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33章 生意(1/3)
    耿苞站在小院二楼的走廊上,慢慢摇着手中的塵尾,眼神不时瞟一眼远处的楼船。

    他之前没见过那艘楼船,高大如山,气势雄壮,即使隔着这么远也能感觉到巨大体量带来的压力。桅杆高大,看起来比普通的楼船至少要高一半,如果挂上帆,在海中乘风破浪,速度一定很快。

    耿苞叹了一口气,心情郁闷。他从冀州赶来,不惜重金买下这幢小院,除了要和麋家拉上关系,招待袁谭交给他的任务之外,还有为自家求财的打量。他乘坐的是一艘商船,在冀州也算是大的,本来还有些担心太显眼,到了这里看到一艘又一艘的海船,他不仅放了心,还有些失落。他的商船毫不起眼,停靠在码头,根本没人注意得到,就连他自己都要费好大力气才能确认自己的船还在。

    这么大的船能装多少匹战马?两百匹,还是三百匹?这么大的船通装多少货,一船能赚多少金的利润?

    他旁敲侧击的问过麋竺,但麋竺只是高深莫测的笑。

    这艘楼船应该是孙策的座舰。两天前,山后的水师大营就戒严了,别说靠近,连翻过山头看一眼都不行。麋竺在此建屋的时候显然就考虑到了保密的需要,几座小院在关键的路口一拦,云台山的西坡就成了秘密,除了猿猴,没人能爬上那些陡峭的山崖。

    孙策来到东海,他究竟想干什么?是攻击刘备,还是攻击袁谭?公孙瓒和孙策有联盟,公孙瓒的儿子公孙续很早就去了孙策身边为质,如今公孙瓒死了,孙策不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是袁谭最担心的。如果不是沮授强烈坚持,使者早就来了,而不是现在才来,还是以经商的名义。

    孙策的楼船在码头附近停下,有几只渔船靠了过去,隔得太远,耿苞看不清楚,只能等留在码头的耳目回报消息。楼船停了片刻,绕着码头转了一圈,又扬帆向大海深处去了,渐渐消失在云水之间。

    耿苞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转身回屋,凭窗而坐。小院不大,算不上奢华,但造得很考究,仅这窗户就让人大开眼界,清一色的琉璃镶嵌,不用点灯,仅凭透进来的阳光,屋里就亮得可以读书写字。听麋竺说,这是豫州工坊的产品,如今孙策治下的郡学、幼稚园都使用这种窗户,有钱人家也喜欢这种窗户,至少要在书房装上两扇以便读书。

    这东西的确是好,如果能买一些回冀州,应该能赚一笔。这些琉璃虽然价格不菲,但冀州世家有钱,三五金还是拿得出的,遇到财力雄厚的,就算将整个院子的窗户都换成琉璃的都不成问题。

    船太小啊,钱也带得不够多,尤其是买了这幢院子后。二百金,麋竺真敢开口,这么一幢小院子即使在邺城也不过十金,麋竺居然开价二百金,还说是优惠价。不过他也没办法,明知麋竺是抢钱也只能给,一迟疑说不定就被别人买走了。如今朐县是海商聚集地,有一幢自己的宅子便是财力雄厚的象征,谈生意都方便得多。麋竺在云台山东侧建了十几幢小院,据说开建之前就有一半被人订了,抢手得很。

    耿苞在窗前坐下,拿出纸笔,仔细的写下自己要和孙策谈的事,有公事,有私事,有结盟的,有做生意的,林林总总,写了满满两页纸。但是他却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见到孙策。他花了钱,买了院子,麋竺应该会在孙策面前提起他,可是孙策会不会见他,他心里没数。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一个少年模样的青衣仆从快步走了过来,推开房门。他的衣摆湿了,还在滴水。

    “主簿,是孙策的座船。”

    耿苞哦了一声,并不惊讶。在他看来,那么大的船不会是别人的,只能是孙策自己的。“还有什么?”

    “我看到甄家的人了,还有……长公主。”

    耿苞抬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