,倒没人敢阻拦。等关羽知道他们过境的消息时,简雍已经出境。关羽本来就对简雍没什么好感,见简雍如此失礼,更加不高兴,懒得去理。

    简雍一行昼夜兼程,赶到安次。

    虽说与袁谭有默契,但双方都清楚和平是暂时的,只是为了准备更充分一些,冲突迟早会到来。刘备不敢大意,这段时间一直驻守在安次城,既防备袁谭,也加强对安次的控制。

    看到简雍回来,刘备非常高兴,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