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30章 诗言志(1/3)
    刘和不明白孙策在说什么,也不敢再问,嫁给孙策这么多天,这是她第一次和孙策如此亲近。握着孙策的手,她莫名的觉得安心,想多握一会儿,不愿因为什么愚蠢的问题而惹怒了孙策。

    虽然眼前的孙策笑容温暖,可是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翻脸?都说孙策残暴好杀,就连凶残的西凉兵都全军覆没,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哪是他的对手。况且离京之前,天子弟弟就多次关照,千万不要多事,过好自己的就行,朝堂上的事,战场上的事,都不是她能够干预的。如果说有任务,她唯一的任务就是看清孙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天子想通过她的眼睛去了解孙策,看看这样一个数年间被横扫中原的少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即使连这个任务都不是必须的,必须的任务只有一个:好好的活下去。

    见刘和又不说话了,甚至比刚才还要沉默些,孙策也很无奈。这个公主显然和通常意义上的公主相去甚远,完美的体现了理想与现实的距离。孙策牵着刘和的手走了一段,待到平坦处,便很自然的松开了刘和的手,双手负在身后,向远处眺望。

    西北方向有座郁山,与朐山之间隔着一道浅浅的海峡,在后世,那里将成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故乡,现在孙悟空还没落户,所以那座山还没那么有名。但这座山自有神奇之处,听麋兰说,那座山上有很多本地罕见的树种,故老传说这座山是仙人直接从南方提起,安置在这里,那些树种都是南方嘉木。

    孙策不熟悉植物学,不知道那些是不是南方嘉木,但他知道这里可以作为水师驻地,因为两千年后,这里有另一个诗意的名字:连云港,江苏境内最大的海港。如果还没有那么大的规模,驻扎数万水师却绰绰有余。经过几年的建设,驻地已经初具规模。明天或者后天,他就会转移到那里,再过几天,他会从那里起航,绕过山东半岛,进入渤海。回程的时候,他也许不会再进入内河,而是直接沿海岸线南下,完成一次全程海路的航行。

    这只是开始,将来他会离开海岸,深入大海深处,甚至可能横跨大洋,周游世界。

    孙策的心跳有些加快,眼神也变得热烈起来。

    “夫君,想什么呢?”甄宓和甘梅并肩走了过来,见孙策挺立遥望大海,身姿挺拔,笑道:“是要吟诗,还是要作赋?”

    孙策回头瞅瞅她,笑了起来。“你看我吟过诗,做过赋吗?”

    “没见过,可是听过。”甄宓一点也不怯场,笑盈盈地说道:“你那曲《兴亡百姓苦》可是有名得很,燕赵歌女都会唱,要不然会被人笑话技艺不精的。”

    刘和很意外。“《兴亡百姓苦》是夫君的大作?”

    “你以为是谁的?”

    “呃……有人说是蔡伯喈先生的大作,也有人说是他女儿蔡昭姬的,却没听人说过是夫君的。”刘和目光灼灼地看着孙策,就像粉丝看到了偶像。“夫君,这曲子真是你做的?”

    孙策很尴尬。“我胡编了几句,曲子是周公瑾谱的,后来可能又由蔡大家润色过,说是他们的作品也不算离谱。”

    甄宓拉着孙策的手摇了摇,央求道:“胡编几句就能这么好,那你今天再胡编几句呗,也让我们开开眼界。”

    “你这不是为难我么?”孙策想挣脱甄宓,甄宓却抓着他不放,小脸微红,眼神发亮,透着狡黠的光。孙策忽然有些明白了。小姑娘这是吃醋了啊,打着吟诗作赋的幌子来占便宜。他反手握着甄宓的小手晃了晃。“听说你从小就不好女红,唯喜读书写字,这诗赋想必不在话下。不如你来作一首吧,也让我们看看你的学问。”

    甄宓抿嘴而笑。“夫君是要我献丑吗?也好,诗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