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第一课
    云轩目光疑惑的看着不知为何满脸羞红的香芩,小声道:“女仆还要教导吗?我哪能耐教你啊,反过来你教我差不多。”

    香芩的脸色突然通红,嗔道:“不行,怎么能反过来,那就是女仆逆……主人,你太讨厌了,心思不纯。”

    云轩无奈,叹了口气,找了个椅子坐下,“随你吧,今天这么晚在宿舍睡一次也好,明早再去炼丹,那个黑暗丹方和正常丹方不同,仔细研究可能会收获一些意想不到的知识。”

    香芩顿时气的不轻,嗔道:“闭嘴,笨蛋主人,整天炼丹、炼丹的,教导的第一条就是,在特殊教导时间,禁止一切与之不想干的话题,否则的话,无论主人还是女仆,都要被惩罚。”说着,她走到衣柜边,打开了柜门,“看在这是第一次的份上,我就原谅主人,下次不会再犯,不然,哼!”

    那声冷哼让云轩汗流浃背,他刚想说什么,抬头看去,却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摔下去,微微惊恐道:“你那是什么东西?”

    只见宽大的衣柜前,香芩从中取出了一卷小皮鞭,盘在小手中,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本小书,俏脸绯红,羞道:“这是教导工具啊,你不懂没关系,按照书里来就好了,就像是老师上课,如果做到了就给奖励,没做好就惩罚,这个就是惩罚用具。”她羞得不敢抬头,还是轻扬了一下手中的一卷小皮鞭。

    “不不不。”云轩吓得瑟瑟发抖,“我怎么敢惩罚你,还用那个,怕是不想活了。”

    香芩咬了咬红唇,低声道:“这个惩罚用具还是太厉害了吗?那换一个……”说着,她返身到衣柜里找了找,再出现时,小手拿着一根细长的橡木杖,“你看这个呢,怎么样?不会打到人疼的。”

    云轩沉默了一下,刚想拒绝,香芩就板起脸,“主人,你再不配合,我就要惩罚你了。”

    云轩顿时魂飞魄散,“配合,我没意见。”

    香芩温柔一笑,将那本小书放到了云轩怀里,然后把双手把橡木杖呈上,娇躯因羞涩而微微颤抖,云轩才发现,她刚刚换上的黑色女仆装比起以前要轻薄上一些,虽然还是有华丽的蕾丝边,但却薄了许多,随着香芩躬身,胸前隐隐有一丝春光浮现。

    云轩目不斜视,接过橡木杖,像是烫手的山芋般赶紧放在了一边,生怕香芩误会,然后打开了小书,“嗯,让我看看,教导合格女仆的第一课:身体姿势。作为时刻礼仪周全,侍奉主人的女仆,首要做到的就是学习礼仪,而一切礼仪的最初,就是基本的身体姿势,比如站姿、坐姿、行走姿等,在每一个不同的场合,都有所差异,而女仆常在家族中侍奉,因此最重要的就是站姿和坐姿两种……”

    看到这里,云轩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内容,原来只是礼仪啊,而且是教导人站立和坐下的礼仪,这种书籍确实很多,而且有用,比如像今晚暮雨的生日宴会还好,不算正式,但若是真要出席蔷薇公国的贵族宴会,参会者必须先学习宴会礼仪,从着装到举止,就连餐桌上向人请求一罐细盐都要有严苛的礼节用词,之前云轩就是怕这种,才不想去参加,否则以他那大吃的风格,估计会被人以为是来砸场子的。

    “站姿要求……”他刚说到了一半,恭敬侍立的香芩就道:“主人,这一部分我已经学好了,不用浪费时间,直接看坐姿吧。”

    云轩嗯了一声,翻了一页,“坐姿,比站姿复杂上许多,因为分各种情况,坐于硬椅、软椅、床铺等姿势都不相同,身穿衣裙的不同也应采用不同的坐姿,至少有十数种之多……这么多?哦,好好,别瞪我,我不废话,继续……而这些坐姿中,可以先练习一种标准坐姿,也就是女仆最常见的,坐于地板的坐姿,跪坐。”

    “跪坐又叫正坐,是帝国古代的一种居坐方式,即席地而坐,臀放于脚踝、手放于膝上,上身挺直,气质端庄,目不斜视。注意:这种坐姿其实不是女仆专用,而是在古代任何重大场合所有人都需要采取的正式坐姿,而发明了椅凳并普及后,跪坐才慢慢淡化,直到如今唯有大家族和王室中还有沿袭。”

    云轩摸了摸下巴,恍然大悟,“哦,原来就是正坐啊,师傅以前也逼我坐过一段时间,说是什么修身养性,坐的我腰酸背痛,他自己却在椅子上坐的舒服的很,气死我了。”

    他继续念道:“跪坐虽然在大多场合早已被历史所取代,然其所蕴含的内涵、气质仍有深刻意义,跪坐讲究的是心性,修身养性,然后形神兼备,因此,跪坐在地,是一种心灵的升华,更能代表古代精神……原来有这么多门道啊,难怪师傅让我练,可惜我练不好。”

    香芩恭敬道:“这也是难免的,现今的人们估计已经很难理解明明可以舒服的坐却为什么还要进行刻苦训练,一个人不修炼、不做事,仅仅一动不动的坐上几个小时?那怕是闲得无聊吧,但实际上,正是这样的跪坐,让先辈们获得了莫大的智慧,禅宗中的坐禅、密宗中的静坐,都是与之类似。”

    云轩点点头,放下小书,“香芩,你的意思是想练这种跪坐吗?师傅说了最严苛的跪坐是自己一个人很难练的,因为坐姿很容易歪斜,要有个人在旁边纠正,我可以纠正你,但我……”他微有脸红道,“我就不陪你坐了,受不了。”

    香芩温声道:“你当然不需要了,你是主人啊,没错,今天的教导就是跪坐,我来坐,你在旁边对照书籍上的图画和姿势,让我始终保持一个严苛、正确的坐姿,等结束的时候,你参照书后面的奖惩措施,给我奖励或者惩罚……现在不许看!等结束,你再去翻。”看着云轩作势欲翻,香芩满脸通红,脱口而出。

    云轩哦了一声,翻回跪坐那页,左右瞅了瞅,从地板上拉了一个软绵绵的薄垫,“那你在这上面练吧,地板太硬了,没练好之前就跪地膝盖会很疼。”他想起来了之前,香芩伤心欲绝的跪在地上求他的时候,因为用力小巧的膝盖上都出现了一抹乌青,他现在可舍不得看她再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